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

难逃 作者:清糖

      有钱可以做到很多事情,比如在商务中心的高级健身房开一间单位时价不菲的独立瑜伽房。
    安静,排外,专属,私密。
    直击繁忙商务人士的痛点。
    向晴不缺钱,更不缺霍东钱包里的那些卡。
    但除了钱之外,她觉得自己什么都缺。
    这个世界欠她的。
    做完第五组跪姿转腿,向晴放松地坐在瑜伽垫上,旁边的手机亮了一下。
    “把我的健身卡拿出来。”霍东发来的。
    “我放前台了,你直接问他们要,然后来A05房找我。”
    霍东没听她的,换了运动服,去了机械区,摆弄着器械,注意力却很难集中。
    心不在焉练了半个多小时。
    走到A05房门口的时候,霍东手放在门把上,犹豫了两秒,没敲门,径直拉开门进去里面。
    推门就见到向晴瘫软在粉色的瑜伽垫上,额头细汗密布,面色潮红,胸脯起起伏伏,红唇静默干燥地喘着。
    女人只穿了一件运动bra和一条包臀短裤。
    表情看起来安静又恬然。
    向晴见他进来,怔愣了一下。刚做完一组燃脂瑜伽让她头脑有点缺氧。
    双臂撑起上身,颔着颌,有汗滴沿着额旁的发丝滑落,“你来了。”
    霍东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向晴仰仰头看他,男人显然也是刚运动完。
    她笑了笑,“好久不见。”
    “霍先生想不想我?”身体往后撑着,胸脯挺起,抬起一条腿,脚趾踩上他运动短裤下的小腿,沿着肌理线条上下滑动,探入裤腿,深入大腿。
    女人的半边臀肉随着她抬腿的动作在热裤下面露了出来,晃眼至极。
    霍东伸手抓住她的脚,在掌里揉捏了两下,顺着脚背摸向光滑的小腿,一边坐到地上,一边抚摸上向晴的大腿。
    视线落到她的腰上,明明细如柳干,一手可折,马甲线条却清晰可见。
    皮肤白皙的女人不容易显肌肉线条,但向晴有,多一分显刚少一分显弱,而她的肌肤紧致得恰到好处。
    就像手下手感极好的紧致大腿。
    男人摸进了热裤里,直接按上了女人的腿间深处。
    “唔……”向晴难忍,小逼都紧张得一缩。
    运动的时候她习惯穿纯棉内裤,整个花户被包裹住。
    霍东隔着内裤摩擦她的阴唇,手指下的肉是软的。
    向晴的嘴干得紧,双腿张开,边喘着边舔唇直勾勾地看着他的黑眸。
    睫毛的阴影落在他深邃的眼窝下,男人手下更用力,直到内裤微微湿润。
    向晴任由他揉弄了一会儿,便往前挪了挪身体攀上霍东的脖,笑着贴上男人的唇。
    霍东搂着投怀送抱的女人的腰,肌肤细腻且嫩,不知道被人操干的时候会不会被掐断。
    “唔……”霍东的脖子上有些运动后冒出的汗,向晴闻得心满意足。
    他的舌头有力又厚长,每次接吻都让她浑身酥软。
    腰间的手不停抚弄点火,把向晴揉成了一摊水。
    她转了个身,背对着霍东,依靠在他怀里,显得小小的。
    霍东身体靠向后面的镜墙,大手往前,抓上她的奶,隔着运动bra大力揉弄。
    “嗯……嗯……”向晴双腿难耐地交迭摩擦着,小手不由自主摸上男人的张开摊放的大腿。
    “解掉它。”霍东命令般的口吻。
    向晴抬手拉下一边的肩带,再拉下另一边。
    房间四面都有镜墙,两人的动作在对面的镜子里看得一清二楚。
    抬手往上穿过头,解掉胸罩。
    运动bra可以把女人的乳房缩小将近一半,脱掉的一瞬间两颗被紧裹住的粉白大奶迫不及待地从束缚中弹跳了出来。
    水滴状的白奶挺翘地挂在女人的胸前。
    几乎是一瞬间,向晴感受到臀后的肉棍用龟头像刺刀一样顶向她的腰眼。
