яòúщEnщú⑨.còм 颓废

长日光阴(H) 作者:乱作一团

      渺渺关上办公室的大门,忧心忡忡地向外走。
    女人对于同类的情绪都很敏感,她知道戚向晨的母亲肯定不是来和儿子巩固亲情的,如果可以的话,她根本不想离开,太让人担心了。
    别看戚向晨年轻气盛,可是他太善良了。
    说起来也是好笑,谁能想到圈子里赫赫有名的纨绔大少戚向晨,在卸掉那层无法无天的伪装之后,竟然是个傻白甜呢?
    就算渺渺从来没有见过他的母亲,可是日常相处的蛛丝马迹都清楚的暗示着,他们的关系并不亲近。
    她怕那个女人会伤害戚向晨,就像她自己的父亲一样,仗着至亲的身份,以无所谓的心态,轻而易举地就能把自己的孩子推进深渊。
    连她这种冷血的人都没有办法在那种情况下全身而退,戚向晨肯定是要受委屈的!
    渺渺踌躇着走出电梯,就在迈出公司大门的前一秒终于改变了主意。
    她得回去看看,她可以不进去,只在外面等着就好,如果他受了委屈想见她,她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出现在他面前!
    渺渺利落地转身住回去,没注意到有个高大的身影正在朝她奔来,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几秒钟之后,有人死死地攥住了她的手腕。
    “一看到我就要走,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渺渺这才回过头,诧异地说:“陆先生,我并不讨厌你,我刚才根本就没有看到你。我还有事要处理,请你先放开我!”
    陆思齐总算见到她了,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她走?再说她能有什么正经事,还不是要去找戚向晨?
    如果是的话,他就更不可能放她走了!
    “我想和你说几句话,一小会儿就好,能不能先给我一点时间?”他强迫自己压抑着浓浓的嫉妒,继续说道:“只要找个安静的地方聊几句就好,不会耽误你太久的!”只要离开这里,他就有办法把她带走,让戚向晨再也找不到她。
    渺渺正在担心戚向晨,根本没有心思理他,然而当她抬头看过去的时候,还是愣了一瞬。
    陆思齐瘦了。
    不是正常的瘦,而且一种苍白的,眼底带着浓重青黑的瘦。
    曾经那个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领口永远扣紧最后一颗纽扣的男人,转眼间就颓废落魄了。
    他的衣着还是以往的高贵禁欲风,可是身上的衣服却不再合身,或许是他瘦得太快,本人都没有意识到要调换尺码。
    下巴上的皮肤有一道极细极细的血痕,极有可能是在刮胡子的时候不小心刮破了,但是以渺渺对他的了解,陆思齐向来都是沉稳的,很难想像他也会有这种小失误。
    他的眼底布满了红血丝,大概是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息,他却还是用这样一双充满倦意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握着她手臂的那只手太过用力,以至于渺渺可以感觉到他在轻微的颤抖,或许是因为终于抓住她了,太不想放手了吧。
    陆思齐僵硬地站着不动,任由渺渺打量他现在的样子。
    他知道自己现在就像一只流浪狗一样狼狈不堪,他不应该这样出现在她面前,可是他又控制不住地想要知道:当他因为失去她夜不能寐、食不知味,把自己折腾成这个德行以后,他能不能在她的眼里,找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心疼?
    自欺欺人
    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陆思齐紧张地看着渺渺,不想错过她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她会不会关心他?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会不会心疼他?
    终于,在陆思齐紧张的期盼里,渺渺开口了,“陆先生看起来有些累啊,还是应该好好注意身体的,我很感谢你当初对我的帮助,至于那笔钱,我会尽快想办法还给你的!”
    她把手从呆住的陆思齐那里抽回来,朝他礼貌性地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走向电梯。
    也不知道向晨那边怎么样了,有没有伤心,她得赶快回去看看。
    渺渺隐约猜到了陆思齐会变成这样的原因,可她又不是很相信,或者说不能理解。
    她和陆思齐的确是有过一段亲密的时光,但也是因为他们之间那种扭曲的主仆关系,他或许会有些动心,但是自从和戚向晨走到一起之后,渺渺更加确定,那样的感情并不是爱情。
    所以她才更加不想和陆思齐说太多,不能给他错觉,他是个聪明人,应该很快就可以想明白了。
    然而陆思齐的执拗超出了她的想像,她只向前走了几步,就被他拦腰抱起来,狠狠地抱进了怀里。
    “你就这么扔下我走了?你一点都不在乎我吗?”陆思齐声音暗哑,隐隐地透着疯狂,“戚向晨什么都不是,一点优点都没有,你为什么要一次次的选择他?你是傻子吗?明明已经有我了,为什么非要和他搅合在一起?”
