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迷心窍

难逃 作者:清糖

      第叁十四章
    霍东再次洗完澡穿戴好出来,已经是夜间十点了。
    向晴还在浴室做护理,霍东独自环视着她的公寓。
    他来的时候向晴故意调暗了灯光,现在才得以看清楚房子的全貌。
    室内装扮得简单却高雅,色调以白色和原木色为主,鲜花,香薰,醒酒架,地毯,细节处显示着主人的精致。
    客厅的一角甚至挂了一幅水仙工笔画,放了笔墨纸砚,旁边还有支着一把贵价的琵琶。
    向晴的房子面积并不小,不像是单身公寓,户型倒适合小家庭居住。这一片公寓小区地段优越,客群定位中产阶级,房价并不低,像莫翊这般的富二代为了上班方便也会选择在此置业。
    若向晴是租住的,一个人没必要住这偌大的房子,除非是合租。
    这房子里没有男人的物品。
    牙刷,拖鞋,电脑,衣物,茶杯……没有痕迹。
    向晴披了一件淡蓝色的真丝及膝睡袍从房间里走出来,刚吹干的头发柔顺地落在腰间。
    她走向了站在客厅落地窗边的穿戴整齐的男人,从背后环住他的腰,软着身子贴上他的背。
    “在想什么?”
    情爱后的女人连嗓音也带着无法隐藏的绵蜜。
    霍东感受着背后贴上来柔若无骨的女人,淡道,“你在和男人同居?”
    向晴一愣,旋即放了他的腰,挪了一步和他面对面站在落地窗前,“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
    霍东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置物架上放着的一个剃须刀。整个房子唯一的一丝男人的痕迹。
    向晴看了眼,又伸手去搂他,贴进他怀里,撅了撅小嘴,抬头看他,“唔,那是我上一个sex  partner的……”
    霍东挑眉。
    他曾在国外浸淫多年,身边的女性多在性事上开放,并不稀奇。
    但眼前这个女人,表面上通身传统的大家闺秀的书卷气,在男女之事上,却如此的……放浪不讳。
    单纯的直白,矛盾又诱惑。
    向晴边用手指在他的后腰画圈,边说,“他没来过我家,剃须刀是有一次我们去温泉他不小心把它装我的包里了。”
    “我是一个人住哦……”向晴水盈盈的眸子弯起来甜甜地看他。
    “你们现在还在约?”霍东问。
    他此前在美国读书工作多年,也有过好几段关系稳定的性伴侣,但在时间上,从来没有过重迭。
    “至少认识你之后没有约过……”向晴咬咬唇,“不过以后我也不能保证呢。”
    “虽然和你做的感觉很美妙,”向晴故意作出沉醉旋即又失落的表情,“但霍先生你家有娇妻,我们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如果我需要的时候你没法满足的话……
    “他能满足你?”
    向晴眼眸潋滟,装作犹犹豫豫,喏喏地说出事实,“他也很强……”
    向晴不否认自己使了小手段,让霍东感觉自己也并不是仅对他着迷。
    用男人之间的比较激起男人的斗志,也是抓住男人的一种手段。
    霍东皱眉正要说些什么,向晴却抬起了两条藕臂绕上了他的颈脖,仰了头,水红欲滴的软唇送到他的唇边,娇娇地开合提问,“霍东……我们现在也是partner了是么……”
    霍东手掌抚上她的背,另一只手隔着丝质睡袍去揉她手感极好的臀,“嗯。”
    向晴得到男人冷峻却肯定的回复,又去看男人惯常无甚表情的脸,只觉得心都软成了一滩春水,脸埋在他怀里,声音嗡嗡,“喜欢被你摸……”
    霍东离开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了。
    他离开后,向晴走向置物架去拿那剃须刀,想起了另一个男人英俊的脸。
    Dylan是她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炮友。
    她初来这座城市发展的时候在事务所呆过一段时间,做IPO项目,需要长期出差,工作压力极大。不巧的是,那又正是她失恋后情绪最低落,心态最崩溃扭曲的一段时间。
    出差第二个星期的一天晚上,她碰巧偷听到了投行的Dylan和女友打电话,正耐心地说着些抱歉的情话去哄电话对面埋怨他长期出差没时间陪自己的小女友。
    鬼迷心窍般,第二天晚上,向晴就借工作之由去敲了Dylan的房门。
    回想起来,那时候自己的勾引还很笨拙,小心翼翼,不得门道,只靠内心那一点点初初滋长的邪念支撑。
    但,第叁天晚上,Dylan就深夜敲门上了她的床。
    此后出差便成了两人偷欢的温床,白天的工作压力都在深夜的希尔顿里得到宣泄。
    Dylan这头边软言细语耐心地接着女友的电话,那头就边解开了向晴的bra。
    向晴自此深深堕落在这种难以言喻的复仇快感中。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