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师之(28)表姐的伴娘

师师系列合集 作者:善若水

      师师系列合集 作者:善若水

    师师之(28)表姐的伴娘

    师师之(28)表姐的伴娘

    作者:善若水

    2018年7月25日

    字数:7471

    在老家已经呆了三天了,除了第一天的事情历历在目,剩下两天我都老老实

    实的待在家裡陪奶奶。

    值得一题的是,我被蜜蜂蛰过的阴蒂,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后遗症,平时缩在

    阴脣裡的时候还好,一但摸它或者动情勃起的时候,阴蒂就会变得很痒,非常非

    常痒,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正常起来。

    而就在今天,回到老家的第三天,我接到了我一位表姐的邀请,她过两天就

    要结婚了,请我去当伴娘,不怎么会拒绝人的我,在和奶奶说了之后,搭上了回

    杭州的大巴车。

    在杭州的家裡修整了一天后,我启程前往表姐举行婚礼的地方,江苏-扬州。

    ………………………………………………………………………

    下午三点,我乘坐的动车到达了江苏扬州。

    「喂!表姐!我到火车站了!」下了火车,我在火车站门口给表姐打了个电

    话。

    「好的师师!那我让你姐夫去接你,你在火车站等会儿!」表姐的声音从话

    筒中传出。

    「嗯!那我在门口等下姐夫!那先这样,拜拜!」在跟表姐联繫之后,我挂

    断了电话,坐在火车站门口的椅子上,等着姐夫的到来。

    「这一路上走走……」过了大概2分钟左右的样子,一个陌生号码打进了

    我的手机,心想因该是我那表姐夫,便站起身来看了看。

    「表姐夫你好!我是师师!」站起身正好看到火车站前面广场的路口停着一

    辆车,一位男子正站在车边上打着电话,他应该就是我的表姐夫了,我走上去打

    招呼。

    「哦!你是师师表妹吧!你表姐等你很久了,我们快走吧!」表姐夫热情的

    帮我打开车门说到。

    「谢谢表姐夫!」我微笑着坐上车后座,可总感觉,表姐夫笑的有点不大对

    劲的样子,可又说不出来,也没想,准备待会儿问问表姐。

    一路上,表姐夫问了我一些小问题,我也一一回答了,只是感觉表姐夫看我

    的眼神好像有点怪,像是愧疚?

    看得我有些搞不懂,只好将疑问藏在心裡,反正明天参加完婚礼就没事了,

    到时候问问表姐好了。

    时间如白马过隙,不一会儿就到了表姐家,我下了车表姐夫就离开了,他还

    要回去准备明天婚礼的事情。

    「师师你来啦!」表姐从房子裡出来,抱了抱我开心的说到。

    「表姐你这么快就要结婚啦!」我也笑着点点头说到。

    「不快了!都28了,再不嫁人就老了!我们先进去吧!你有带什么东西么?

    我帮你拿!」表姐摇头笑着,拉着我的手看了看说到。

    「没有带东西,我准备明天参加完表姐你的婚礼就要回上海了,再过几天就

    要开学了!」我指了指手提包,笑着说到。

    「那好吧!走,去试试你的伴娘服吧!你穿上肯定很漂亮!」表姐带着我来

    到房子裡,往存放伴娘服的房间走去。

    「哇!这伴娘服好漂亮!」看着一架上的澹紫色伴娘服,我被惊豔了一下。

    澹紫色的伴娘服是蕾丝材质的,整套裙子有些透明,在腰腹,背后臀部和肩

    的位置用砖石做的点缀,在灯光下闪闪发光,而身体两侧则是半透明的布料。

    裙子的胸口部位是由两条蕾丝带子组成,连着肩上的砖石,半透明的材质可

    以看到乳房,所以有一副配套的胸罩,而背后则是一层薄薄的布料,透明的料子

    可以看到光滑的嵴背。

    而下半身的裙襬,是前面短后面长的样子,从大腿中间,膝盖上裡面的

    位置开始,往两边分开,露出两条大长腿。

    「喜欢么?这裡有两套,一套大的一套小的,你来试试吧!」表姐笑着取下

    衣架上的伴娘服说到。

    「这套小的内衣穿不上!」内衣是内裤与胸罩连在一起的露背套装,并不能

    分开,小号的内衣根本穿不进去,衣服倒是勉强能穿,就是会整个贴在身上。

    「那试试这件大的!」表姐也摇摇头,将大号的递给我说到。

    「嗯!这套刚刚好!非常合身!」接过大的那套,穿到身上刚刚好,完美的

    展现了我傲人的娇躯.