    渺渺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费力地拉扯着他的手臂,“你先放开我,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不放,只要我放手,你马上就会跑掉的!”陆思齐不上当,任她在手臂上连掐带打也不肯放松一点,“回来吧,求你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我绝对不会再放你离开了!不论是谁,我都不会再把你让给任何人!”
    他呼吸粗重,已经带了哭腔,换成别人估计早就已经心软了,只可惜渺渺的心太硬。
    “自欺欺人有意思吗?”她不再挣扎,但是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像利刃一样,刺痛了陆思齐的心,“你对我或许是有感情的,但是绝对到不了这么深。你接受不了的不是和我分开,你只是受不了我选择了向晨而已。”
    陆思齐马上激烈地反驳,“不是,根本不是这样!”
    “陆大少,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不难,我对你来说没有不可替代性,真正让你无法接受的,是你觉得自己输给了戚向晨!”
    “那又有什么不对!”陆思齐突然扳着她转过身来,通红的双眼恶狠狠地盯着她,“他本来就是个纨绔,从小到大什么事都做不好,除了花钱胡闹,他什么正经事都不会,凭什么和我争,凭什么赢过我?”
    渺渺没有说话,她觉得陆思齐已经有点不对劲了。
    可是陆思齐却没有说完,“还有你,我对你那么好,你却要和他在一起?为什么呢?从来都没有人喜欢他的,你会真的喜欢他?”
    “我知道你在骗我!”陆思齐亢奋地拉起也就向外走,“有我在,你不可能喜欢他,你们一定是串通好了来骗我的!我要把你带走,妈妈已经去找他了,他做梦都想讨妈妈喜欢,一定会把你还给我的!”
    虚伪而疯狂
    “什么意思,你妈来找他就是为了这个?”渺渺猛地一甩手,从陆思齐的钳制中挣脱出来,紧接着就抡圆了一巴掌抽在他脸上,“你们恶心!”
    她就知道血缘关系靠不住,你把他们当亲人,可是在他们眼里,你可能连个屁都不是!
    他们那个妈到底是什么毛病?
    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来伤害自己的孩子?
    “你在……打我?”陆思齐惊呆了,甚至都忘了疼,慢吞吞地问:“你竟然……为了戚向晨……打我?”
    “我打你这一下都不够解恨的,你们母子俩到底是什么东西?”渺渺脾气上来也不想走了,今天非得让陆思齐学点阳间的知识!
    至于戚向晨在面对他妈的时候会怎么选择,渺渺一点都不担心,她相信自己的男朋友,他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事。
    “陆思齐,你口口声声地说你喜欢我,可是在你眼里,我只是一个被你弟弟抢走的玩具,你所有的不开心都不是出于对我的感情,你只是想把自己的玩具从他手里抢回来而已!”
    “不是,我没有!”他神色慌张的否认。
    “怎么没有,不是你自己说的吗?找了你妈妈来给他施压,让他把我【还给你】,听听你自己说的都是什么鬼话!在你的意识里,你从来没有把我们当成和你一样的,有血有肉的人!我是你的玩具,戚向晨是你的垫脚石。”
    陆思齐表情狰狞,不管她说什么都只是一味的否认,“不是的,你说的根本就不对!”
    “不仅如此,你还是个一直都没有长大的妈宝男!”渺渺真的被这对母子恶心透了,说起话来一点不留余地,“就因为你妈一直都在偏向你,所以你就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了?这就是真理了?戚向晨天生就应该处处都不如你吗?”
    “当初你把我送给他的时候,其实挺有优越感的吧?你是出类拔萃的好哥哥,他是不务正业的纨绔弟弟,就算给他一点好处,那也是你居高临下赏给他的,关于这个好处是人是狗,其实根本就不重要。”
    “那又有什么不对?”陆思齐气极败坏地大吼:“我给过他的东西太多了,只要他本本分分的做他的纨绔,我什么东西不能给他?我连你都让给他了,可他一点都不知道感恩!他把你抢跑了,还给你恢复了身份,好人是他,好事也全让他干了,可把你买下来的人是我啊,你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我啊,他算什么东西,也敢跟我抢?”
