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

难逃 作者:清糖

      家。
    卧室衣帽间,黎沁把几套西服迭好,一一放进行李箱,又挑了两套夏装休闲服放进去,放得方方正正整整齐齐。
    霍东正洗漱完,下身围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
    “高尔夫服网球服或者泳裤这些要带吗?”黎沁问。
    霍东摇摇头,“不用,需要的话我到那边买。”
    “好的,”黎沁拉上行李箱拉链,抬头看他一下,又别开眼,“明天我回家里一趟……”
    霍东点点头,“跟老师说一声,等我出差回来了就抽时间去看望他。”
    复而又想到什么,再叮嘱,“这几天家里或是茶室要是有什么事就找莫翊,别怕麻烦他。”
    黎沁点点头,转身出了房门。
    霍东看了眼行李箱,回到浴室收拾了剃须刀,打开行李箱放进去。
    打开衣帽间的衣柜,霍东揉了揉额头。
    套装被重新码好,领带手表的方格位置都被重调,连内裤都按颜色深浅卷放好。
    这个家里的每一样无分巨细的东西,都有它不可更改的位置。
    霍东出门后,黎沁用纸巾捡起了门口花盆里的一根头发,包起扔进了垃圾桶。
    *
    下午,项目组一行人入住酒店,向晴和下属吴千千同住一间房。
    眉清目秀的小姑娘,隔叁差五就跟男朋友卿卿我我地打个电话,好不甜蜜。
    手上带了个百达裴丽的新手表,恨不得在每个人面前都抬起手划拉几下。
    “向晴姐,这可是我男朋友送我的哦,他攒了好久的钱呢。”吴千千躺在床上,双脚一晃一晃,“我好爱他哦……”
    向晴笑,“得了,十句有十一句都在秀恩爱,天天糊我一脸狗粮。”
    吴千千看着向晴上妆,愣了愣,“向晴姐,你可真美,谁要是找了你当女朋友那不得天天守着啊……”
    向晴执着粉饼的手滞了滞,“少拍马屁了你。”
    守着?放屁。
    晚餐,向晴和吴千千到餐厅时,圆桌已坐满了一大半。
    “霍先生不介意我坐这里吧?”向晴拉开霍东身侧的椅子,优雅地问。
    倒是董经理先抢去了话头,“霍律师怎么会介意!下午在飞机上还夸你业务能力强呢。”
    向晴落座,转头望向霍东,一副惊讶的模样,“哦?是嘛?”
    霍东执起高脚杯,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向晴穿了一条黑色的一字肩连衣裙,衣领卡在双侧肩膀下方,长发松松地盘成一个髻,露出流畅的颈肩线条,和精致的两根锁骨,胸前一片雪白的肌肤在席间灯光的照亮下格外诱人。
    这样的应酬饭局大多是你捧我夸阿谀奉承,酒过几巡,便开起了无伤大雅的轻松玩笑。
    霍东久居上位,气质不怒而威,玩笑倒也开不到他头上来,他也不过时而客气地回几句。
    向晴前几年来过几次,跟子公司的领导倒也有几分熟悉,大方地你来我往言笑几句,给经理攒足了面子。
    “每年的年度考核你们都排第一,真的是领导有方啊……”董经理露出标志性的眯眼笑。
    向晴低了低头,瞥见霍东随意地放在大腿上的手,回忆起了那天他栓着自己的力度,光是想想就感觉心有点酥麻。
    鬼使神差地,她伸出手,覆在了男人宽厚的手背上。
    手指粗长,骨节分明。
    霍东移眸,望了她一眼。
    向晴笑得甜,眼里亮闪闪泛着头上的灯光。
    交迭的手藏进桌布里,拉过来,撩开裙摆,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女人的大腿向来是致命的。
    白嫩,紧致,顺滑,手放在上面来来回回,像是最温柔的棉,像是被春水承载的舟。
    是男人永远摸不腻的地方。
    向晴从桌下伸出了自己的手,拿筷子夹起了一块水晶肉,若无其事。
    由着男人的放在裙内的手自发地在腿上揉捏,抚摸,刮压。
    黑暗的桌下,裙摆被撩起,古铜色的手掌压着柔嫩的大腿肉,时轻时重。
    “来来来我敬陈总一杯!”
    “哪里哪里,您过奖了。”
    “好酒量!”
    ……
    觥筹交错。
    不动声色。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