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UsHuWu①1.cOm 阀门

难逃 作者:清糖

      霍东独自回到了次卧,倒在了一团摊放在床上的被子上。
    也就只有在这个房间,不用时时在意物品的整齐,可以随意地扔放衣物,浴室洗手台上可以有水迹,地毯上可以有发丝,拖鞋可以前后踢落在地上。
    不用时时像事务所办公室一般有条不紊整齐有序。
    体内的躁动还是需要解决,阖起双眼,一手小臂抬起遮在双眼上,另一只手摸进灰色的棉质睡裤里,抓住那团大东西揉弄。
    他不否认自己算是个重欲的男人,更年轻的时候纯粹享受性爱的刺激,工作后随着年龄和工作压力的增长,男人的欲望无可避免地更加激增。
    婚姻对男人意味着稳定的性生活,却没想到婚后这种欲望只能通过大量的运动宣泄。
    霍东不知道黎沁为什么跟他做爱的时候总是毫无状态。
    这对男人来说,不是不挫败的。特别是每次当他想方设法地做足前戏,想要调动身下女人的情绪,都无功而返。
    婚前交往过的女伴都玩得很开,他自认对自己的性能力和性技巧很有信心,但在妻子那里却永远激不起波澜,前戏做尽她也很难湿,每次到最后都是草草射出来便算。
    结婚之前,他以为那是小姑娘矜持,便没有动她。结婚之后,发现黎沁并不是毫无性经验,但他不在意这些,只是想不通她在床上的冷淡表现,甚至开始质疑自己的能力。
    然而他现在没心思想那么多了,欲望一起来,脑海里又逐渐被向晴那妖媚的女人充斥着,掌心的鸡巴肿胀得夸张。
    自从向晴出现,压抑着的欲望就像阀门被一点一点打开。
    她的奶子,大腿,翘臀,嫩舌,小手,黑发。
    想肏穴,很想。
    水嫩嫩的逼穴,吸吮着他的鸡巴,狠力肏个稀巴烂,肏个痛快淋漓,肏到身下的女人尖叫喷汁。
    得不到满足的性与欲望在黑夜里疯狂发酵,撕毁着男人的理智,欲火燃烧着身心,燥热难耐。
    霍东来不及顾虑,抬手用力扯了扯衣领,粗喘着,拿起手机毫不犹豫地就拨通了向晴的电话。
    铃声快要响到尽头,漫长的四十多秒钟后,对面才接起。
    向晴没想到霍东居然会在这个点给她打电话,十一点多,不是该在床上喂饱妻子吗。
    又想起中午给他发的信息,没有得到一句回复,晚上在健身房等了一个晚上,也没见他来,加之今天知道了陈锋的事情心情沉郁了一天,此时不免有些恼,晾了他一会儿才接的电话。
    “这么晚了,霍律师有何贵干啊。”向晴放下手上的书,躺在床上把玩着睡裙的肩带。
    安静又寂寞的夜里,霍东深沉的喘息声没有规律地传来,一声又一声,起伏波动,不时夹杂着吞咽声,又厚又浓,声声都带着强烈得要喷涌而出的欲望。
    向晴只听了几声便受不了了,心神旖旎,心软成了一滩骚媚的水。
    这男人真是性感得要命。
    光听他的声音就能流水高潮。
    手心快速摩擦肉棒的声音也隐隐约约地藏在喘息声下,簌簌的,像摩擦纱纸。
    向晴多聪明,怎么会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一边隔着睡裙揉着自己的胸,一边娇着声,“霍先生的肉棒是不是胀得很大了?我帮你舔舔它……好不好……”
    “想跪在霍先生腿下,把大龟头含进去,吮着马眼,用力地吸,一下又一下,用舌头不停地舔……唔……好好吃……好烫啊……”
    想着霍东健壮的腹肌下,黑色阴毛中高高翘起的赤黑色大肉棒,向晴淫水溢出,手往下伸进内裤里,一根手指插进湿漉漉的阴道。
    霍东听着她娇得滴出水的嗓音,想象她仰着头,樱色的小嘴把他的肉棒含进去,饥渴地舔弄,舔了又舔,吸了又吸,湿哒哒的唾液从嘴角流出,流到她两颗大奶上。