    他说得太过理所当然,以至于渺渺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厌恶和不屑。
    “所以你就受不了了?还把你那个偏心的妈也给搬出来,就为了把我抢回去,让他伤心?”她轻笑一声,轻蔑地问:‘既然你喜欢假装自己是个好哥哥,为什么不能一直装下去呢?’
    “不许这么看着我!”陆思齐爆发了,不论是渺渺的刀子一样的言语,还是那种看垃圾的眼神,全都让他无法承受。
    为应该是这样的!
    她应该像以前一样,眼里只有他,温顺乖巧地陪在他身边,每天送他离开,再老老实实地等着他回家。
    那样才是一只合格的宠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对他亮出利爪,把他抓得遍体鳞伤!
    他疯了一样的朝着渺渺扑过去,“我现在就要把你带走,把你关起来,让你这辈子都只能见到我一个人!”
    冲突与结果
    渺渺早就看出他的神色不对劲,时刻防备着他暴起伤人,在他行动的同时,她也开始逃跑。
    他们的体型相差太大了,硬拼肯定是拼不过的,她也不可能傻到一直愣在原地等着被他抓住,万幸这里是公司的大堂,保安已经在旁边看了好半天了,只不过忌惮着陆思齐的身份,一直没敢阻拦。
    豪门兄弟之间的矛盾永远是八卦的焦点,大堂里已经有了不少围观的人,渺渺毫不犹豫地朝着围观人群跑去,一边跑一边叫保安赶紧抓住陆思齐。
    保安都认识渺渺,知道她戚向晨的心尖子,现在冲突已经不可避免,他们不能再干看着了。
    几个健壮的年轻男人一拥而上,把陆思齐团团围住,期间陆思齐有两次都差点抓到渺渺,又都被杂乱的人群冲开了。
    当他怒吼着、挣扎着,被保安们牢牢按住的时候,渺渺才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在距离他还有两三米的时候停下脚步。
    陆思齐被人控制住,渺渺自然也就不怕了,但是有些话还是要直接甩到他脸上才爽!
    “陆先生,你这辈子最大的问题就是过得太顺利了。你没有经历过哪怕一点点的不如意,所以才会在遇到挫折的时候失去理智。”
    “这也算是错吗?”陆思齐挣脱不开保安们,凶狠而又疯狂地死死盯住渺渺,“我比他强多了,我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应该的,我有什么错!”
    “对,能把偌大的陆氏管理得蒸蒸日上,你的确很厉害,但是向晨也不差啊。”
    只要一想起戚向晨,渺渺的眼神就不自觉的变得温柔起来,“他很聪明,学什么东西都很快,然而他和你最大的不同,在于他的赤诚。哪怕他的亲人对他并不好,他自己都没有体会过什么温暖,却还是愿意去温暖别人。”
    渺渺静静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陆思齐,你比他差远了!”
    “放开他,你们在干什么?你们疯了吗?”
    女人的尖叫声突然打破了僵持地氛围,渺渺看着那位风韵犹存的贵妇踩着高跟鞋,飞快地冲到陆思齐身边,愤怒地指责着,命令保安放开她的宝贝儿子。
    保安们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犹豫着放开了陆思齐。
    她是戚家的夫人,是戚向晨的母亲,他们得罪不起。
    陆思齐重获自由之后,无视了母亲的眼泪和关心,偏执地一定要把渺渺抓住,他体贴的母亲更是颐气指使地命令保安们去把渺渺抓起来,就在渺渺准备再次逃跑的时候,她被拉进男人的怀抱里,呼吸间满是熟悉又让人安心的气息。
    “还愣着干什么?”戚向晨脸色阴沉地看着那对母子,“没看到陆先生的状态不好吗,送他们出去!”
    戚向晨是正头老板,保安们听到他的话终于有了底气,簇拥着陆思齐母子向外走,不管他们说什么狠话都没有停下,忙乱中就听到戚向晨再次说道:“还有,以后不许再让他们踏进我的大门一步!”
    他不再去管那两个讨厌的人,连一眼都不想再看到他们。
    现在的他已经不在乎了,不论那对母子的感情有多好,他都无所谓,只要他的小姑娘还在他身边就足够了。
    戚向晨低下头来专心打量渺渺,“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求婚,生命里不可替代的人
    渺渺靠在戚向晨胸前,享受着他的关怀,惬意地点了点头,“你不用担心,我本来也没吃亏。”
    戚向晨阴沉的表情缓和了不少,无视掉那些围观群众吃瓜吃到上头的眼神,揽着她问道:“下午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跟我出去散散心吧?”
