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他的面全部肏进去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当着他的面全部肏进去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啊没,没什么嗯~”

    不恨咬牙,手肘压着池沿上,十指攥得发白。

    她脚下意识踢了下不悯,想让他安分点。

    却被拉住,大手滑到她大腿内侧朝两边摁,分开到了极致。肥厚的外阴唇像花瓣般展开,露出里头嫩红的颜色以及紧闭的小阴唇。

    舌头整个就舔了上去,舌尖左右扒拉着小阴唇,偶尔再突然往前含住红肿的阴蒂,用牙齿磨着不肯松开。

    “哦~”不恨低头,五官挤道了一处,才忍着没叫出来。

    她踩着池底,想逃离,却被不悯按住细腰,将屁股狠狠地撅了起来。

    花穴几乎是朝上盛开的,不悯就趴在她屁股缝那死命地舔吸。

    舌头终于又刺入瘙痒的花心,连带着流水发出咕咚的声音。

    “啊哈~”

    不恨余光瞄了陌千叶朝这边走来,心顿时提了起来,踢水扭着屁股,忍不住低声哀求道。

    “不悯哥哥~啊~别弄了~别啊~”

    可不恨越是哀求,不悯的动作越大。

    他将舌头全都伸了进去,一条小蛇般在里头滑动,嘴唇和牙齿还磨着花心嫩肉,甚至将大拇指按住阴蒂上,不停蹂躏挤压,将它摸得越来越肿,越来越快。

    “啊嗯!嗯呢~嗯~”

    不恨死命想爬上岸,却被不悯越拖越往下滑,直到她看见眼前一尘不染的男鞋。

    陌千叶缓缓弯腰,将药瓶搁在岩石上。

    “这药可以在情蛊发作的时候保持清醒。”

    不恨咬着手腕,不敢吱声,更不敢抬头看他。

    “你下次再发作的时候可以试试。”

    陌千叶转身离开,走两步发现有双小手拽着他的衣角。

    “师尊~”

    不恨嘤嘤道,“你会不会很嫌弃我~”

    不悯起来,看到不恨一动不动趴在池子边上,委屈而难过。

    突然有些后悔,是自己刚才做的太过分吗。

    陌千叶良久才叹了口气,“没有。”

    “只是有点生气,你选了别人。”

    不恨有些诧异地看着他,脸上还有激情残留的嫣红,鹿眼朦胧,水红色的小嘴像涂了胭脂一般,“可你…昨天一副不想碰我的样子。”

    “我还以为…你是嫌我脏。”

    “玉儿!”不悯皱眉,他没想到不恨心里竟是这么想的。

    他有些受不了地从后面抱住不恨,“玉儿不脏,是我的错,我的错。”

    不恨勉强笑了笑,“是我诱惑你的,怎么会是你的错。”

    突然,陌千叶蹲下来,勾起不恨下巴吻了下去。

    “这样够吗。”

    不恨倏地瞪大眼,看起来震惊又无辜。

    “师尊~”

    陌千叶大拇指揉着她红润的嘴唇,又低头复吻了下来。

    这次他连舌头都伸了进来,小心翼翼试探着。

    不恨闭上眼,眼睫毛眨得飞快,脸色越发躁红起来。

    她一直觉得陌千叶才像真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那舌头那嘴边除了念动真言之外,竟还会吻了她。

    舌头很滑有点凉,在她唇缝间滑动才又往里伸。

    气息都似高川冰原的,干净而清新。

    不恨舌头有些胆怯地迎上他。

    舌尖相触的一瞬间,两人都嘤咛了出来。

    不恨很想享受很沉醉在这场吻里面。

    不悯却很心酸。

    他起身要走,陌千叶按住了他。

    “她也需要你。”

    不悯看见不恨低头吸着陌千叶的肉棒,瘦弱的肩膀微微耸起,从后颈处连着一条漂亮的脊柱线,蔓延进圆翘的双臀。

    他低头拔开肉肉的圆臀,怒涨的肉棒对准花穴,狠狠地肏了进去。

    “唔!”

