γùщαnɡsнёっΜё 毓池初泄(微)

督主,请自重 作者:larrene

      洗去一身w垢,渐渐露出了他本来的模样。
    g瘪如皮包骨,矮小如未满十岁孩童。
    尽管瘦弱,可那张脸已起凌角。
    容曦从热池而出,穿上早已备好的衣袍,未g的发丝散落在肩后,被领着来到萧督主座前。
    “下去吧。”萧钰挥挥手,殿内的g0ng娥内侍低头行一礼,悄然声息地退至殿外。
    偌大的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萧钰依然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一双腿依然lu0露在衣袍外,近看之下更是细滑baineng,看得容曦不免有些心神danyan。
    太监的腿都如此纤细白滑的吗?
    “外间皆传,大殿下容曦是个天残之人。”
    容曦只站在那未发一言,不否认也不承认,该说何为天残之人他自个儿也ga0不懂。
    看他这模样实在有些羸弱,个头b之同龄人都要矮,估计在冷g0ng之中也没接触过房事,或许在这方面是迟钝些。
    又或许受t内的寒毒影响,无法行房。
    “过来。”向他gg手指。
    可容曦依旧站着不动。
    “人贵自知,殿下该清楚在什么处境做什么事。”萧钰闭上眼等他过来,过了一会脚步声慢慢地靠近他,“里k脱了。”声音很轻却不容反驳。
    容曦闭上眼,慷慨就义般腰背挺得直y,站于他身前伸手解开k带,里k顺势滑落,身上还有衣袍自然也未暴露什么,可即便如此容曦还是甚觉羞耻,他从未把自己当作皇子,说不上什么皇族身份受辱,只是作为一男子,被一个太监
    简直是个羞辱!
    萧钰缓缓地睁开眼,伸出手轻轻撩开他的衣袍,孽根静待于耻骨之下,不足他一掌之大,看来得好好给这小子补补身子。
    指尖轻触孽根圆端,微凉之气瞬间传入容曦骨髓,颤得他猛然睁开眼睛si盯住那只手,抗拒,恶心,愤怒。
    想后退避开却又不敢抬脚。
    萧钰只轻笑一声,食中二指覆于圆端之上沿着圆顶一滑至底处,把孽根轻轻顶起。
    “唔……”容曦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似乎t内有gu力量正往腹下汇聚,身t燥热难安想要弯腰想要退后,想避开他的手指。
    察觉到他的颤抖,萧钰一把抓住容曦的孽根握于掌中,加重力道捏实。
    “啊!!放手!”疼!热!全身的血ye汹涌着奔向那处,他从未有过这般感觉,本能地想抗拒。
    可萧钰却不放过他,捏紧r0u根似乎在威胁,“站稳了。”话语间拇指在孽根上端的g0u处轻轻摩挲,指腹上的茧带起的摩擦直击容曦心房。
    y了?
    有反应的,那算什么天残?
    太医那厮,胡言乱语!
    “靠近些。”萧钰松开手,容曦立刻后退两步,手捂孽根处一脸愤恨又害怕。
    萧钰本想让他靠近些,手臂举着不太顺手,可见他那闪躲的模样皱起眉头,低声喝道,“过来!”
    作为一名男子做出nv子一般扭捏的姿态,萧钰最是不屑,当即也没有了心情,起身两步走到容曦身边把他一把揪起扔到躺椅上,随意扯过悬在梁上的细绢把他的双手绑了,单膝跪在他腿间,“要是殿下还想要这双腿,就别作无谓挣扎。”抓住他不停乱踢的小细腿往两边一开,“啊!”容曦既非练武之人亦非练舞的,被突然这样大开两腿,内侧如同被撕裂般,疼得他直冒汗。
    可萧钰却看到了,他腿间的光景。
    孽根,已立起,呈一柱擎天的架势。
    “啊!!!终有一天,我会杀了你。”容曦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吼出来,大腿疼得他无法使力,腿间那根东西在跳动,一跳一跳地不由他所控。
    手掌再次覆上孽根,“那殿下得先活着。”握在中段捏了一下。“嘶!”那处的痛感让容曦倒x1一口气。
    嘴角露出不明的笑意,放开孽根随即用指尖在柱身上来来回回地轻划,“嗯……”指腹上的薄茧划过之处如同着火,让容曦燥热难安,陌生的感觉持续地刺激着他,意识不受控制地来到了身下那处,极力忍住那脱口而出的声音,眼尾早已染上不知名的绯红。
    萧钰再次握住已涨大一圈的孽根,拇指在根处细细地从下到上地轻m0,似乎在感受着上面的筋纹,一下一下地越来越快,那根也越发的涨挺,越发炽热。
    气息越发急重难稳,t内似乎有着什么不断往那处涌出,“唔~!”涨得他无法忍受一下冲破了屏障交在他手里。
    这么快!果然还年轻!萧钰心想,起身走到盆子前净手。
    容曦躺坐在椅子上,羞愧万分可又浑身舒畅,自己竟被他玩泄了,一时无法接受,奇怪的是,经他一番玩弄,泄出那浊物后竟觉身子爽利了些。
    “不日便是殿下的登基大典,好好准备。”萧钰拿起一旁的帕子擦擦手,神情淡漠静持,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陛下!陛下!”小太监有些急地唤着容曦,把他的思绪从沉思中扯。“陛下,督主要来了!”
    我的祖宗啊!小太监心中呐喊,这位年少的陛下乃督主的「心上人」,那晚他们在殿外都听到了令人脸红耳赤的y声,估计很得督主欢心,不然今晚也不会过来。
    “朕知道了。”挥手让小太监下去。
    登基大典过后,容曦已是当今天子,可朝中谁都知道,大权掌握在萧督主手里,而他只是在那宝座上做做样子的傀儡,下朝后大多在紫金殿日里只跟着太子少傅习四书五经,跟着暗卫长习武练剑,至于那个变态太监,都在南书阁处理政务,能见着的机会并不多。
    除非,他要他【侍寝】。
    如同今晚,他要来了。
    对于容曦来说,这样的夜晚最是难熬,这人总是变着花样来玩弄自己如同在玩弄男宠一般,可即便如此他依旧面无表情语气冰冷甚至动作都甚是粗鲁,仿佛情动的只有他,不,容曦并不承认这是情动,这只是一个男子该有的反应,而他是太监,他没有那根东西。
    定是这样!乄íàósんūó(⺗哾).Uк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