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歌

难逃 作者:清糖

      饭后,经理被夫人的一通电话叫走,说是孩子发高烧。
    向晴的车拿去维修了,本就是跟着经理的车来的,送向晴回家的任务便落在了霍东的头上。
    向晴坐在卡宴的副驾驶上,车内空间大,她的长腿并拢着,随意地往前伸。
    “公司的规定真烦人,大夏天的还必须要穿丝袜。”向晴状似无意地哼声抱怨。
    霍东开着车,大掌有力地握在方向盘上,他移眸看了一眼她的腿,被薄薄的丝袜包裹着,显得紧致修长。
    他的嘴角抿了一下,没有回话。
    真的好高冷。
    向晴撇了撇嘴。
    车水马龙。
    车内的电台放着英文歌。
    ……
    This  is  just  my  way  of  unleashing
    唯一能够使我铭记的方法就是仅仅解开我的皮带
    We  can  get  a  little  crazy
    我们可以变得微微发狂
    Hold  me  up  against  the  wall
    将我推倒在墙上
    Give  it  till  I  beg,give  me  some  more
    抚摸我直到我开始乞求,再多给我一些吧
    ……
    红灯,车停,向晴伸手把广播的音量调大。
    赤裸露骨的深夜电台音乐充斥着车厢,节奏随着淫糜的歌词摇动,霍东扭头看副驾驶上的女人。
    向晴的头发有些凌乱,头斜靠在窗侧,驼色绸缎衬衫勾勒出隆起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迷蒙着眼睛看他,牙齿咬住了一侧的下嘴唇。
    红色的唇瓣一点一点地从齿间放开。
    霓虹灯闪烁,他看得眼底添了一层暗色。
    红灯变回绿灯,霍东踩油门的一刹那,向晴伸出左手,手掌摸到了他的大腿上。
    ……
    Just  let  go
    就让它释放出来吧
    Turn  me  on  and  take  me  out
    使它挺立并且让它射出来吧
    Ta-taste  the  flesh
    来品尝我的身体吧
    Sink  your  teeth  into  my  FLESH
    将你的獠牙深深嵌入我的肉体
    Push  up  to  my  body,  sink  your  teeth  into  my  flesh
    在我身上伏地挺身吧,你可以进攻了
    ……
    车流放慢了车内的时间,缓慢地,缓慢地,她把手掌滑进了他的两个大腿之间,在缝隙里继续前前后后的挪移,布料都被磨得发热。
    他的西服是品牌高级定制的,手感好极,布料细腻顺滑。
    适合成功男人穿。
    唔,更适合脱。
    向晴微微笑着,看他坚毅冷峻的侧脸轮廓,浅浅地问,  “霍先生喜欢今天的晚餐吗?”
    手指往腿缝深处探入。
    两人都是顶聪明的人。
    那天他提醒过她他是有家室的人。
    而向晴的态度已经用行动表达得很明显了。
    他自然没有办法再拿这个来阻止她。
    除非是他自己拒绝。
    向晴要做的,就是继续撼动这个禁欲又自律的男人。
    一层、一层地撕掉禁忌,一下、一下地敲碎边界,一分、一寸地推离轨道。
    再一件、一件地脱掉、衣衫。
    而眼下,显然是渐入佳境的。
    不然,在她顶弄他的裤头,抚摸他的后背,踩压他的大腿的时候,一个成熟自主的已婚男人有一万种方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卡宴开进向晴公寓所在的小区大门。
    此时向晴的手已经滑到了霍东的裆部,轻柔地覆盖在了里面那团东西上。
    这次能感受到它的形状了,真的好大。
    她用掌心按压在硕肉上,边揉,边指路,“左转。”
    霍东往左打方向盘,卡宴停在了楼下。
    男人刹了车,关掉了广播,猛地用力抓住了她作乱的手腕,拿开。
    霍东转过头看她,背对着路灯,眼睛漆黑,眉峰飞扬,带着一丝锐利的神色。
    向晴被他看得身体发软,手腕上的力度让她整个手臂都酥麻,等着听这个男人要说出什么道貌岸然恪守道德的推拒辞。
    霍东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松了手,摸着口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了起来。
    向晴隐隐约约能听到他手机里的女声。
    来电显示是“黎沁”,向晴听办公室里的女人们八卦过,传闻中鲜少露面的、被霍律师藏得很好的——霍太太。
    霍东回话很简洁。
    “好。”
    “知道了。”
    “你定。”
    ……
    向晴趁他放开了自己的手,俯过身去,伸出双手,手指灵活地挑动,“啪嗒”一声,解开了男人胯间银黑色的Hermes皮带扣。
    霍东手持着电话,浓眉蹙起,看了她一眼。
    细细密密的拉链声,向晴慢条斯理地把他的西裤拉链拉了下去。
    她身体低伏着,微微仰头眼睛看着霍东,直勾勾的,然后笑成半月牙状,似乎在示意
    ——你空着的另一只手呢,阻止我啊。
    不知道那头的霍太太有没有听到自己先生的皮带扣和裤链声。
    她低头看,是CK的内裤,黑色的。
    霍东扭头看向车窗外,“随意……好……决定好了通知我秘书……”
    向晴听着男人还在聊电话,她的手顺着西裤拉链往内摸,摸进里面,按到了霍东胯下那被厚重的肉感充满的男士内裤上。
    内裤的面料柔软而顺滑,包裹着男人最隐秘又诱人的部位。
    深入着,深入着,一寸一寸地握紧,抚摸,从根部,到龟冠。
    隔着纯棉的内裤,她的手完整地勾勒出了男人欲茎的形状。
    真的好大,好长,它尚且未苏醒的形状,估计就已经能满足不少的女人。
    鼻尖凑近,还能隐约闻到裤内散发出的浓郁雄性气味。
    向晴吞咽了一下。
    她凑近霍东空着的耳侧,嘴唇贴到了他的耳廓,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男人的耳垂,继而轻声地吞吐,“好大……”
    深夜的车厢内外皆静谧,手机里的女声和耳侧的唇语瞬间交迭。
    霍东拿着手机的手一颤,通话中的嗓音低了一度,喉结上下滑动,内裤里的东西以显而易见的形态胀起。
    向晴妩媚地牵了牵唇,手指圈住他的硕大,手深入西裤深处,继续来来回回地耸动抚摸——
    终于摸到了霍东的性器。
    在他跟他太太通电话的时候。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