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

难逃 作者:清糖

      向晴闭着眼,闻言笑了出声,转身攀上男人的肩。
    奶子随着动作晃出白波。
    向晴低头,看了眼那高高翘起就要撑破运动裤的小帐篷,舔了舔男人的耳垂,“还好意思说我呀。”
    手抓住了他的巨大,像玩具一样揉弄了几下。
    放开,手伸进他T恤下沿,摸上结实的胸肌,把衣服推起来,向晴低头去舔他的胸肌。
    小粉舌娇娇嫩嫩,在坚硬的肌肉上努力地舔着。
    男人的乳尖是朱砂色的,向晴把它含住,用湿润的舌头绕着它打圈。
    边吃边润着眸看着霍东。
    霍东眼里的欲火更浓,刚毅的下颌紧紧绷着,浑身温度高得让人害怕,呼吸重得仿佛就要一口把她生吞活剥。
    向晴把两个乳尖都舔得湿漉漉的,移着舌头落到男人的腹肌上,整个人越伏越低。
    霍东双手交叉,粗喘着,抬手把自己的T恤猛力脱掉,扔到一旁。
    手摸了摸向晴的脸颊,轻声地命令,“把鸡巴拿出来。”
    就要涨破了。
    向晴听话地拉下他的运动裤裤头,“又是黑色的……”
    她隔着黑色内裤摸着他的欲望,双手摸到裤沿往下一拉,吐着火的大肉棍从内裤里弹跳了出来,鞭打在向晴的脸上。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它,向晴有些胆战心惊。
    真的太大太野蛮了。
    她脸红着,吞咽了一下,双手抚上了棒身,棒上捆绕的青筋猛烈一跳。
    霍东伸手按上向晴的头,凛着声,“吃过鸡巴吗。”
    不过,这女人怎么可能没吃过。
    他猜对了,向晴不仅吃过,口活儿还很不错,只是很久没有练过了,不知道有没有生疏。
    而且这个鸡巴过人的size她没尝试过。
    向晴把头发挽到耳后,低头,伸出舌头舔了一圈菇头,撅起嘴,在马眼上嘬了一口,马眼液被吮干净。
    “嗯……”敏感的马眼被女人的嘴儿玩弄,霍东舒服地闷哼。
    侧头,绕着棒身把巨根的柱身上上下下舔了一遍,柔嫩的舌头摩挲着充血坚硬的棒肤,直到整个棒身湿漉漉。
    霍东的味道很迷人,浓郁的男性浊香蛊惑着向晴的心智,心甘情愿地吃弄他的肉棍。
    “好好吃……”向晴说完,贪婪地把他的菇头含了进去,口腔瞬间被肉感塞满。
    收起牙齿,缩动柔嫩的口腔壁去夹弄菇头,头往下,一寸寸地把肉棍吞进去。
    霍东被女人熟练的妖媚功夫伺候得舒爽极,浑身的毛孔都张开,肌肉紧绷着,赤裸的胸膛起伏的频率急促不稳。
    自从结了婚,再没有享受过操女人小嘴的感觉。
    何况是一张她一吸他就有射意的销魂小嘴。
    向晴上上下下地动着头,大阴茎在她的嘴里隐没,又出现,隐没,又出现。
    清纯娇巧的小脸上却挂着毫不违和的淫媚眼神表情,俯下的身子让巨乳摇晃点地,小屁股撅起一扭一扭,手下还色情地揉动男人的精袋。
    “你怎么这么骚。”霍东伸手揉上她裸露的肩。
    她怎么可以,长着一副最宁静大方的模样,挂着甜而清新的笑,却拥有着毫不违和的骚媚眼神,带给他从未有过的极致的性诱惑。
    向晴一个深喉,马眼顶到了喉咙眼的肉,大半根肉棍被温热的口包裹着,又湿又紧。
    “呃……真会舔。”
    霍东忍不住把手压到了向晴的头上,抓着头发把头往自己小腹压,小腹收紧,胯部凶猛地往上挺动,享受更深的舒爽。
    “唔……唔!”向晴被压得难受,推着他的大腿。
    “受着!”霍东低斥,一下又一下挺着赤色的鸡巴操弄着她的小嘴。
    有本事来招惹他,就别没本事承受。
    向晴觉得嘴角都要被撕开,喉咙深处被顶得开裂,头被死死地压着,唾液流到地上,嘴里的鸡巴越来越肿大。
    霍东死死地盯着对面的镜墙,女人完全匍匐在地上,在他大张的双腿之间,头随着他的顶弄一起一伏。
    他的欲棍舒爽无比,心里的欲兽脱闸而出,叫嚣着只想捣烂这带给人无限快乐的蜜源。
    镜中,清楚地看到欲念肆无忌惮地爬满了自己的脸。
    以打破一切的张狂气势,眼里只剩下体内的欲望和身下能给予他满足的女人。
    “呜呜呜……”向晴呜叫着,被顶弄得越来越快。
    想让他快点射,手用力捏了一下两只蠢蠢欲动的睾丸。
    “Shit.”霍东死死地扣住她的头,又抽插了十几下,囊袋收缩。
    “嗯……”闷哼着喷射到了向晴的喉咙深处。
    向晴被迫吞下了他的浓精,被呛得满脸通红。
    “咳咳咳……”
    霍东伸手抹了抹她嘴角的精液,拉着她的下颌,“舔干净。”
    向晴剜了他一眼,却还是乖顺地低头把他的阴茎舔干净。
    两人穿戴好出了瑜伽室,分头去洗澡。
    洗完后,向晴在储物柜前,把钱包还给霍东。
    当下无人,向晴向前一步伸手搂住霍东的腰,拥抱贴紧,写满小女人的娇俏。
    “钱包里的套套,是我上次送给你的那个吧?”向晴甜甜地低声问。
    霍东没有反驳,即是默认。
    向晴笑,“一直拒绝我,却暗地里还留着人家第一次撩你时送的套套。”
    霍东伸手想推开她,向晴抢先抱得更紧,蜜语着,“霍东,今晚你让我好舒服……”
    向晴踮起脚,抬头凑近他的耳朵,朱唇轻启细语,“下次……我们把它用掉吧。”
    霍东内心像有个大摆锤在砸。
    向晴心满意足地松开他,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团东西,“还有这个,送给你了。”
    她素着一张脸,干净地笑着,把东西塞进了男人的口袋,转身离开。
    却又在储物室门口,回头对他勾唇笑了笑。
    这一幕似曾相识。
    霍东拿出口袋里的东西,一条湿漉漉的白色内裤。
    气味又腥又甜。
    *
    霍东回到家时,黎沁一如既往地过来帮他接过运动包。
    丈夫低头换着拖鞋,神色如常,“不用了,今天没有要洗的,我把衣服扔了。”
    霍东平时运动强度高,运动服更替频率也快,脱线了或不舒适了就直接扔掉,黎沁也知道他的习惯,点了点头,“那我再买。”
    “嗯。”
    霍东的衣物大多都是黎沁添置,统一的尺码,定期购置一批替换,款式也请了专门的搭配师来选择。
    倒让霍东省了不少心。
    “最近天气热,煮了糖水,喝一碗吧。”
    “好。”
    霍东走近,揽着她的肩膀,低头亲了一下她的嘴唇,“我先去换衣服。”
    黎沁怔愣着点了点头。
    霍东转身走向房间。
    黎沁看着他的背影,舔了舔唇,有些茫然,霍东极少对她做如此亲昵的举动。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丈夫的运动包里,正装着另一个女人的内裤。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