    渺渺还在担心他在他妈那里受了委屈,自然不会拒绝他,跟着戚向晨一起离开了公司,把那些窥探的眼神都甩在身后。
    她以为戚向晨会找个安静地方跟她好好述说一下自己的心情,没想到戚向晨却直接把她带到了游乐园,二话不说地拉着她大玩特玩,等到天色都黑了下来,两个人的肚子都开始合唱了,才离开游乐园去吃饭。
    餐厅的环境很好,温馨宁静,戚向晨脸上的笑意一直没有消散,痛痛快快地的吃过一顿饭之后,他才开口,“你大概也猜到了吧,其实我跟我妈的感情并不好。”
    他把自己的成长经历告诉了她,听起来好像不少,但戚向晨说得并不多,而且也没有太过感情用事,每一句话都平淡得好像是在说一个外人。
    可是渺渺心里清楚,只有完全不在乎了,才能用这种口气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就像她自己一样,因为不再把伤害过自己家伙当成家人,她才可以获得精神上的自由与平静。
    她懂他,也心疼他,她握住戚向晨的手,认真地告诉他,“不用去理会他们,反正一切都过去了,你已经不再需要他们了,所以他们也没有办法再来伤害你!”
    “是啊,今天真是个值得庆祝的好日子!”戚向晨反手握住她,笑着说:“我小时候做梦都想去游乐园,不过一直没有机会。我爸根本没空理我,我妈压根就没想过带我出去玩,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有你了!谢谢你,今天我玩得特别特别开心!”
    桌上闪烁的烛光映亮了戚向晨的眼睛,有那么一个瞬间,渺渺觉得那句【眼睛里面有星星】不再是夸张的说法,而是一种贴切的形容。
    渺渺笑眯眯地看着他,甚至有了一种想要扑上去吻他的冲动,“今天我也很开心,而且以后我们还会继续开心下去!”
    “这样还不够,我想让以后还能够更开心!”戚向晨拉着她的手不放,缓缓地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盒子,打开之后送到了渺渺的面前。
    迎着渺渺惊喜的目光,戚向晨温柔地说:“在遇到你之前,我不知道我的生活有什么意义。我自己都以为我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没有人喜欢我也是应该的。可是后来你让我看到了别的可能,因为有你在,我才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如果没有你,我可能永远都找不到生活的方向!”
    戚向晨仰头看着她,眼睛里面除了渺渺的身影,再也装不下别的东西,“对我来说,你是独一无二的珍宝,是我生命里不可替代的人,也是唯一一个真正懂我的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人,却没有一个能像你一样,对我如此重要。”
    他拿出钻戒,举到渺渺面前,“亲爱的宝贝,你愿意嫁给我吗?”
    渺渺怎么也压制不住脸上的笑意,干脆的把手伸到戚向晨面前,“这有什么不愿意的,没有人比你更好了!”
    闪闪发光钻戒套进纤细的指节,渺渺扑到戚向晨身上,捧着他的脸,猛地吻了下去。
    最佳女主角渺渺
    电影《随欲而安》上映之后,好评如潮。
    陆思齐自然是不用说的,他的演技一向很好,但是他以前的角色基本都是正面形象,这次却是一改以往的风格,前期的冷淡禁欲和后期的偏执疯狂简直判若两人。
    而且他长得是真好看,就算是最后疯了一样地追着渺渺跑,也是个帅气的疯子,甚至还有不少女孩被他这种疯狂的危险感虏获,一眼万年,成了他的粉丝。
    戚向晨也在这部片子里收获了不少,他出道时间不长,本身的影响力是三位主演里面最低的,但是架不住这次的角色非常讨巧。
    刚一出场的时候,那副浪荡不羁,放肆张扬的样子就已经圈粉了不少的女观众,更别说后来他的角色本身还有反转,纨绔二世祖的身份逐渐剥落,露出表像下面,那个从小被家人冷落,渴望关爱的小男孩。
    前后的剧烈反差激起了众多女观众的母性,加上戚向晨那无可挑剔的外形,直接把他的人气和知名度推到了历史新高。
    圈子里早就流传着一种说法,那就是渺渺的运气非常旺,只要是跟她合作过的男演员全都能大红大紫,而渺渺本人,更是一飞冲天。
