分卷阅读3

[ABO]有孕 作者:沉木舟

      室的水声挺大的,因为alpha壮,所以洗的水多么。

    等一会要是康锐泽出来,提出x生活要求,自己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正值壮年的alpha,对这个要求还是比较大的。

    距离上次发情期已经有两个月了,康锐泽上次和苏流的x生活是在两个月前的发情期。

    不对,自己应该快点睡觉才对,现在可不能有x生活。

    “......”被老师传染了么,自己在想什么啊啊啊啊。

    苏流团成一团,卷进棉被了,侧过身背对浴室,快睡快睡,等他出来就来不及了。

    “哗啦”浴室的门猛地被打开,苏流看到白汽散在空气中,带着沐浴乳的香味。

    alpha果然洗的多。

    床猛地沉下去了,怎么爬上来了,都没声音。

    手手手,大哥你在做什么。

    什么都没有,康锐泽只是把苏流往床中间稍稍挪了下。

    “......”alpha好臂力。

    上次发情期就把一小桌子饭摆上床,一点洒出来的都没有。苏流迷糊糊地想着,慢慢睡过去。

    一夜无梦。

    第二天苏流没有早课,醒的晚。

    起来看到旁边只有一张薄毯,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被子。“......”现在还不是特别冷,昨晚苏流没有开空调,康锐泽还挺壮实的。

    苏流在床上瘫了会,才慢吞吞的起来洗漱,睡的好也不难受了呢。

    走过空调出风口,苏流感到一阵热风。康锐泽也不是很壮实嘛。

    慢吞吞的洗漱完,苏流才下楼吃早餐。

    餐桌上放着一个炖盅,打开是热腾腾的小米粥。苏流尝了尝,和自己在康家老宅吃的一个味。康锐泽还叫人从a区送过来么。

    今天只有一节给帝都大学的omega学生上课。帝都大学也有omega,只是相对较少,主要在于一些艺术类学科中,极少数分散在其他学科。校方要求所有的omega都要上学校的生理课,还特意找了苏流过来授课。

    其实这种公共课程三种性别从小就会在学校开始普及,内容相差不大,苏流也能没打算把一门普通的课讲得多么高深,omega一般都懂得发情期到的时候没事就待在家有事就抑制剂和找自家alpha,不去公共场合给社会添麻烦。

    一节课下来,专心听的人没几个,不过苏流也不在意。他的关注点是一个omega学生。莫志文一早就和他打招呼了,让他多关注下这个学生——安沫沫,生物系唯一一个成绩榜前十的omega。

    下了课之后苏流直接叫住了安沫沫,考校了她这节课的几个问题,一一都答了上来,看来是认真听课了。苏流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问:“你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助手?”看好的花直接移植到身边种才是正理,暗搓搓的等花开再被人采么。

    安沫沫愣了下似乎没想到苏流会这么直接。

    苏流也不废话:“上次莫志文教授,也就是我的老师,给你们上过一节关于ao交流信息素的课——这个是我们研究的课题,他觉得你提的几个问题很有见地。”

    成为苏流的助手只是第一步,莫志文在国内关于ao信息素的研究可以说是开创者一般,如果安沫沫当助手的过程中被莫志文看中,很可能以后就是苏流的师妹了。

    安沫沫垂下眼:“老师,这个问题,我想和家里商量一下。”

    “应该的,你结婚了吗?”大多数家庭会让omega接受教育,但也只是当做提高omega修养素质的课程,毕竟这个也是omega嫁人时的资本。如果结婚了,就要和alpha商量,在某种意义上,alpha是omega的监护人。

    “还没有。”安沫沫说道,“我会尽量争取的,老师,可能过程会久点。老师能等我吗?”

    也是喜欢科学研究么。苏流轻笑道:“当然可以,等你做好家里的工作,就来我这边报道吧。我随时等你。”

    处理完安沫沫的事情,苏流便去了研究所了。他现在的工作重心仍旧是研究,而不是授课。把安沫沫的事大概和莫志文说了下便算完。

    “老师,omega能一辈子不结婚吗?”苏流突然问道。

    莫志文:“当然可以,一直服用抑制剂,直到信息素紊乱暴走而亡。”

    “......”这个回答我拒绝。

    “我们一直在研究ao信息素契合的秘密,如果有一天我们能解开这个秘密,大概omega就真的可以一辈子不结婚了。”莫志文笑起来,他已经头发发白,这个alpha一辈子没有结婚,投身在科学研究上,“其实我也很好奇,为什么alpha可以一辈子不结婚,比如我;但是omega却一定要结婚,不然就躲不过发情期嘛——不管怎么完善,抑制剂终究还是对身体有一定的伤害。”

    莫志文又说道:“我看了下你的报告,如果能选取取更多的样本含量,再做一下测试分析,就可以充分判定,ao信息素是怎么相互吸引了——有的忙了接下来,安沫沫的事还是要尽快嘛,你也可以轻松一点嘛。我看你最近状态很差——是怀孕了吗?”

    “......”卧槽,怎么看出来的。

    “啊嘞,师弟怀孕了。”这是大呼小叫的杜克,“怎么不回家休息?”

    “咳咳,”莫志文轻咳,“我只是随便问问,但是好像说中了。”

    莫志文忍不住大笑起来:“发情期在两个月前,哎呀,三月危险期还没过呢。”

    “......”妈哒,居然是蒙的。

    杜克这边开始咋呼起来:“那还是检查一下吧,我们研究所就有仪器,比外面医院的还好。师弟之前那么忙,小宝贝会不会受苦啊。”

    “......”有了小宝贝就不要师弟了是吗!!!同门爱呢!!!“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很清楚。”

    莫志文:“还是多休息一下嘛,我们的研究已经暂时告一段落,就当是休假了嘛。接下来也只是收集样本。你想办法把安沫沫弄来,这段时间她来跑腿,年轻人就要多锻炼嘛。”

    “好吧,那麻烦老师和师兄了。另外,老师,安沫沫还只是个娇弱的omega,麻烦下手的时候轻点。”苏流也不推辞了,有假可以休,不休白不休。安沫沫,可怜的孩子,祝你好运。愿你有颗强大的心脏,能直面老师形象破灭的瞬间。

    不过自己好像忘了件什么事,是什么呢?

    ====================================================================================

    康锐泽在想什么: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