    不恨双眸眯起,将陌千叶肉棒吞的更深,几乎顶到了深喉。

    她刚退出来一些,不悯就在后面狠狠肏她,又顶着她往前一点。

    “嗯~”陌千叶摸着她脑袋,喘息,清冷的双眸也染上一丝雾气,很欲很迷人。

    “呜呜~”

    不恨被迫仰头深吞着陌千叶的大肉棒,圆润的屁股又被不悯提着狠狠操弄,细柳的腰肢几乎被折成九十度,连带着胸前的两团白兔都不停晃着。

    陌千叶攥住那尖尖翘起的两点,两指细细揉着,将它们捏得更红更硬,像小石子一般。

    轻轻一刮,她就自己晃着奶子,又色又敏感的不得了。

    不悯射了之后,陌千叶就将她拉起来坐在身上。

    肉棒随着坐下也整个塞进了穴里。

    “啊!”

    “哼~”

    天池边上,浑身赤裸的少女和一身白衣出尘的男子,交颈缠绵,轻插慢摇,旖旎香艳。

    不悯舔了舔唇,胯下熊黑之物又挺了起来。

    好不容易等陌千叶射了出来,他连忙将不恨抱了过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将不恨如小孩把尿的姿势抱着,当着陌千叶的面将那根又黑又粗的肉棒插进还留着精液的小穴。

    白浆顿时被挤了出来,顺着大腿滑下,但很快又被黑棍子搞出的淫水冲刷。

    少女的花穴白净嫩红,插着一根乌黑硕大的肉棒额外的醒目色情。

    那穴是小的,总像是会被撑破一样,可每每又都能将那根粗长的棍子都吃了下去。

    不悯坐在悬崖边上,转头大口地吃着不恨的嘴,下面的肉棒肏得更粗鲁了,沉甸甸地阴囊拍着白嫩的小屁股,还把淫水肏得一直喷出来。

    “唔~嗯嗯嗯呢~”

    不恨嘴边被堵着,只能用鼻子急促地呼吸,连胸膛都快速起伏着。

    陌千叶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一手摸着她的阴蒂,一手揉着她的奶。

    不悯狠狠肏了几下,主动让了出来。

    陌千叶就着这姿势狠狠肏进还来不及合拢的肉穴里。

    “唔!”

    不悯就专心吻着不恨,还继续帮陌千叶抓着腿,让他方便肏进来。<a .xyuzHZAI;quet="_blank">.xyuzHZAI;lt;/a>

    不恨都记不得在天池里做了多少回,两人几乎是一来一回不停地肏她,让她几乎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以至于后面回到屋里,她浑身酸软敏感得一碰就抖。

    两人一前一后一起肏的时候,她也只是后庭稍稍痛了一下,又很快就接受了。

    三人在天池宫里几乎是不停地做,尝尽各种姿势,各种三人模式。

    不恨还跟他们用了双修法,因为两人都是元婴,她的修为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不悯还有神职在身,时不时要去处理些事情。

    陌千叶偶尔也不得不去应约玉瑛,免得他起疑心。

    但两人走之前都不约而同地将不恨喂得饱饱的,一结束便就赶着偷偷来见她。

    花奴几天没联系上星奴和月奴了,又敢擅自去禁地天池宫,便有些不安地来找不悯。

    不悯脸色有些不好,“她们两人在天池宫尽心尽力地伺候神女,为祭祀大典做准备,没时间回你千纸鹤也是正常的,你别多想,该做什么做什么,祭祀大典结束后自然有时间来找你了。”

    他赶着去见不恨,没说几句话便走了。

    花奴还是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就去见了不怪。

    不怪其实已经修养得差不多了,都能坐了起来,听到后皱起了眉头。

    星奴不是被罚了三道雷鞭,由月奴在看顾她么。为什么不悯要说她们两人还在天池宫侍奉神女。

    如果不悯没有重新安排侍女去天池宫,那现在是谁在伺候神女?

    “我等会去天池宫看一下吧。”

    当着他的面全部肏进去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