    「再试试鞋子!」表姐又递给我一双,同样是澹紫色的高跟鞋,细细的鞋跟

    足足有釐米,我穿上后本就高挑的身材,变得更加挺拔。

    「哇!真是太漂亮了!把我这新娘都要比下去了!」表姐调笑着感叹道。

    「哪有!还是表姐你漂亮!」我笑着说到。

    「既然衣服刚刚好,那就好办了!我们先去吃饭吧!晚上好好休息,明天还

    要辛苦你了呢!」表姐微笑着点点头道。

    「好的!」我脱下伴娘服,穿回自己的衣服,跟着表姐出去,等叔叔阿姨回

    来后,一起吃过晚饭,我便带着伴娘服,来到了表姐给我准备的房间休息。

    ………………………………………………………………………

    时间是第二天清晨,七点的时候闹钟响了起来,我揉揉眼睛从床上爬起。

    「嗷!好睏!」我伸了个懒腰,起床到房间的浴室洗漱。

    洗漱完毕,穿上半透明的伴娘服,走出了房间,到外面才发现表姐早早地就

    已经起来了,这会儿正在一边化妆一边吃早饭。

    「早啊!表姐!今天的你最美了!」看着一身雪白的表姐,我由衷的说到。

    「等你以后结婚了,肯定比我还要漂亮的!快吃早餐吧!不然待会儿要饿肚

    子了!」表姐笑着,指了指放在不远处桌子上的早餐说到。

    「嗯!那我先去吃了!」我点点头,坐到桌前到了碗豆花,拿了个麵包吃。

    时间已经临近八点,看着表姐化妆的我,吃完了手上的包子,正端着豆花准

    备喝,突然一个小孩过来拿东西吃,一个没站好,整个人摔倒了我的身上。

    「啊!哎哟!」我被那小孩一撞,一下没坐稳,凳子先后倒了过去,一下摔

    在了地上,一碗满满的豆花全撒在了我的身上,伴娘服和内衣上全都是豆花。

    「师师你没事吧!」刚化好妆的表姐听到我的痛呼,赶紧跑过来把我扶起来,

    当心点问到。

    「没!没事!」我一隻手撑着地,揉了揉后脑勺说到。

    「妈!赶紧把小明带走!」表姐对着门外叫到。

    「怎么了怎么了?」阿姨疑惑的跑了进来。

    「小明把师师撞摔倒了,你看!」表姐不高兴的说到。

    「师师你没事吧!小明赶紧出去!」阿姨不好意思的说到。

    「没事的阿姨!就是衣服髒了,我怕耽误表姐的婚礼!」我摆摆手示意自己

    没事。

    「我记得还有一套吧?好像?」阿姨疑惑道。

    「那套太小了,师师穿不上的!」表姐皱着眉头,有些苦恼的说到。

    「没事没事!可以穿的,就是小了点,凑合一下还是可以的!」我看錶姐为

    难的样子,觉得婚礼上应该不会出意外,便开口说到。

    「可以么?不要勉强啊!」表姐有些期待的看着我。

    「嗯!可以的,我先去换衣服了!表姐夫马上就要来了!表姐也快去准备吧!」

    说着,我朝着昨天放伴娘服的房间走去。

    房间裡,将满是豆花的伴娘服和内衣脱掉,拿起小的那一套,看了看穿不上

    的内衣,只好真空穿上那半透明的伴娘服。

    「还好还好!不是很明显!」看了看镜子裡的自己,没穿内衣的痕迹不是很

    明显,虽然衣服是紧身的,但乳头被褶皱挡住也看不大出来。

    就是裙襬有点短,前面本应该是到膝盖上釐米,硬是变成了膝盖上5

    釐米,一吹风就会露出小穴。

    「表姐,你看怎么样?」穿好之后,我来到之前的房间问到。

