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水

难逃 作者:清糖

      话筒传来忙音,霍东将手机甩到一旁阳台上的小圆桌上。
    双臂撑在栏杆上,小臂青筋勃起,他禁闭了眼,眉间锁紧,锋利的下颌线条绷得死紧。
    喉间焦灼,霍东抬手用力扯开了睡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
    睡裤里勃起的阳茎仿佛在耀武扬威,耻笑他的无法自制。
    “嗡”一声,一脚踹到了栏杆上,铁质的栏杆颤动。
    八分似困兽。
    房里的黎沁正坐在梳妆台前,霍东打开房门时,她愣了一下。
    霍东反手关上了门,另一只手按上旁边的开关,把房内的灯关掉了。
    一时间卧室只剩下梳妆台上的暖黄色灯亮着。
    黎沁手一抖,手中的化妆棉盒掉到了地上。
    她反应过来,弯腰去捡。
    手还没有碰到盒子,身后的人已经笼罩了上来,裹住她的后背。
    后颈酥酥麻麻的,是男人的唇碰了上来。
    黎沁的头低了一下,由着丈夫把她抱到了床上。
    大床的床单整齐得没有一丝的褶皱,像一池平静的水,被人打破。
    “慢一些……”黎沁咬着唇。
    两人衣衫褪尽,男人努力地拨弄着女人身上的各个部位。
    分针绕了叁十圈,前戏做了半个小时。
    霍东的额头上冒了一层薄薄的汗。
    从黎沁身上起来,他俯身去拉开床头桌的抽屉,翻找着什么。
    黎沁拉过床上的真丝被子,包裹住赤裸的身体。
    除了发丝凌乱了些,嘴角微肿,她的皮肤白皙如初,眸色安静,呼吸平整。
    “怎么没有了?”霍东皱着眉问。
    黎沁一愣,想起了什么,“上次好像用完了。”
    上次?
    霍东回想了一下,才想起大概半个月前有晚他应酬回来喝醉了,没什么耐心,胡乱揉了她一会儿,忍不了了,直接把剩下的大半瓶润滑液都抹上了她的私处。
    他坐在床边,抬手揉了揉双侧的太阳穴。
    黎沁搂着被子遮在胸前,瞥了眼霍东的下体,不知为何她觉得那东西今天晚上特别的大。
    平时就已经够吓人的了。
    她有些不忍,伸手去轻轻拉了拉他的手臂,“你直接来吧。”
    霍东拉下她的手,包在掌心里握着,揉了揉。
    “没事,我再去洗个澡,改天我去买。”
    黎沁松了口气,心软着,“嗯。”
    霍东把她的手放回被子里,帮她掖了掖被角,摸了摸她的脸,“睡吧。”
    抬手关了梳妆台的灯。
    等霍东去了次卧的浴室后,黎沁才起身,进了主卧的浴室洗澡,换上了整齐的睡衣,又仔细收拾好了梳妆台,才上床睡觉。
    浴室里,水声阵阵,却没有雾气。
    冷水哗啦啦地从淋浴喷头撒落下来,玻璃推拉门内,高大赤裸的男人浑身湿透,任由水流有力地冲击着深色的肌肉。
    霍东长腿张开站立,腿部肌肉遒劲,头微微低着,双眸紧闭。
    一手撑在头上方的墙壁上,另一只手正快速地前后抽动着,大掌紧握胯间的性器,不停地前后撸弄。
    肉棒胀得夸张,长直地斜上挺翘,被水打湿,赤色的棒身被青筋捆绕,圆硕的龟头涨得通红,粘腻的液体在龟口颤抖。
    两颗大睾丸随着男人剧烈的动作晃动。
    水流把他全身打湿,沿着肌肉纹络流淌,额前头发往下滴水,性感写满了通身。
    撑在墙壁上的手往脸上用力抹了一下,往上穿过发间,头发全被拨到额后,水珠甩出弧度。
    他抬起了头,仰着下颌,颈部线条绷紧,迎接着水流迎面冲击,努力想把脑内的念头冲淡掉。
    画面却越来越香艳。
    向晴的手是软的,嫩的,白的,指甲是酒红的,腥色的,勾人的。
    向晴的脚是滑的,圆润的,小巧的,踩在他的肉棒上触感销魂。
    向晴的香槟色丝质衬衣,扯开,藏着两只硕大圆白的椒乳,乳沟引人深探。
    向晴的黑色包臀裙,推上去,或者扯下来,露出挺翘的臀部,伸手摸进去,股沟间嫩滑迷人。
    光听电话里的声音就知道那女人会流多少水。
    如果把阴茎塞进去,用力地塞进去,狠狠地塞进去。
    向晴会又浪又娇地呻吟,一边受操一边用她那清纯透明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小嘴媚叫着“霍先生、霍先生……”。
    ……
    插她,插进向晴的身体,干死这个妖精。
    鼻间的喷气声一下又一下,越来越重,霍东的胸膛强烈起伏,腰部挺动着,喉间忍不住发出闷哼。
    胯部颤抖,手臂一紧,握紧棒身一撸到底。
    精液喷射到了墙壁上。
    经久不息。
    霍东喘着气,低头,看着龟头口持续喷射的大量白精。
    “Shit.”低咒了一声。
    一墙之隔,妻子还赤裸地躺在床上,他想着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星期的女人获得了性高潮。
    失控的感觉对向来运筹帷幄的男人来说——糟糕透了。
    那该死的女人。
    向晴。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