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了

难逃 作者:清糖

      “嗯、嗯……好重……”向晴赤裸着玉体,深陷在白色的床里,凌乱的发丝间眼神迷离失焦。
    男人在她腿间半跪着,一手狠力抓紧她的一只脚踝,另一只手压着她的膝盖,打开女人脱力的双腿,腰腹收缩出筋络分明的形状,臀胯前后耸动撞击,傲人的性器大开大合地捣着小女人的蜜穴,勾扯出一片片津液。
    “喜不喜欢?”男人的声音沾着沉郁的欲望。
    “好喜欢……深、啊、好重……”向晴闭着眼,双手发白的指节紧握着床单,下身甬道被抽插的舒爽让人忘乎一切。
    男人闷笑了一声,感受到肉棒被包裹得更紧致,深处的嫩肉贪婪地高频吸吮着,放开了她的腿,俯身抓住她的一只乳房,低下头伸出舌尖前后舔弄乳头。
    向晴感受到男人庞大的身躯匍匐覆盖了过来,迷乱间双手紧紧抱住男人肌肉紧绷的背,双腿大张,挺腰迎合男人的撞击,“要到了……用力……”
    仿佛是同时间地,男人加速挺胯,压着身下娇软的女人一下下猛撞。
    “啊……嗯啊……啊……霍东……”
    下午两点半的铃声,向晴踢着床单醒来的时候有一种缺氧的感觉。
    白日春梦不泄欲,只加重层层欲望。
    缓了一下,伸手拿过床边的手机,按掉闹铃,点开几条新短信,无外乎是些通知信息……夹杂着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突兀的短信。
    “晴晴,有空出来见一面吗?陈锋。”
    恍惚了一瞬,向晴才笑了一声,准备按下删除,顿了顿,却鬼使神差地回了过去。
    “怎么,陈律师要给我发请柬吗?”
    刚发出去就悔青肚肠,泄气般删掉了短信,拉黑号码,扔开手机。
    真犯贱。
    夜色渐深时分,一辆黑色卡宴流畅地折了个弧度开进了公寓的地下停车场,消失在黑暗的入口,迅速却安静。
    车子停稳后,高大的男人下车,走至通道门处按下门铃数字,很快,门被遥控开启,男人推开门,走入电梯,按下二十层。
    一分半钟后,二十层叁室,敲门,开门,关门。
    门外恢复平静。
    门内,向晴望着刚进门的男人,想起在酒店那晚的敲门声,和方才如出一辙。
    这种事,从来都是,有一次就有第二次,然后……
    “文件呢。”霍东问。
    霍东穿了件休闲黑衬衣配条简单的深蓝色牛仔裤,和往日西装革履的风格稍有偏差。
    向晴嘴角扬着好看的笑,番茄色口红在吊灯下波浪一般微闪,转身往客厅走。
    “霍先生今天不用加班?”
    客厅只幽幽开了一盏落地灯,晶莹的黄色,被调到了最适宜的暗度。
    霍东跟在她身后,向晴穿了条居家棉短裤,贴身包裹着圆而挺翘的臀,两条白嫩的大腿肆无忌惮地裸露摇晃,上身一件白色紧身小吊带,裹着细得盈盈的腰,粉白的肩胛骨和手臂裸露无遗。
    简洁纯白的夏日家居服,心知肚明的勾与引。
    向晴正要停下回头,腰上却一紧,一条有力的手臂绕上来,轻而易举地就擒住她的腰,往后猛力一拽,女人纤瘦的后背贴上了男人前胸。
    男人的另一只手指节若有似无地顺着女人的手臂来回滑动。
    “不用。”
    女人的头发有一阵沐浴后的清甜。
    向晴侧头感受到耳边男人埋首的话语间喷洒的低沉气息,又热又痒。
    “先洗澡吗?”向晴转头,舔了舔唇。
    霍东低头看她,女人抬起的水盈盈的清眸下是起伏的酥胸,小吊带被撑开弧度,真空的内里两颗乳粒欲盖弥彰。
    五分钟后,霍东从浴室里出来时,只堪堪在胯间围了条白色浴巾,肌肉分明的健美上身沾着水迹。
    向晴拿着干净的毛巾示意他坐到长沙发上,站着帮他擦拭头发。
    茶几上点了香薰,野蔷薇的香气。
    女人的手轻揉着毛巾,男人的手抚着女人的大腿,手掌覆盖着,从外侧,一寸寸推到里侧。
    霍东鼻间干燥的呼吸落在向晴的腿间,双掌顺着腿后往上推,十指从短裤沿插进去,宽大的掌心一下下揉捏臀肉。
    向晴被摸得腿软,分开腿双膝一弯跪到他大腿两侧的沙发上,男人的鼻尖顶上了她的肚脐。
    霍东顺势隔着薄薄的衣服含上了她的肚脐眼,舌头绕着舔弄。