    「嗯!还好能穿!」表姐好像没有注意到我是真空的,点点头说到。

    「那就好!」我也笑着对錶姐说,说话间,表姐请来的另外三位伴娘来了,

    我和她们一一打过招呼,她们看我的眼神很正常,好像没有注意到我是真空的一

    样,等着迎亲队伍的到来。

    时间已经八点,表姐夫的迎亲队伍到了,在经过一系列的玩闹之后,迎亲队

    伍终于出发了。

    表姐夫带着表姐走出房子,我们和伴郎走在后面,伴郎的眼神总是往我们这

    看过来,而且主要都是在看我。

    迎亲车队很特别,一共五辆双人自行车,姐夫与表姐一辆,我们和伴郎两人

    一辆,骑车去婚礼现场。

    「骑自行车!」看着自行车,我有些尴尬了,因为我裡面是真空的,一骑车,

    被风一吹肯定会被人看光的。

    「哎!没办法了!」我有些无奈的想着,找了辆靠后的自行车,跨步坐了上

    去。

    「出发!」随着司仪一声令下,车队开始出发了,我坐上后座,跟着他们一

    起骑去。

    「嗯哼!阴蒂痒起来了!」这辆自行车的坐垫并不大,我骑上去之后,前面

    那个小头竟然挤开了我的阴脣,随着我骑车的动作,摩擦着我的阴蒂。

    「好痒!哼嗯!」阴蒂的瘙痒,使我难受至极,我低头一看,裙襬被吹的随

    风飘荡,从前面可以自己看到我那喊着自行车坐垫的小穴。

    「哼~坐垫被打溼了,好滑啊!」我骑着车,双腿摆动不停的摩擦着阴蒂,

    快感一下就涌了上来,淫水流个不停。

    「嗯哼!不会被拍进mv裡面吧!摄影师肯定看到了!」看着刚刚从身边经

    过的摄影车,我红着脸低头想到。

    「美女,你没事吧?」前面的伴郎,从自行车后视镜裡,看到我红着脸,双

    眼有些迷离的样子,开口问到。

    「没,没事!」我赶紧摇摇头说着,心裡却想到「你回过头看看就知道我有

    没有事了啊!好像要啊!」。

    骑自行车都能骑得浴火高涨,也是没谁了,在路上骑了大概半个小时,摄

    影师来来回回从我身边经过四五次,我也被坐垫弄得快要高潮了。

    「啊!」就在快要到男方家的时候,路上有一节台阶,自行车从台阶上行过,

    突然的落差使我身体一下压了下去。

    阴蒂与坐垫撞在了一起,强烈的刺痛与爽快感瞬间就涌了上来,我在去参加

    婚礼的路上高潮了,淫水不停的往外冒,流的两条腿上全都是,整个人无力的趴

    在车把上。

    「美女怎么了?」前面的伴郎疑惑的问到。

    「刚刚下来的时候,屁股撞痛了!」我红着脸说到。

    「哦哦!我们到了!」说着,自行车车速慢了下来,不一会儿便停在了表姐

    夫家门口。

    我小心的下了自行车,迈着发软的双腿跟了上去,却没注意到我硬起来的乳

    头,正高高顶起了胸前的衣服。

    「不应该是看新娘新郎么?我怎么感觉都在看我?」一路走过来,我可以感

    觉到,大部分的人都在看我。

    「要死了!这么明显!」我低下头看了一眼,这才知道,原来是乳头暴露了

    我,现在大家都知道我没穿胸罩了,我不由的脸红了红,也不知道是羞得还是兴

    奋得。

    在经过一系列的婚礼流程,吃过喜宴,到送新郎新娘入洞房,硬是耗到了下

    午四点.

