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欢

难逃 作者:清糖

      龟头被吸得极舒服,猩红粗长的肉棒一寸寸破开狭小的穴道,霍东蹙着眉头,双手压着向晴的大腿,腰部往前顶插,挤出穴内的淫水,把粗大的鸡巴塞进了甬道。
    大肉棒刺进体内,充实了女人身下不停蠕动的空虚感,“啊——哈、嗯啊、嗯……吃进去了……”
    男人满意地看着下身连接处两人的阴毛贴在一起,只剩下他的囊袋压在她湿漉漉的股间,“全肏进去了。”
    温热紧致的蜜穴含着霍东肿胀的男根,愉悦感从交合处蔓延开。
    前后试探地抽插几下后,男人挺动臀部的速度逐渐开始迅猛,在沙发上压着身下的女人从上而下长驱直入地捣弄阴穴,有力的腹部啪啪地拍打下来,两只硕大的黝黑色囊袋飞速晃动着拍打在女人的臀上。
    “唔……嗯啊……啊……”向晴的腿被裤子束缚着,只能扒着腿红着脸咿咿呀呀地固着姿势乖乖地被肏穴。
    凶猛的肉刃拉扯着蜜穴最深处的媚肉,硕圆的龟头捅到最深,灼热的顶端蹂躏戳刺,男人不由分说的霸道压制,霍东的每一次冲撞抽插都让她骚水横流,越来越痒。
    “嗯……啊啊……哦……嗯、嗯、嗯……”
    霍东双臂撑在女人的双侧,臀部上下耸动得迅速有力,粗圆的肉棒把厚厚的肉缝撑开,翻出甬道里粉色的软肉,扯出一丝丝透明黏腻的水痕。
    客厅的落地玻璃窗外是漆黑的夜空,伴随着声声放浪的淫叫,女人的乳房被撞得摇摇晃晃。
    “肉棒、好大……”向晴咬着干燥的唇,一下下被顶弄得目眩神迷,身上男人的硬实躯体火热滚烫,像山一般的挤压覆盖让人窒息,身体里的肉棍正撑得越来越大,火辣辣地摩擦阴道,淫靡的水声滋滋作响。
    “太快了……嗯唔……太快了……”高频抽插间肏得让人没有喘息的余地。
    男人的背阔肌肉紧绷着耸成小山,腰部线条猎豹般优雅,汗湿的窄腰一下下收缩着发力,带动着胯部刺激的律动,整根肉滚从穴中抽出,又狠狠地插刺进去。
    霍东单手捏了她的下巴,吐着燥热的腥气,“怎么,要慢一点?”
    说着真慢了下来,边肏边慢条斯理地去摸她的阴蒂,指腹碾压着。
    “别……嗯……嗯啊……你好厉害……快一点……别停呀……”向晴趁机踢掉了碍事的裤子,双腿向前勾住霍东的腰,小屁股迎着男人的撞击一动一动,用瘙痒的花穴去套弄粗长的肉棍,“……好粗、太涨了呀……”
    霍东挺了挺背,望着她的小腰在身下骚媚地前后摆动,身下的肉棒被一口口吞食,湿热且紧致,爽得太阳穴发麻。
    大掌顺着阴唇往下摸到两人结合的穴口,抹了一手亮晶晶的津液,小腹粗硬的浓密阴毛被女人的淫水沾成一缕缕。
    “小骚逼……”
    向晴眼睛濛濛的,得不到满足,手自顾自地往下揉捏自己的阴蒂。
    霍东哼笑一声,揽了她的腰把她扶起来,面对面坐到他的腿上,瞬间女人柔软的胸脯压了满怀。
    “嗯、嗯、嗯……插得、好深……”从下往上的插入让火热的龟头换了个角度抵入最深处,男人越来越猛烈的抽插让向晴的花心蜜水浸流,巨物的顶端碾着媚肉,使欲火中烧,“好舒服……好、好舒服呀……”
    “唔……”霍东双臂猛力拴着她的腰,臀部撞击,下身插得一下比一下深入有力,粗长的巨物被包裹在湿腻的花心中享受着疯狂的吸吮,淫荡又娇嫩的小嘴紧致得让男人陷入疯狂,“嗯……好嫩……会吸……”
    向晴抬手搂住霍东汗湿的肩脖,雪肩后的秀发随着两人的交媾节奏摆动,额头上染上一层香汗,上下摇着屁股,双颊绯红,淫娃般忘情地闭眼呻吟。
    “嗯啊……嗯……那里……插那里……!”
