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夕洱(4)

七X 作者:凉鹤

      我不大明白白夕白到底想做什么,或许她想给陆绍礼生个孩子。接着再鸠占鹊巢?
    这么一想,我心意更加灰冷,翻过身独自生闷气。所以,在这高潮过后的休息片刻,空气里除了回荡淫糜还有些许微妙的尴
    尬。
    谁都不提刚才那场酣战,还是陆绍礼过来给我解了锁,还虚情假意地问我手腕疼不疼,白夕白则又恢复成一只乖巧猫,蹭在我
    身旁同我亲昵道歉,但我实在疲倦,蜷在床上沉默,也懒得同他们搭话。
    傍晚,陆绍礼请我们出去吃了一顿丰盛的生日宴,这时候,我和白夕白的关系才逐渐缓和了,照了自拍,似姐妹情深状,那个
    当姐夫的自然更高兴,左右各拥一个,估计羡煞旁人。
    回来的路上,白夕白经过一家彩妆店要进去试妆,陆绍礼便索性给我们姐妹一人买了一只Fairy的口红,她是肉桂酒红,我是
    木质玫瑰,白夕白欣喜得像个小孩子,我则笑笑不作评论。
    回到家,我也没有和陆绍礼同房睡,他看得出来我整晚一直在回避他,所以他留在客厅看球赛看到很晚,等我睡得迷迷糊糊
    时,他才关了电视,在门口驻足半晌,挑帘进到白夕白的卧室里去了。
    我也真的累,脑子里交织各种影像,像是睡了又像是没有,翻了几番又醒了几次,侧耳倾听,屏风那端安安静静,偶有呼吸换
    气,传出轻轻鼾声,我便放了心,转头再睡。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大门有响,像是谁进来了,我费力睁眼去看手机,才早上六点多,猜是幻觉,眼皮沉重,困意延绵,只躺
    在那闭目而不发一声。
    忽然,一股凉风从后背袭来,接着有人伸手摸我的脸,我皱眉,睁眼,气息交错中,我闻到那人身上有熟悉的烟味,衣服摩挲
    窸窣,我回头看,沈康就站在床边脱衣服。
    他显然刚到家。
    我眨着眼睛喃喃:“你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你不高兴吗?”
    “不是啊,你不是说要明天才能回来吗?”
    “昨晚开完会就直接订了今早的飞机,我不想在那边再浪费时间了。”
    “唔!”我看他脱掉外套,解开领带和衬衫,随意往地上一扔,单穿着背心和底裤,甩甩头发,抬起脸,下巴冒出青黑胡茬,
    人粗犷又野性,挑开我身上盖的被子就往床上钻。
    我这下彻底醒了:“哎,你怎么跑我床上来了?”
    “那边也没我的地方了啊。”
    他挑头意指隔壁,语气很平静,完全没有委屈,我便伸脚去踢他:“洗澡了吗?”
    “我上飞机前就洗了……”他动作迅捷,很快钻到我身边,伸手来抚摸我的腿:“姐,陪我睡会,我都快困死了。”
    我嫌他手凉,推开他,又只好躺下,和他同床共枕,这是婚后第一次和另一个男人一起睡,我还有点不大自在,不过沈康倒是
    不在乎,在被里把我紧紧抱住,无度摸索,凑到嘴上吻:“姐,我想你了……”
    恐怕是他那个东西想我。
    我不觉冷笑,伸手去摸他硬邦邦的物事,小心安抚:“哎,先睡吧……”
    “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是不是玩得特别来劲?”他小声问。
    我同样小声回问:“你怎么知道我们玩了?”
    “他都睡那屋了,还用问吗?”
    我不语,只看着他,心头莫名一阵委屈。
    这次轮到沈康冷笑:“看来姐夫还真有艳福了,那你的感觉怎么样?”
    “难说。”
    “我就怕你吃亏,今天一早不到四点我就去机场搭最早一班飞机回来了。”
    我怀疑这男人纯属在搞前戏布阵,于是不耐烦岔开道:“白夕白生日你知道吗?”
    “嗯知道啊,我还给她发了个红包,她就回了我个表情。”
    “那你出差没给她买点什么?”
    “买什么?”
    我看他一脸无辜,只觉真是个直男一根筋,但又懒得说了,任他继续吻我。
    “你不是困了吗?睡吧。”我见他吻得呼吸加重,愈加激烈,就放开他的东西试图安抚他。
    你把人家摸得那么硬,现在又让我睡?欺负人?”
    “哎你不是说困了吗?”
    “刚才还困,一摸你就兴奋了……”他咬着我耳珠说,又低声道:“姐,你别不信,我一亲你就有感觉。”
    我噗地笑出声,伸手捏他,他这贱骨头不嫌疼反而耍赖皮:”你往最硬的地方掐啊。”
    我再踢他:“小点声……”
    “没事,刚才看见他们都睡得沉呢。”
    “哦?他们是抱着睡的吗?”
    沈康眯起眼睛看我半晌:“你这么在乎他们怎么睡的干嘛?”
    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但来不及考虑答案,沈康就翻身把我压在身下,手掌捏握着我的乳,又低头吻我的颈和胸脯:“你一天
    到晚就只关心他们,什么时候也关心关心我们啊……嗯?”
    “什么?”我不是很理解他的话。
    沈康不顾我询问,伸手便褪掉我内裤半截,粗指细揉,戏水点绕,我轻叫一声又压住嗓子,不由地摇晃身子,攀手去抱住沈康
    脖子,同他接吻,绮念生津,情欲绵延,嘤嘤娇喘都闷在他口中。
    他大概是真急了,按住我的腿,半起身子,硬贴上来,黏住又打滑,湿得不能再湿,灼心瘙痒,我也焦心不多候,只要慌忙去
    捉他。
    胀物紧塞,再一点点推挤,我拢腿又开,紧臀挺腰,他再反扑压下来,一下下顶撞、抽动,我紧缩又松弛,如是几番,他便加
    紧动作,猛烈贯入,我受不住,感觉腰险些被撞断。
    “轻……轻点。”
    “求我?”
    “嗯,求你。”
    “弄我的时候你可会玩。”
    他说完这一句,又重顶一下,我差点叫出声又连忙捂嘴,底下那档口酥麻酸胀不是个滋味,便放软了声,再哼吟:“哪有,我
    哪有。”
    “刚,才,没,有?”每个字,他都往深处顶一下,再拔出来,把我翻过侧面,搭着我的腿又往里进。
    这姿势,恐怕是夹得他更紧更舒服,很快我便见他脸红耳赤,再发出嘶嘶感叹,顿住几次再放慢缓冲,那物在甬道内暗自弹
    跳。
    沈康抱我半坐起身,撑后再入,红物进出,唇花自开,两瓣含啮,蜜液顺流不多一会儿就浸湿床单。
    我虽然仍然觉得自己似是在春梦中,但早也被勾得欲念迭起,迎腰凑臀,来回吞吐,床铺吱呀,背着老公同个年轻男子偷得片
    刻春光欢愉,既满足了昨日的落寞又满足了同等反击的效果。
    正在此时,我听见隔壁竟也传来咿呀嘤咛,我看着沈康,他也看着我,相视一笑,默契地同时停下动作,再听,屏风那一端也
    像是有所行动,自生涟漪,沈康轻笑一声,把我直接抱入他怀中,由我左右上下地跃动。
    我一时起了色胆,不管那一对进展如何,只抱着沈康嗯嗯叫出声,音调娇啭,听起来有多风骚就有多风骚。
    ****************************
    4p还会远吗?
    来点更刺激的?
    нǎíτǎиɡsんùωù.てδм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