    这一天我都在宾客的视奸中度过,那火热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中间好几

    次我都想见手伸进裙底去挖小穴,还好是忍住了。

    眼看将新郎新娘送进洞房,一天就结束了,刚退出洞房,我还奇怪怎么都不

    闹洞房的,司仪却突然说到。

    「各位来宾,相信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就到了闹伴娘的时候了,大

    家加油吧!」司仪拿着话筒笑着说到。

    听到这我才知道,原来不是没有闹洞房,而是在这裡变成了闹伴娘,我顿时

    就呆住了。

    「你,你们想干嘛!」看着一群人向我围了过来,我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退

    说到。

    「美女不要怕嘛!我们来玩一玩!」其中一人轻佻的说到,眼神肆无忌惮的

    打量着我。

    「不玩,我要走了!」说着,我就要往外走去,却被他们挡了回来,有人还

    趁机捏了捏我的乳房。

    「那可不行,都说了闹伴娘了,不玩怎么行呢?」又有一人开口说到。

    「玩,玩什么!」我抱着胸,警惕的问到。

    「我们也不难为你,只要你能在我们的干扰下,一次性把这瓶水都喝了,我

    们就让你走!」他们明显是商量好的,刚说完其中一人就拿过来一瓶两升装的矿

    泉水。

    「你们不骗人吧!」我看了看水瓶,不相信他们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特别

    是有人在动手动脚的情况下。

    「放心,喝的时候可以停顿休息,但嘴巴不能离开水瓶,你能喝完,我们就

    让你走!」拿水过来的那人拍拍胸脯说到。

    「你们要说话算数!」我看看不答应也没办法,只好走上前拿起水瓶。

    「咕咚咕咚!」我拿起水瓶,用嘴对着瓶口,双手抱着水瓶,仰着头开始喝

    水。

    「呜~咕咚~」喝了两口,突然一隻大手抓着我的乳房开始摸,我不安的扭

    了扭身子。

    「嗯哼!赶紧喝完就好了!不管他们!」心想两升水应该是很好解决的,也

    就不再管他们,先让他们佔便宜好了。

    「咕咚~好胀~嗯哼!」才喝了三分之一,肚子就传来了涨涨的感觉,而且

    在我身上游走的手又了起来。

    现在的情况是,我双手抱着水瓶,仰着头喝水,一群男人围着我上下其手,

    而我一边喝着水,一边被摸得,不安的扭着身子。

    「果然是没穿内衣,摸着真爽!」

    「屁股好圆啊!」

    「我还没摸她,她乳头就已经是硬的了。」

    「还别说,这骚货大腿上全是水,估计早就想要了!」

    「呜呜~咕咚~」听着他们的话语,突然感觉身上一凉,衣服从身上滑过的

    感觉传来,我知道,我的衣服肯定被他们给想办法脱掉了,可看了看就剩下一半

    的水,我决定再坚持一下。

    「呜呜呜~」突然,我那两个早已硬起来的乳头,不知道被他们用什么东西

    夹了起来,痛的我甩了两下,却传来(铃铃铃)的响声。

    「哈哈!这铃铛好玩!」

    「甩的好!在甩两下给我们看看!」

    「呜~呜呜~」突然,一隻手探入了我的胯下,用手指摩擦起我的小穴,吓

    得我一下夹紧双腿,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哇!她下面好溼啊!」

    「这么骚!难怪连内衣都不穿!」

    「我受不了了!真想干她!」

    「诶诶!别乱来!玩玩可以,别闹大了!」

    「就是就是!别弄得大家都没得玩!」

    「额!噗!咳咳~嗯啊!」一下子,一堆的手摸了上来,在大庭广众之下,

    被人这么玩弄,比上一次装作被催眠更加的刺激。

    再加上身上被爱抚的快感,我忍不住呻吟了出来,一不小心就呛到了,一口

    水喷了出来,水瓶掉在地上,捂着嘴巴不停的咳嗽。

    「哦哦哦!掉了掉了!」

    「哈哈!大家来玩哦!」

    「来来来!把她抬起来!」

    在众人兴奋的叫声中,我被人们抬了起来,举的高高的,往外面抬去。

    「铃铃铃!啊!你们干嘛!」我挣扎着扭动身体,却带起夹着乳头的铃铛发

    出一阵阵脆响。