    “呃……”男人难抑地呻吟出声。
    向晴手指自插着,和男人一起自慰让她动情不已,只想要更多,“好痒……小逼好痒好难受……”
    “逼流水了吗。”霍东的声音磁性低沉,隐隐的难忍暴戾。
    向晴抠弄着穴,听着平常一本正经的男人压低声调说着调情的话,心肝四肢都酥麻,娇吟着,“流了好多……嗯……我的手都湿透了……不信你听呀……”
    她把手机放到屁股旁边的床单上,开了免提,手指噗嗤噗嗤地抽插出水声。
    手心的巨棒坚硬无比,霍东胡乱踢掉了睡裤和内裤,喘得杂乱无章。
    扒开向晴的阴唇,淫糜晶莹的淫水一股股涌出,阴蒂涨红挺立,花瓣难耐地翕动,一开一合。
    “插我……”女人难耐地请求。
    巨棒顶在花穴口研磨,龟头蹭得亮晶晶,把手中的花瓣扯得更开,一个用力,又粗又长的巨大硬生生的直直顶入到花穴的最深处。
    “嗯噢……啊……嗯……”向晴被插得只剩一声声的浪叫,穴里发痒的媚肉被肉棒无情地碾压而过,一下下的凶狠撞击快得不留一丝喘息的余地。
    女人粉嫩的逼穴吞没男人巨大的欲根,青筋爆胀的硕棍昭示着男人有多舒爽,飞溅的淫液吐露出女人有多满足。
    霍东的腰臀疯狂狠力地耸动抽插着,大肉棒进进出出,交合处淫液混乱,插弄的频率快得看不清,男人肏红了眼,只想干死身下的女人。
    “好舒服……好棒啊……”向晴甜腻的媚叫一声声响在耳边,她难以相信怎么会这么舒服。
    毫不留情地抓住向晴的一团嫩奶,软滑得一捏就出水,让人想把它揉炸捏爆。
    两颗深棕色的大囊袋凶残地一下下敲击着她白嫩的屁股,打到泛红,发了狠地操弄,啪啪声又快又响亮。
    “嗯、嗯……嗯……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向晴的手指在花道的肉壁快速抠弄着,快感层层迭加,越来越厚,濒临顶点,脚趾紧抓着床单,小腿肌肉都绷紧到极致。
    “操死你好不好。”电话那头的男人突然咬牙切齿地沉沉出声。
    瞬间,向晴脑内有电流闪过,穴道肌肉一寸寸猛烈收缩,穴液飞溅,臀部不自觉地抬高,浑身抽搐着,达到了快感的最高潮。
    “啊啊啊啊!!!”
    听着她的尖叫,霍东加快手上撸弄的频率,急促地摩擦,眉头一紧,囊袋收缩,龟头胀大。
    “嗯……”闷哼一声,浓精喷射了出来,落在浓郁的阴毛丛里。
    暧昧的喘息声此起彼伏,电话两端的男女同一瞬间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默契地沉默了许久,只有夜莺在窗外辗转啼鸣。
    “霍太太不在家吗,霍先生?”向晴眯着眼舒适地躺着,撩起一缕头发绕在指尖,声音甜甜的,带着高潮后的惬意慵懒。
    霍东扯过纸巾,擦拭清理手中的精液。
    “又不回答我,好没礼貌呀。”
    爽完了就不搭理人。
    向晴觉得霍太太应该是不在家,或是两人吵架了,不然霍东怎么可能在家里跟她电话做爱。
    看了眼化妆台上放着的男士钱包,向晴又笑着问,“你就不怕我刷爆你的卡?”
    虽然那些黑卡金卡的额度怕是她刷上半个月也不能刷尽。
    霍东却没有告诉她那些卡今天下午就全部挂失作废了,拿回来也是废塑料一堆。
    “改天找你拿。”心口不一地回答着,把手里地纸巾团扔进垃圾桶。
    “改天?什么时候?”向晴边开免提跟他通话,边按着手机。
    霍东正要回她“再说”,手机却震动了一下,点开,向晴发来了一张图片,淡蓝色的床单上一滩暧昧的水渍。
    明明什么都没有,却色情至极。
    沉默了一会儿,抬手按了按额头,开口回复。
    “明晚。”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