    龟头破开一块软肉,女人的阴道瞬间收紧得更紧密,狠狠地插刺两下,女人叫得忘乎所以。
    向晴喘着往后仰,双手捧上霍东的脸,抵着他的唇边喘边轻声说,“今天中午……嗯……我梦见……梦见和你、做爱……”
    “但是……没有高潮……”舔着男人的唇,眼眸勾起,“所以……霍东……让我高潮。”
    霍东低头看她,眼睛里漆黑一片。
    双手从向晴的小腿弯处插进去,从沙发上站起来,让她整个挂在自己身上。
    向晴惊呼了一声,紧搂着男人的脖子。
    男人的爆发力惊人,臀部往前顶,肏得女人悬空的下体往外甩,又往回重重地撞到他的胯下,粗圆黝黑的肉柱大段大段地在女人的阴穴中浮出又埋没,阴囊拍打的啪啪声凶而厉。
    “啊啊、啊——啊——嗯……啊……嗯嗯嗯、啊——!”
    被力量感征服的快感让人目眩神迷。
    淫靡的肉体交合的撞击声响得天昏地暗。
    霍东抱着向晴往卧室方向走去,走到门口,把女人抵在门上肏,极大地分开她的大腿,臀部一下下疯狂的向前顶撞,次次顶插至花心,搞得畅快肆意,汁水啪嗒啪嗒落在地面上。
    “爽……”穴肉像橡胶般死死地收缩,紧栓着男人的分身,额前被汗水沾湿的刘海晃动着,霍东抿着唇,低沉地喘气,两条赤裸的长腿支在地上,胯部急速地向前撞击。
    “嗯嗯嗯嗯啊啊……我、我不行了……噢、嗯嗯……”向晴痛苦地呻吟着,原始的快感层迭而至,“要到了……要到、了……呀……!”
    “呃啊啊啊啊——”阴穴的甬道剧烈抽搐着,泄洪般吐出了一股汹涌的淫水,小女人闭着眼白光一片,浑身不受控地持续颤抖,灭顶的快感彻底让人意识浑浊。
    高潮中的向晴美艳得不可方物。
    霍东往卧室里走,把浑身抽搐的女人抛到了床上,顺势又欺身压了上去,手扶着把粗涨的鸡巴又塞进还在高潮余韵中的小穴里。
    “唔……涨……”
    握了向晴的一只乳,霍东望着面色潮红仍闭眼享受的女人,“舒服吗。”
    耳边的嗓音浑浊磁性,向晴睁了眼,双瞳像能滴出水,娇声,“嗯……”
    纤纤手指抚摸上男人健美的手臂,一路往上,抵在他的唇上,向晴眼里尽是魅惑的春情泛滥,“霍东,你好会弄啊……”
    霍东敛着眸,低了低头,看着向晴的眼把她的指尖含进了嘴里,下身又开始缓缓抽动。
    把女人搞到高潮对霍东而言曾是轻而易举,至少在婚前的一切性事皆是如此。
    本能的过人技巧难以被消磨,就好像本能的过人欲望。
    霍东吐出手指,一下下有节奏地抽动下身。
    “小逼怎么这么骚。”很会流水很会吸,鸡巴一插进去就忍不住狠肏。
    脑海里恍惚间划过黎沁紧皱着眉接纳他的时的模样,霍东甩了甩头。
    “嗯嗯……啊……嗯嗯、嗯……慢一点……”
    霍东单手抓住她的两只手腕,推过女人的头顶压在床单上,肉刃啪啪地肏得身下女人汁水横流,水声噗嗤作响。
    “慢不了,受着,”一滴汗从霍东的发上滴落到向晴摇晃的奶子,男人的表情紧绷,喉结滚动,喉间不停地挤压出浑浊低沉的喘息,“唔……我要射了。”
    “唔、唔!不行……要尿……要尿了……啊……求你……嗯嗯啊……”向晴被撞出迷蒙的泪花,娇娇地哭了满脸,刚高潮过的阴道被肿胀到极致的欲棍肏得发烫,生理的极限将至失控。
    床上的律动失了控,男女交欢成了原始的生理搏击,汹涌的压制与狂放的激情,粗大的阴茎粗鲁地伺候穴道。
    向晴哭着,喷出了尿液,湿了霍东的大腿和小腹。
    霍东抿死了唇操了十来下,忽地拔出了肿胀的欲望,湿漉漉的马眼喷射出浓浓的白浆,一股股泄落在向晴抽搐的腹部上。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