    这种话倒也不算是夸张,因为渺渺不仅通过这部电影一跃成为全国男人心目中的女神,竟然还得到了不少女粉丝的支持。
    她们喜欢电影里那个冷漠又坚强的宠物少女,欣慰于她的生命里并不是只有男人,她一直都有着自己的想法和努力的方向,从来没有迷失自己。
    就连渺渺自己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也能受到女孩们的欢迎,她从小到大的女生缘一直都不好,她们会因为老师和同学更喜欢操她而生气,从百孤立她,疏远她。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渺渺每次出门都可以看到女孩们激动的笑脸,她能真切地感觉到,她的生活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她喜欢这种感觉。
    这时候的渺渺还无法想像,真正的改变还在后面。
    半年后,国内最权威的电影颁奖典礼上,《随欲而安》一举囊括了最佳影片,最佳编剧,最佳男/女主角、虽然戚向晨与最佳男配角失之交臂,可是单单能够得到提名,对于他这种新人来说,就已经足够令人激动了。
    当颁奖典礼进行到最佳女主角这一项的时候,颁奖嘉宾是唐巍然,虽说是人到中年,却像沉年的美酒,帅得非常有韵味,是个很有声望的业内前辈。
    他因为成熟男人特有的气场也有不少粉丝,渺渺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只是听说这个人很厉害。
    老实说渺渺虽然得到了提名,但是她根本没觉得自己能得奖,这还只是她主演的第一部电影而已,要是这样都能得奖的话,她以后的事业肯定会顺利不少,但是这种事听起来就不现实。
    可现实有的时候就是这么魔幻,当渺渺听到唐巍然说出她自己的名字时,整个人都懵掉了,还抓着宋建柏的手傻乎乎地问:“怎么了,他刚才说的是我吗?我要上去吗?”
    结果【渺渺不敢相信自己得奖】就这么上了热搜,就连她本人知道后都特别无语。
    不就是没反应过来吗?这也至于上热搜?
    热搜的事都是后话了,渺渺再三跟宋建柏确认得奖的就是她之后,终于晕晕乎乎地站了起来,朝着台上走去。
    上台领奖,被颁奖嘉宾挑逗到发情
    渺渺在一片掌声中走上台,马上就成为了全场注目的焦点。
    她穿着一条银色的曳地长裙,鱼尾形的设计把她美好的身材完全突显出来。
    天鹅一般的颈项,胸前波涛汹涌的美乳,乳肉随着她的脚步诱人的微微颤动,纤细的小腰足以令男人们想入非非,好像只要他们把手搭上去,就能轻易把它折断。
    收紧的细腰下面是丰腴的肥臀,她每走一步,都会风骚肉感地扭一扭。
    没有亲近过渺渺的男人都在想:能把这么软弹的小屁股抱在怀里狠操,该是一种多么畅快的享受啊!而为数不多的已经跟她有过亲密行为的男人,则是在回想自己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操着她的小屄,把她干到哭叫潮吹的美妙感受了。
    渺渺每一步都走得摇曳生姿,长裙的鱼尾部分渐渐变成了天蓝色,还有碎钻点缀在上面,像极了鱼尾上跃动的水珠,而渺渺就是一条从大海里走出来的美人鱼,曼妙得让人着迷。
    她走到唐巍然身边,见他笑着朝她展开了双臂,渺渺礼貌性的与他拥抱,就听到他饶有兴味地问道:“这么好的机会,你应该不会拒绝我吧?”
    淫乱末世的颁奖礼自然也和火热的性爱分不开,最佳男/女主角的颁奖嘉宾都可以向获奖人发出邀请,只要对方同意,就可以在颁奖台上,在所有人的面前和获奖者尽情地做爱,获奖人有权利拒绝,但是如果同意了,就要对嘉宾百分百的服从。
    这也使得这两个奖项成了整个颁奖礼的重头戏,不论是坐在现场的人,还是在屏幕前看直播的人,最想看到的都是新晋影帝、影后淫荡撩人的性爱场面。
    所以当唐巍然问出这句话以后,会场里马上就有人高呼答应他,转眼间几乎是所有人都在喊着,“答应他,答应他!”
    只有宋建柏没有出声,理智上他知道这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但是在感情上,他还是会吃醋的。
    不过渺渺向来都把工作和私人情感分得很清楚,她知道颁奖典礼的规矩,也不想在这么盛大的场合下得罪这位前辈,所以她有些羞涩地点点头,“只要你愿意的话!”
