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ǐnYzω.Cοм 14、为她沐浴

欲佛(又名勾引禁欲和尚) 作者:一叶孤舟呀

      玄弋听后,愣了片刻,她在门外跪了一夜,也不愿意走,竟是为了要见他一面?
    本以为闭门拒绝让她入内,她吃了闭门羹,便会知难而退,自行离去。
    没想到,她的意志力倒是挺顽强的。
    玄弋不疾不徐的走到寺庙大门口,踏入雨幕中,捧起潇潇苍白的小脸看了会,才将她打横抱起来。
    将人抱回了屋里,玄弋吩咐智修去准备热水。
    为了不让其他人知道潇潇是女儿身,玄弋亲力亲为,亲自替潇潇沐发浴身。
    当他脱下那身脏兮兮的湿衣时,瞳孔一缩,突然怔住了。
    潇潇白嫩的身子布满了斑驳的淤痕,从脚底至锁骨处,衣裳包裹之下的肌肤,没一处是好的。
    她的身上有多处擦伤、磕伤,青青紫紫的一片,有数十处。甚至有几处擦破了皮,正往外渗着血丝。
    她的脚底起了好几个水泡,那双白嫩的小脚,现在看起来,似乎有些红肿,不复往日的娇嫩。
    膝盖和手肘处,青紫淤痕特别严重,约莫是磕撞的次数较多,摔得惨了。
    玄弋心口没来由的生出一丝恻隐之心,他不带一丝杂念,拿着澡巾动作轻柔的帮潇潇擦洗着身子。
    帮她沐浴完后,他拿干燥的澡巾帮她擦干乌发上的水滴,再帮她穿上干净的衣裳,把她抱到床上。
    替她掖好被子,玄弋起身准备离开,可潇潇却死死得拽着他的手指,不让他走。
    她低声呢喃着:“别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害怕……呜……”
    玄弋想抽出自己的手指,他越挣扎,潇潇抓得越紧,似抓住救命稻草般,怎的都不愿意松开。
    她似乎被梦魇缠住了,苍白的小脸上皆是恐惧,额上都是冷汗。玄弋有些于心不忍,又缓缓坐回了床沿上。
    潇潇还在喃喃低语,似乎在说梦话,玄弋压低身子,去听了听。
    她说:“圣僧,我真的好喜欢你,不要赶我走……”
    玄弋一愣,心底生出一股陌生的情绪,也不知是高兴还是厌恶。
    他沉默了会,轻声问道:“你喜欢我哪里?”
    潇潇嘟囔着:“哪都喜欢,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了。”
    这答案怎么听都不够真诚,玄弋又再问了几次,可潇潇的回答都是如此。
    玄弋也不和她较真,对于女人的话,他信三分,留七分自己斟酌。
    至于她这一身的伤,他倒是有些好奇的,他问:“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
    潇潇抓着玄弋的手掌,放到唇边轻轻的吻了下,她睁开双眸,凝视着玄弋,目光缀着浓深的爱意,说话时语气柔和认真:“因为,我想早些见到你。途经凉山寺的马车原先每半个月便有一辆,近日,那车夫因为家里有事,取消了近两个月内的搭载。我一想到要两个月后才能见到你,心里便难受得紧。我买了干粮和水囊,一步一步的从山脚下走了上来,那山路崎岖坎坷,我走不惯,一直摔倒,磕的可疼了。可是我又不想放弃,我一定要见到你才行的,这是我心里的执念。我走不动了,就慢慢的爬,我想着再爬两日,或许便到了,后来,果真,我爬上来了。”
    潇潇朝玄弋笑了笑,有些苦涩的道:“圣僧,我不是很厉害?我以为自己差点要死在半路上了呢。”
    玄弋神色复杂的望着她,沉默着,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坚硬的心墙似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塌陷了一小块,向来平静无波的心底掀起了一阵涟漪。
    他一个男人徒步走八十余里路都有些吃不消,更何况是她这样一个弱女子,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她摔得遍体鳞伤都没放弃,这么执着的爬到凉山寺,只是因为喜欢他?
    ——求珠珠,给一颗呀。和尚要慢慢被潇潇骗到手了,谁先动心谁就输了←_←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