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你表妹很不错

一气成神 作者:东门不庆

      霸虎山下。
    罗威镖局的人正用绳索捆绑着霸虎帮帮众。
    除了金大牙和管三娘身死外,其余人只是轻伤。
    以罗烈的意思,那就是要全抓起来送官处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不戒竖掌横于胸前,迈步走向指挥的罗烈。
    在他身旁,林邀月扭动腰肢同行。
    “你确定那是佛祖真身?”林邀月抿唇问道,心里并不相信什么佛祖,不过刚刚从远处看见的巨大金佛,的确震慑人心。
    不戒目光闪烁,并未回答她。
    径直走到罗烈面前,微微弯身说道:“施主你好,小僧不戒,来此想请问施主,方才于此地显现的金佛,出自何人之手?可有佛门高僧来过?”
    罗烈闻言直皱眉,眼前的俊俏和尚看起来倒是挺面善,但却并不简单,而他身旁的妖艳女子……
    应该不是什么好女人。
    “当然是我家二少爷喽。”
    “那是,我家二少爷乃佛道高人,引大佛降临,听二少爷说那大佛叫如……如来吧?很恐怖的!”
    “嗯,当时我险些吓尿了。”
    不等罗烈说话,几个罗家下人纷纷出言。
    说话时的神态,那叫一个自豪骄傲。
    “不得胡言乱语!”
    罗烈瞪眼呵斥,旋即看向不戒就要解释,但所见的却是一张震惊脸,以及颤抖的身子。
    “如来,如来……”不戒惊喜喃喃。
    这般模样引得身旁的林邀月眸光闪烁。
    ....................
    “徐兄,你放心,我对你表妹什么也没做。”
    罗尊煞是认真的看着他,见他一副要咬人,明显抱有怀疑态度的模样,不禁又强调:“真的啥也没做!”
    真气居然增加了,而且比之前还多。
    特么的,是不是弄巧成拙了?
    罗尊扬了扬眉又道:“你表妹很不错,你要珍惜。”
    “罗尊!!我杀了你!”徐君怒吼。
    “……”
    罗尊额头黑线直冒,暗道就不该解释。
    不过,这真气增加的的确舒爽。
    就是以现在的境界水准来说,很难突破。
    罗尊抿抿嘴:“那个,你表妹……”
    “我求求你了,不要再刺激……表哥?表哥!”
    陈情哭着打断,却惊见徐君已然气昏了过去。
    如此一幕,立马引得两个镖客竖起了大拇指。
    暗赞二少爷就是厉害,三言两语便能整昏徐君。
    “等他伤好了再找我决斗,我肯定接受。”
    罗尊收回目光,驾马离去。
    罗威镖局,府堂之中。
    一身穿灰袍,甚是儒雅的白发老者,带着温和笑意,端着茶杯坐于堂中,正与一中年女子交谈着。
    那中年女子穿着青裙,丹凤眼,约莫三十岁许,看起来颇为成熟艳美,足以称得上美人一位。
    “杨前辈。”
    此刻,一位轻甲裹身,留着八字胡,有些贼眉鼠眼中年矮个子男子,快步行进了堂中,于那老者身旁附耳交流。
    “不知这位可是鼎鼎大名的千里独行,飞毛腿顾钧?”李蕊眨着眸子,起身惊讶相问。
    顾钧闻言愣了愣,摸着八字胡笑道:“呵呵呵,正是在下,世人皆传罗威镖局副总镖头的夫人,年轻时那也是江湖上的女豪杰,今日一见,更胜闻名。”
    “前辈莫要捧杀我了。”李蕊羞笑。
    “娘。”
    七八岁的男童跑进府堂,扑入了李蕊的怀里。
    其模样甚是清秀可爱。
    李蕊微笑揉着他的头,突地眸光微微闪烁,抿唇问道:“杨前辈,你身为当代江湖第一剑,素有剑圣之称,不知可有再收一徒之意?”
    “嘿嘿嘿,杨前辈怕是不打算收徒了,不过嘛,我倒是想收个弟子,也好有人承我衣钵。”顾钧眯笑。
    对此,李蕊尴尬笑了笑,并未继续搭茬,难道要让自家儿子,和一个只懂得轻功的飞毛腿练跑步?
    “嗯,老夫的确不想再收弟子,但今日见夫人之子根骨不错,样貌极佳,还真动了收徒之心。”杨文曲捋着胡须,打量着男童,不时点头。
    李蕊闻言顿时喜上眉梢,连忙推了推男童,催促道:“太儿,快去给你师尊磕头行礼。”
    “娘,孩儿为什么要给他磕头行礼呀?他怎么是孩儿师尊呢?爹爹说过,孩儿要继承罗家重剑玄法,爷爷也说过,再等我长大一些就教我。”
    罗太眨着眼睛,歪着头,一脸疑惑。
    “你这孩子……”
    “真是太给罗家涨姿势了!”
    罗尊背着手行进堂中,打断李蕊,笑着赞赏。
    “二叔!”罗太小眼睛满是喜色,连忙扑了过去。
    “二弟,你回来的可真是时候!”李蕊皱着柳眉,神色中透着满满的不悦。
    罗尊耸耸肩,抱起罗太走到首位上坐下,淡淡的看向了剑圣杨文曲和飞毛腿顾钧。
    “杨文曲,外面那两个尸体,应该就是天残地缺吧?”罗尊问道。
    “二弟!你岂能对杨前辈如此无礼?”李蕊起身怒斥,几个月前被他夺走了修仙的名额,今天难道又要被他搅局?绝对不行!
    “无妨无妨。”
    杨文曲笑着摆手,旋即点头道:“不错,的确是大漠魔头天残地缺的尸体,为帮罗逊兄报仇,老夫经过多番打探,才是找到了他们的藏身之处。”
    “那解药呢?”罗尊眯眼,刚刚回到镖局,便在堂外看见两个尸体,一个没有双臂,一个没有双腿,两人脸上皆有着刺青,一个是火焰,一个是冰霜。
    如此特征,除了大漠两魔头之外,别无他人。
    “唉,这天残地缺死也不肯交出解药,还当着老夫的面,咒罗逊兄弟必死无疑,老夫一气……失手将他们打杀了。”
    杨文曲摇头叹息,起身向着罗尊和李蕊一一抱拳弯身致歉:“全是老夫的过错啊,不过二位放心,老夫定当倾尽全力,找出解救罗逊兄之法!”
    “别别别,杨前辈肯亲自出手为家父报仇,已是罗家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我们又岂敢怪罪前辈呢?”李蕊连忙回礼。
    “你个该死不死的老王八!”
    罗尊翻手抓起茶杯砸出,呲牙威胁道:“限你三日之内交出解药,不然我必打得你粉身碎骨,连你爹都认不出你!”
    ..................
    投投票,感谢!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