    “嗯……”肚脐十分敏感,向晴抱着男人的头,齿间吐出轻呼,身下甬道一缩,泄出了一抹淫水。
    “我湿了……”双手渐渐松开,顺着男人的颈脖绵绵地摸上他的双肩,赤裸的叁角肌硬挺得让人无法释手。
    “舔一舔就湿了……”霍东把手从女人的裤里抽出来,顺势往上移,压住纤细的后腰,把女人的身体用力地压向自己,牙齿咬住腰部吊带的衣沿,一点点往上推。
    腰腹滑嫩的肌肤被他湿热的舌头一点点地濡湿,形同虚设的衣沿被唇舌推过胸乳,微微地弹了一下,衣服刮过两颗朱红色的乳豆,媚人的乳尖跳了出来。
    向晴攀着霍东的肩,喘着低头,撞上男人仰着头赤裸的幽邃目光。
    男人的技巧纯熟的调情带着致命意味。
    “唔……你好坏啊……”向晴眯着眼轻轻地媚叫,脑后长发微微摇动。
    霍东正含着她的一粒乳尖,用力嘬着,湿热的舌头卷着小巧的珠,前前后后深深浅浅,舔耍玩弄,另一只手抠弄另一颗乳头,脸色一本正经地做着放浪的事。
    “啊……舒服……”两条细小的吊带滑落双肩,向晴仰着头闭着眼睛,娇娇地抱着男人的头把自己赤裸的双乳往他嘴里送。
    男人埋首女人的乳波间,双掌捧抓着细腻香软的乳肉,吸吮得越发大口,火热炽人。
    霍东被厚重的浴巾包裹着的下身渐渐焦灼难耐,就如同他每一次被这个妖精勾引得欲火焚身。
    向晴抬起一只膝盖去顶弄男人耸成一团的胯间,膝盖隔着毛巾满意地感受到膨胀起来的雄伟柱状分身,左左右右地绕着它画圈,越顶,就越大。
    她知道它能有多大。
    女人呼了一声,被男人掐着腰强势地压到了沙发上。
    急欲的男女紧搂着互摸着火热拥吻,口水交换间有啧啧水声。
    向晴抱着霍东健阔的背,舌头咂咂互吮间,挺起柔软的双乳去厮磨男人的坚硬的胸肌,身体深处骚媚的甬道一波波蠕动着发痒,淫水不可休止地淫靡流淌。
    “唔……痒……”她夹着腿磨,眼神迷离勾人。
    “小骚货……”男人边咬着她的唇,手一边顺着平坦光滑的腹部往下摸至裤头。
    向晴咬唇笑,“摸进去呀……”
    霍东凛眸看她,手插了进去,指腹精准地划过阴蒂,抵着穴口处满手湿滑。
    “呵啊……”向晴呵着气,攀着他的手臂颤了颤。
    “又是真空。”霍东哑着嗓,手指顺着厚嫩阴唇间的沟滑动。
    向晴边喘着边双腿夹紧他的粗粝的手指,抬手摸上他棕色的胸肌,脸颊绯红,“明天在办公室见你,也真空,好不好。”
    霍东蓄着漆黑的眸看她,不作一词,手指勾着湿腻腻的淫水在女人嫩滑的阴阜缝隙间抽动,感受她的手慢悠悠地撩拨过他的胸肌,腹肌,抚摸间引着火一路烧到他肿胀的男根。
    向晴勾着手指划过他紧致的人鱼线,手落到霍东腰间松垮的浴巾上,凑近热源,隔着粗糙的浴巾握住了男人早已挺翘的阴茎。
    “解开它。”霍东嗓音沉郁,挺了挺胯,抽出了手,看着指尖滑落的晶亮淫水,“湿透了,可以操了。”
    向晴舔舔下唇,眼神透亮又无辜,隔着浴巾一下下揉着手中的大家伙,像是把玩有趣的玩具。
    伸手松开了霍东的浴巾,一根赤黑的肉棒在纯白色的浴巾间显得格外壮长骇人,直直挺翘着指向空中,周围是密密丛丛的阴毛,向晴娇喘着看迷了眼,上下撸弄,“好大的阴茎……”
    “唔……”霍东只觉得分身在女人的手中越发炙热难忍,满腹胀痛的欲望急需宣泄。
    他嗓音沉沉,“要不要大阴茎操你?”
    霍东摸到她的后腰利落地扯下了短裤,退到向晴大腿中间卡住,双手抬起她的双腿往前压,向晴内里不着一物的粉色阴穴和白嫩屁股瞬间裸露在他身下。
    两瓣粉色的媚肉间沾着透明的汁液,小口的软肉一张一合地蠕动着,仿佛呼吸的小嘴流着香甜的口水。
    向晴眼神迷离,咬着手指,身下的穴空虚得叫人难以忍受,用小巧的脚掌摩挲他的肩,声音娇媚而急切,“嗯啊……要……晴晴想被霍律师的大阴茎操……”
    “唔哈……”腿被折到胸前,身下淫靡的穴正面朝着身上的男人,水流到股沟间落在沙发上晕开。
    霍东手握住阴茎把龟头抵到流水的地方,一个用力,把龟头推了进去。
    “嗯啊~~~!”
    日积月累的欲望最终还是脱闸横行。
    放纵了也就,放纵了罢。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