    唐巍然果然非常高兴,大笑着示意观众们安静,眼神火热地盯着渺渺说:“能操到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我当然是愿意的,听说你的身体特别敏感,只要随使操两下就会高潮,是不是真的呢?”
    “是、是真的。”渺渺不太想回答这种问题,下面还有上千人看着呢,干吗非要让她承认自己很容易高潮啊?这也太羞耻了吧?
    “不对,你应该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唐巍然不肯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她,继续追问道:“你是不是那种,被男人玩了奶子就会流水,小骚屄被大鸡巴随便操两下就会高潮的超级敏感的小骚货啊?”
    渺渺羞得夹紧了双腿,不自然地扭了扭屁股,红着小脸说:“我……我是那种被男人玩了奶子就会流水……小骚屄被大鸡巴随便操两下……嗯……就会高潮的……超级敏感的小骚货……”
    “你扭什么啊?该不会只是被我问了两句,你就开始发骚,想要被我操了吧?”
    嘉宾玩奶子,撅起屁股请大家检查小穴
    观众们听到唐巍然的话全都兴奋起来,他们大声地叫喊着,要求验证一下渺渺是不是真的发骚了。
    唐巍然笑着把渺渺揽进怀里,大手缓缓地摩挲着她的背,“你还没有回答我呢,小屁股扭来扭去的,是不是发骚想挨操了?”
    充满了跳逗性的淫话与湿热的气息一起冲进渺渺的耳朵,她发出一声娇软的呻吟,欲盖弥彰地解释着,“没……我没有……”
    “没有什么?说清楚!”
    “没有发骚……嗯……也没有想挨操……”
    渺渺也不知道自己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大,这个唐巍然也太厉害了,只是用了两句话就把她弄得脸红心跳,小骚穴痒得难受,腿心都热乎乎地,肯定是湿了。
    观众们哄闹起来,他们根本不信,异口同声地要求检查,唐巍然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直接拉开了渺渺背后的拉链。
    渺渺都没来得及反抗,身上的长裙就被唐巍然给脱了下来,少女妖娆诱人的肉体完全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整个会场马上归于寂静。
    她剧烈地喘息着,强烈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把所有细节都照亮了。
    瘦削的双肩下面却挺着一对饱满高耸的美乳,雪白的乳肉上粉嫩的奶果娇然挺立,下面是小巧的脐窝,平坦的小腹,再往下就是那能让所有男人都为之疯狂的,光洁无毛的小骚穴。
    唐巍然一点也不客气,抓住美乳用力地揉,“这对大奶子长得真美,有什么心得能跟大家分享一下吗?”
    “也没有什么心得……嗯……啊……就是从小经常被男人摸……舔……还有嘬奶头……啊啊……渐渐就会长大了……”
    “原来我们的最佳女主角从小的时候起,就是一个喜欢被男人玩弄的小骚货了!”唐巍然色情地抚摸着渺渺的嫩乳,指尖来回拨弄着硬胀的小奶头,“那谁玩你奶子玩得最多呢?”
    “是我爸爸……啊啊啊……不要这样捏……好爽啊……爸爸玩奶子玩得最多了……我的奶子几乎是爸爸玩大的……”
    渺渺的身后还有一块超大的电子屏,她挺着大奶子被唐巍然玩弄的样子同时投射到屏幕上,保证观众们无论坐在哪里,都能清楚地看到她奶子被捏成了各种软嫩淫靡的形状,她的嫩奶头也被唐巍然玩得红肿骚胀。
    “有个这么漂亮又这么淫荡的女儿,你爸爸可真性福!”唐巍然捏够了大奶子,又含住小奶头使劲地嘬了几口,嘬得渺渺颤抖着大声浪叫,才继续说道:“不过把你脱光的主要原因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发骚,现在就把腿分开,让我们仔细检查一下你的小嫩屄吧!”
    渺渺小脸通红地转过身去,向着观众撅起小屁股,两手扒开臀瓣,让自己小骚穴完全暴露出来。
    因为太过羞耻,她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请大家……嗯啊……请大家检查我的小屄……”
    “你这样也太欠操了,真骚!”唐巍然在渺渺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然后直接摸上她的小嫩穴。
    手指刚一摸到花唇,就摸到了一片湿滑,他捏住阴唇揉了两下,就把手指伸出来,大声宣布:“大家快看啊,渺渺的小骚屄果然已经湿透了!”
    гоūщеnщū9.cом(rouwenwu9.com)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