    「带你去玩!」

    「放心!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就是玩一玩!」

    他们将我抬到一张大桌子上,我被他们呈大字型放到桌上,手脚被绑在桌腿

    上,一桶黑黑的煳状物就放在桌子上。

    「啊!什么东西!」只见他们一个个拿着刷子,从桶裡沾着黑黑的煳往我身

    上涂,我挣扎着叫到。

    「好东西!等下你就知道了!」

    「嘿嘿嘿!」

    「嗯哼!不要!哼~那裡不可以的!」脸上,乳房,手脚,身体正面被涂满

    了黑黑的粘液,这时他们正拿着刷子往我的小穴裡涂,我被刷子弄得浑身发软,

    只能摇着头喊到。

    「好了!大家上吧!」忽然有个人喊到,紧接着一群人脱了上衣,一下趴了

    过来,用舌头舔着我的身体.

    「呃~啊~嗯哼~哼~」一堆溼滑的舌头在我身体上游走,重点关注着我的

    两个玉乳和小穴,吸吮产生的快感使我忘记了现在的处境,忘我呻吟着。

    「好爽!真甜啊!」

    「这奶子正他妈大!」

    「骚逼也不错,水不是一般的。」

    「额啊~啊~」随着一声高昂的娇喘,我被他们的舌头舔到了高潮,身子一

    下弓了起来,淫水不停的喷出,期间还伴随着尿液,浑身抽搐的躺在桌子上。

    「受不了了!先射一个!」随着我的高潮,场面开始有点失控,原本还有一

    些女子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会儿也被吓得跑了,一个个男子围着我脱下了

    裤子,掏出了早已变得狰狞的肉棒。

    「呼哧~呼哧~吼!」随着一身怒吼,第一股浓厚的精液被射了出来,在我

    的身体上绽放出一朵洁白的花儿,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时间已经不知道过了久,太阳已经开始下山,我双眼无神的躺在桌子上,

    浑身上下全都是精液,身边的男人早就已经走到差不了,就剩下一两个还在坚

    持战斗着。

    随着最后一堆精液射在我脸上,这荒唐的婚礼算是结束了,只留下被精液淹

    没的我。

    「这位妹妹!你还好吧!」过了一会儿,另外三位伴娘朝我走了过来,看着

    满身精液的我问到。

    「咳咳!谢谢!还好,好歹没被强姦!」另外三位伴娘也是衣衫不整的站在

    我面前,在她们帮我解开绳子后,我咳出嘴裡的精液,无力的看着她们说到。

    「我们也好不到哪去!」其中一名说着,掀开了已经破破烂烂的裙子,露出

    正在流着精液的小穴。

    「怎么会这样?当伴娘这么危险的么?」我十分惊讶的问到。

    「你?不知道?刘老闆没和你说?你不是他请来的?」其中一人用不确定的

    语气问到。

    「说什么?我是我表姐让我来当伴娘的啊!」我疑惑的问到。

    「妹子,你这是被坑了啊!他们村以前就有闹伴娘的习俗,只不过以前没有

    这么疯,而最近几次因为他们村要拆迁,一夜暴富,一个个都疯了,每一次都把

    伴娘弄得没法见人,所以现在都是花钱请人做伴娘!」她们三个对视一眼,其中

    一人苦笑着说到。

    「啊!怎么会这样?我表姐没跟我说过啊!」我惊讶的说到。

    「你表姐不是本地人吧!估计也是被闷在鼓裡,不然不会坑自己表妹的!」

    那位伴娘扯了扯嘴角说到。

    「我说我表姐夫怎么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原来是这样!那我表姐嫁给他以后

    不是会很不好!」三位伴娘的话,再加上表姐夫看我的时候流露出的一丝愧疚感,

    我终于恍然大悟,不禁说到。

    「那倒不会,他们人是还不错的,就是就是闹伴娘这点,估计有钱了就膨胀

    了吧!」其中一人摇摇头说到。

    「你感觉怎么样?可以的话我们就先走咯!拜拜!」三位伴娘互相看了看,

    跟我打了个招呼,随便整理了一下衣服,捂着小腹走了。

    我费劲的从桌子上下来,摘下乳头上的夹子,抽出旁边桌子上的桌布,随意

    擦了擦脸上和头髮上,和身上的精液,找回之前被脱掉的裙子,发现肩带被剪断

    了,随意打了个结穿上。

    走到路上,在行人古怪的目光中,拦下一辆出租车,回到了表姐家的出租屋,

    到地方才想起身上没有钱.

