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ǐnYzω.Cοм 5、圣僧你好硬哦

欲佛(又名勾引禁欲和尚) 作者:一叶孤舟呀

      “你……”玄弋睁开清冷的黑眸,俯视潇潇,低声喝道:“放开!”
    潇潇哪里肯放,她将整个白嫩的身子贴在玄弋的身上,扭动腰部轻蹭着男人的胯下。
    隔着一层单薄的亵衣,她能感到那处隆起了一大团,硬邦邦的,因着两人身高的差距,那物正好顶在她的小腹上。
    她用柔软平坦的小腹不停的蹭着那根巨物,明显能听到头顶上男人的呼吸声似乎有些急促。
    “圣僧,你好硬哦,想不想把肉棒插进潇潇的穴儿里?”潇潇得意的挑逗着玄弋,下一秒。
    “啊……好痛……呜呜……”
    玄弋的另一只大掌迅速抓住潇潇的手腕,用力收紧。
    女人纤细的手腕上传来一阵痛感,白嫩的腕上都有一圈红色的勒痕了。
    潇潇吃痛,急忙松开玄弋的手掌,往后退了好几步。
    玄弋竖起手掌,轻声念道:“阿弥陀佛,今日,虽不杀生,可并未保证不做任何反抗,施主若是不想缺胳膊少腿,还请早些离去。”
    潇潇眸中泛着水光,娇声娇气的控诉着男人的粗鲁:“圣僧,我是真的爱慕你,为何要对我这么凶,人家好疼的。”
    玄弋没半点怜香惜玉之心,他目不斜视,语气冷淡:“既然施主想逼我动用武力驱逐,那贫僧便得罪了。”
    他说着捡起地的衣裳扔到潇潇身上盖住她诱人的胴体,阔步逼近她,高扬起手掌便要劈向她的后颈。
    潇潇往后一躲,抱着头叫道:“我走便是了,我现在就走。”
    这男人手劲很大,潇潇怕他真劈下来,她的脖子得废了,他若是动真格,她可不敢放肆。
    玄弋收了手掌,面无表情的立在一旁。
    潇潇慢吞吞的穿好自己的衣裳,极不情愿的离开,走时还“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玄弋好几眼。
    玄弋依旧保持着刚才那个姿势,连余光都吝啬于施舍给她。
    潇潇心里懊悔极了,今夜差点便成功了,怎知那和尚中途会醒过来,这是在她预料之外的,下次她应当备些道具以防万一才是。
    潇潇回屋后,怀着满腔愤懑睡下了。
    第二日,她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身。
    潇潇是个懒骨头,平日里,庙里的和尚早早便起来练功、挑水,只有她一人窝在床上睡到天光大亮才起身。
    一打开门,她便听到男人清冷似寒玉的嗓音。
    “施主,香油钱悉数归还于你。”玄弋把装着银票的鼓涨锦囊递给潇潇,“你拿了银票便离开,马车已备好,在寺外候着。”
    潇潇望着他,并未伸手去接,昨日谈钱只是个借口,本以为这和尚不会把所有的钱归还于她,那她便可继续赖在这里。
    没想到这和尚竟是分文不收,她在寺里住了两个多月,耗了不少花销,他也不向她索取半分。
    潇潇摇头:“圣僧,我不走,我要在这里养病。”
    “施主去桃花庵也可养病。”
    “我喜欢在这里养。”
    玄弋脸色冷了下来,他不想再同潇潇废话,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欺软怕硬,与她说的再多,也是浪费口舌。
    他需要动用武力。
    大掌抬起,对着女人的后颈用力劈了下去。
    “啊……”潇潇痛呼一声,便晕了过去。
    玄弋把潇潇的行李收拾好,连人带物一起扛到了马车里。
    他庆幸现在师弟们都去练功亦或是去上早课了,也没人看到他扛着潇潇,不然指定要问东问西。
    眼前这个轻浮孟浪的女人可不能继续留在寺里了,否则迟早要生出事端。
    所以一定要将她送走。
    玄弋不知道潇潇家住何方,既然她说要养病,那他便送她去桃水庵。
    ——卑微作者,在线求珠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