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开二度(14)

七X 作者:凉鹤

      七X 作者:凉鹤

    妹开二度(14)

    七X 作者:凉鹤

    妹开二度(14)

    陈菡欢支着两条腿,低头看埋在身下的陈庶。

    这人,一旦有了盼头,越临界那一点,就越易兴奋

    当她看他退掉那豹纹小裤,手指轻刮幼毛沟穴,揉捏两贝含珠,微掀鲜红皮遮,伸舌轻触点点红冠枝丫陈菡欢就忍不住想陈庶一口吞她的场景,不免欲念炽热,微微抬臀,往他嘴边送了送她要喂这个哥吃食。

    陈庶怎不知她的心思,可她越这样急,他就越偏偏抻上一抻。

    轻吹,舌点而止,像是她那女物盛了烫嘴的汤一样,他得在碗边儿上慢慢舔着试温,这把陈菡欢勾得内感烈火灼烧,外觉万蚁啃噬,燎心燎肤,也真是沸了一锅热汤,丹穴两片翕张,溜溜儿地往外溢,沾湿耻毛,粘涎蜜浆,顺股奔下,臀底濡湿一片。

    陈涵欢扭腰,支起两股,竭力让陈庶舌唇碰触那处,偶有蹭到,难免浑身一震,娇吟难掩,不禁一呼,穴口又吐汩汩清液

    陈庶本是想撩拨妹子一番,却没想,这妹子天生媚骨淫肉,刚舔了两下穴,就流了这么一大滩,不由地收颌观赏。

    陈菡欢本以为下一刻,这妙哥子就要吞她入口了,可没想他就这样偃旗息鼓了,更没出息的是,自己怎地就在他视奸下倏然娇躯一震,腿抖臀抽,底下喷出一股汁水来,忍不住媚哼一声。

    真羞耻。

    陈菡欢只觉脸臊耳热,却见陈庶舔了舔溅在唇边的清浆,黑瞳晦暗,大口上前,一下子就咬住了她的穴。

    上下两齿轻夹两片腴唇,舌卷中央蕊心垂肉,勾绕研磨,吸吮泉流热涌,愣是把那滚滚浆液喝了个干。

    陈菡欢刚历了小幸,现又被这番吃穴暴食蛮饮,强中有柔,不由地腿儿直打颤,跟着他温热大舌上下律动臀股,实在快美,展眉翻眼,浅唱吟叫:“嗯阿庶哥啊,你真会吃吃得我舒服的”

    舌舔齿咬还不够,陈庶伸了粗指一根,蘸着汁水和自己的口津拨开酥皮嫩唇,往里勾了勾,摸清牝口浅沟滩途,至细颈紧窄如荷包,再入,细小肉芽遍布肉壁唇口,其内柔热滑润的肉褶回环,膣壁皱襞高密而深,凹凸有度,而指尖再探,耻骨后勾,便隐隐约约摸到一处硬币状肉圆,布满如锉颗粒,拨动颗粒,肉凸而内口微开,手指一搅,陈菡欢就缩腿挺腰,小腹乱颤,热汁喷薄。

    陈庶不禁暗叹,怪不得自己那日竟失魂于这妹子的身上,原来自家妹子竟长了个名阴器物。

    冥冥中,似有遗传的密码解锁,陈庶也知自己那物是个怪条囊,从小就比同龄男生个头儿大,一上厕所,掏出来,他总能取胜,撒尿比赛也是,总是射程最远的一个,后来青春期,也是长个儿也长腿,那物霍地一下能窜老高,一开始挺痛苦,后来渐渐,他便练习克己自律。

    尤其年岁大了的这些日子,控制是他最擅长的事,甚至他觉得把玩自己的欲望是个轻松的游戏。

    直到今日,摸到陈菡欢这物,才晓得,自己还得栽在自家人手里。

    陈庶抽出手指,勾出一泼水,陈菡欢身子一打颤,差点昏过去,她汗水津津,头发都黏在肩上,稀里糊涂又接过陈庶压过来的唇。

    呜咽难禁,她把他的床单都弄湿了,口里是自己的味儿,蛮嫌弃,推推他嘤一声:“阿庶哥你要弄坏侬啊”

    “阿欢,你的小逼长得好,阿庶哥喜欢”陈庶抬了抬身子,面如常色,陈菡欢以为他调情,殊不知是他真情实感。

    “你恁地也学了花言巧语”

    陈庶摆了摆正身体,一手扶住他那物,轻哼:”我可不像陈斐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一句尾,便把他手里那龟首于罅缝处一挤,那穴口本就油滑,竟瞬间吞进那大条半根,陈菡欢没设防,嘶地一声炸起来,牢牢抱了陈庶,抬眼看他。

    陈庶眸色加深,将地下那大条物事徐徐往前推,紧箍荷包细小肉芽吸撩龟首棱冠,如万千小手小舌舔舐揉抚,再到肉壁回环撸茎,皱襞伸缩,摩擦茎身,有阻生力,推压蠕动他进她缩,他出她吸,实在考验人的耐力

    陈庶尽根没入,直捣肉底圆凸,硬币一块胀裂露口,再用力挤进小口,竟觉龟首触内齿般地酥麻,他撑在陈菡欢上方,同她轻哼,二人皆面色潮红,大汗淋漓,沉浸欲望。

    又怕就此沉沦,陈庶享受自己在这种欲望和克制的一线间挣扎越舒畅惬意不能自已,他越要抽拔出来,看陈菡欢欲求不满的样子,就像看见另一个自己,不免嘴角上扬,尽兴把玩。

    再沉腰一刺,茎根全入,穿过口道腔,直达最底处的肉口,龟首触颗粒,二人一起低呼,陈庶又迅速欲拔,陈菡欢圈腿紧紧箍住他腰,不许他再玩她

    “阿庶哥不要出去嘛你再肏一会嘛”

    这盘肉好吃咩

    捉了虫,稍后同步微博,新年快乐~

    妹开二度(14)

    妹开二度(14)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