    「师傅,我忘带钱了!」我有点尴尬的说到。

    「那怎么办!」司机师傅也无语了。

    「要不我去拿?」我试着问到。

    「那不行,你要是跑了不给钱怎么办!」司机师傅摇摇头说到。

    「那!那你看这样行不,反正刚刚过来路也不远.我!我给你摸一下就当是

    付了车费了你看行么?!」我破罐子破摔的想着,反正今天都这样了,也不在乎

    这一下了,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额!这是你说的啊!可不是我强迫你的!」司机师傅估计也是第一次碰到

    这种情况,明显愣了一下,赶紧答应我。

    「只能摸啊!」我解开之前打的结,露出两个玉乳说到。

    「咕咚!好好!」司机师傅嚥了口口水说到。

    我坐在副驾驶坐上,将两个玉乳靠近驾驶证的铁栏,司机师傅的手从铁栏的

    窗口伸了过来,抓着我的玉乳就开始玩弄。

    「嗯哼!好了么?」我被捏的小穴又开始流淫水了,阴蒂痒痒的难受,忍不

    住开口问到。

    「再一下就好!」司机师傅捏着我的乳头,将我往铁栏的缝隙拉去,乳头的

    疼痛使我只能往铁栏靠上去。

    「嗯哼!啊!好痛!你干嘛啊!」正当我被捏的舒服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两

    个乳头一痛,不由得叫到。

    「嘿嘿嘿!送上门的骚货不干白不干!」司机师傅趁我不注意,将我穿过铁

    栏缝隙的乳头用绳子绑在了一起,然后用力拉了拉绳子,淫笑到。

    「你不守信用!啊!」因为姿势的关心,我这会儿正跪在副驾驶做上,上半

    身趴在铁栏上,因为乳头被绑的所以动弹不得。

    「嘿嘿!跟你这些骚货讲什么信用!」司机师傅说话间,又发动了车子,转

    了个弯开进了一个小衚衕裡.

    「嗯哼!不要!」司机下了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摸着我的屁股。

    「什么不要啊!身上一股子的精液味,上车的时候老子就闻到了!」司机拍

    打着我的屁股说到。

    「嗯哼!啊!好大!」司机迫不及待的扶着我的腰,解开裤腰带,将他那粗

    大狰狞的肉棒插进了我的小穴。

    「骚货真他妈紧!操死你!呼呼!」司机的肉棒在我小穴裡不停的凑插着,

    嘴裡还不住地淫骂道。

    「嗯啊!不要!嗯哼!我不嗯!是骚货!啊!」小穴的冲击与乳头拉扯的疼

    痛,刺激着我的神经,我不停的叫着。

    「乾死你!公交车还有理了!」司机用力的抽插着。

    「呜呜!啊!」知道是跑不了,只好享受被强姦的快感了,我也不在反抗,

    忘我的呻吟起来。

    司机抽插了十几分锺,终于射了出来,而我早就高潮过两次了,副驾驶座上

    一片狼藉。

    小穴被灌满精液的我被司机搬下车,随意的丢在牆角,他开着车离开了。

    我休息了一会儿,将衣服带子重新绑好,费劲的扶着牆起来,夹着一小穴的

    精液,回到了表姐家。

    这时候的阿姨,已经知道了婚礼上发生的事,看着那愧疚的眼神,我也没有

    说什么,无力的回到房间,甚至都没有洗澡,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未完待续……

    师师之(28)表姐的伴娘

    - 肉肉屋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