    “啊……”向晴嘤咛一声,两颗大奶子被霍东狠厉地抓在手里,镜子里她赤裸着上身,男人啡色的五指之间挤出白色的乳肉,两颗粉色的小乳头在凶狠的大掌的缝隙中颤颤发抖。
    太大力了……向晴有种真的会被他捏爆的错觉。
    霍东食指和中指夹起奶尖上两颗乳头,用力挤压了一下,继而碾着压。
    “啊……”向晴体内瘙痒难耐,穴肉饥渴地翕动,分泌出一股水,眯着眼不由自主地挪着屁股摇着腰去蹭身后的阴茎,“好舒服……”
    霍东额头有些细汗冒出,低头,看着手中的乳头和乳晕从淡淡的樱色被他捏成红肿的充血朱红色。
    镜中女人像条蛇一样在他怀里发骚。
    这女人的奶是极品,腰是极品,腿是极品。
    他都玩弄过了。
    不知道她的逼是不是。
    向晴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抬手覆盖上他的一只手,拉下来,划过自己的小腹,放到她的腿间,按着他的手指隔着热裤揉弄。
    霍东却直接抽手伸进了她的裤头,插进内裤里,干燥的掌不由分说地抓上了她的逼穴。
    “嗯啊……”他的动作太突然,向晴被激得胸脯挺起,长腿前蹬,娇声呢喃,“霍东……”
    她爱死了他的简单粗暴。
    被男人有技巧地摸着穴,她敏感得淫水一波一波像洪水泛滥一般倾泄,洒湿了男人满手。
    “很缺男人吗。”霍东嗓音低沉。
    “唔……”阴蒂被粗厚的指节狠力挤压了一下,向晴抿着嘴闭眼呻吟,笑了笑,“霍先生、嗯……觉得可能吗?”
    霍东啧笑了一声。
    中指陷入软肉口,一举直接插进了她的逼。
    “啊!”向晴咬牙,双腿大大地张开,大声哈着气。
    “真他妈紧。”霍东喘着,低咒一声,中指被穴肉咬着绞着,像被栓在橡皮胶里。
    比他昨晚幻想中的还要美妙。
    妻子的穴也紧,但在阴道干涩的情况下只会给性交双方带来痛苦。
    此刻向晴的穴却湿嫩紧致得有着叫人连手指都舍不得抽出来的本事。
    向晴往后用后背死死地贴着霍东的胸肌,穴里的中指存在感太强,缓慢地前后拉着穴肉抽插着,让她痒得无以复加。
    “快一点……快……给我……”
    不够,想要更多……
    霍东用手指感受着她的逼,淫水流满掌心的感觉违睽已久,忍不住更快地抠弄。
    向晴双腿大张着,手往后攀着霍东的手臂,脚底摩擦瑜伽房的木地板发出“滋滋”的声音。
    两人的眼神同时在对面的镜子里碰撞交遇。
    女人倚在男人宽敞的怀里,满脸通红,头发被蹭得凌乱不堪,裸露着上身赤裸着大奶,下身的热裤里男人的手正深深插入她的逼穴里耸动,两条长腿骚媚大张。
    “好舒服……好舒服……”向晴定定地看着镜中霍东的眼睛,鼻间越喘越重。
    霍东眼里簇拥了黑色的火把,浑身发着骇人的浊气,把食指一起插了进去,力度失了控,变着法儿地噗嗤噗嗤抠弄流水的穴儿。
    “哪儿来的那么多水,嗯!?”他的小臂猛力冲撞抽插着,硬着声问。
    “啊啊……啊……嗯啊……太多了……好棒啊……”尖叫着,指尖抠进他的手臂肌肉里。
    他的两根手指和自己的两根手指根本不是同一个概念。
    那么又粗又长的手指。
    带着完美的性爱技巧挑拨着她逼穴里的每一块穴肉,死死地按压着敏感的那一点,指腹和指节交替地顶弄,像是熟悉身体里的每一道机关。
    向晴的头像拨浪鼓一样左右摇晃,脚胡乱地踢踩着地板,闭着眼睛,全世界都灰暗。
    只剩下阴道里那两个放肆蛮横的手指带给她所有强烈的感官。
    “嗯嗯嗯……不行了……呃……要、要到了……啊!!”
    霍东的手被喷出来的汁液淋了个透彻。
    抽出手指,看了眼湿漉漉的手,低头,向晴正一脸迷醉地阖着眼躺在他胸前,微喘地享受着。
    “淫娃。”霍东甩了甩手,水滴飞溅到地板上。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