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可而止

难逃 作者:清糖

      霍东挂了电话,扔了手机,又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下体已经开始发烫。
    “向小姐,”他再次开口,嗓音已然比通电话时低了不止一个度,眼底一层浓重雾色,“适可而止。”
    向晴看着他黑曜石般深刻的眼神,清澈的眼睛眨巴了一下。
    “霍先生,要上去坐坐吗?”
    深夜,树下的车厢里,女人的手还放在男人的阴茎上,男人的手放在女人的手上。
    厚重的呼吸间急促不安。
    女人问男人要不要去她家坐坐。
    男人跟她说适可而止。
    霍东胸膛上下起伏着,车厢里明明开着冷气,却燥热得如同将要窒息。
    他定定地盯着笑得单纯的女人,良久,像是艰难地泄了一口气,手用力,拿开了她的手。自顾自地伸手拉上了西裤裤链,再扣上皮带扣。
    向晴光是看他严肃正经的表情做着这些动作,心就已经酥掉了一大半。
    真是,好正经的男人呢。
    霍东自然没有上去“坐坐”,板着脸,甚至连再见都没有回她一句。向晴也不在意,下了车转身上楼。
    身后的卡宴发动,毫不迟疑地离开。
    向晴独自回到公寓,洗澡时脱下内裤,已经染上了一小滩水渍。
    低头看了看左手,某种味道似乎还残留在上面。
    *
    霍东回到家,黎沁走过来,接过他手上的公文包。
    “晚上喝酒了吗?”她问。
    霍东摇摇头,换上拖鞋,“要开车。”
    “厨房里还有汤,我热一下,你洗完澡可以去喝。”
    “好。老师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嗯,就刚刚电话里跟你说的那些,没什么大毛病。”
    “行,有问题跟我说。”他揽了揽妻子的肩膀。
    黎沁点点头,转身进了厨房,米色的百褶长裙轻轻摇摆,发稍还带着一丝湿意,显然是已经洗过了澡。
    她在家里总是穿戴得很整齐,只有夜晚睡觉前会换上睡衣。
    霍东扯了扯领带,往后绕过头,解了下来,进房间洗澡。
    等他洗完澡出来,黎沁已经回了房间。他走进厨房,舀起热汤,喝了一碗。
    手机在他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响起,瞥了眼来电显示,他皱着眉,犹豫了两秒,还是接了起来,寡淡地“喂”了一声。
    手机放到耳边,听了半分钟,他敛着眸,面色深沉,看了一眼紧闭的卧室房门,往客厅的阳台走去。
    向晴的确也是临时起意。
    洗完了澡躺在床上,刚吹完头发,脸被吹得发烫,加之在车上的时候还摸了男人的那个东西,把下面弄湿了。
    独自躺在床上,燥热和欲望使得空虚感在夜里突袭而来。
    眯着眼,手不自觉地就伸进了吊带丝质睡裙里,睡裙布料很少,躺在床上两颗乳摊露着,乳肉外溢,绵软高耸。
    向晴用手揉捏着丰润的乳房,掌心研磨乳头,觉得不够,又用力扯弄顶端娇嫩的红豆。
    脑子里幻想的对象全是霍东,他健身时蓬勃的肌肉,西裤下的劲腿,黑色内裤里硕大的……
    右手往下摸到腹部,手指在肚脐打转的时候,突然浮出了个大胆的念头。
    伸手拿起放在枕边的手机,电话拨了出去,按了免提,便随意放到了一边。
    赌他会不会接,再赌他会不会挂。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