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须臾(双性)(H) 作者:咩了个喵

      意的小嫩穴肏得穴口红肿充血,阴唇一时间都不能完全合上,以至于时谨的肉棒一抽出,穴里头的精液和淫水都争相涌出,溅了满地。

    两个月之后,洛城沈家又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沈家家主沈慕和沈浅笙叔侄两个竟同一天嫁给沈家的新姑爷时谨。多少男子在家里暗自眼红,那时谨区区一个穷书生,竟在几个月之内把沈家三个漂漂亮亮的哥儿全都收入囊中,连沈慕这个被人暗地里笑话万年不开花的老铁树都被他给收服了,莫不是这书生学了什么妖术不成?

    时谨哪里会什么妖术,他只是没想到,林意和沈星河都被他睡了那么多次,先中招的竟然会是沈慕。

    大夫不过是前来复诊而已,却给沈慕带了来这么大的惊吓加惊喜,他一个人默默思索了半天脑子里还是一团乱,慌张之下便让人去找了时谨来。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之中,或许是因为两人关系的转变,沈慕一看见时谨的身影,便红了眼。他垂下眼睑,整个人看上去脆弱又无助:“大夫说我有了。”

    时谨一时没转过来,张口一句有什么就要问出来,却在脱口而出的时候默默咽了下去,诧异的望向沈慕的肚子,接着上前两步伸手摸了摸,不确定的看向沈慕,“你是说这里……有了我们的宝宝?”

    沈慕点点头,时谨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你想留下这个孩子吗?”

    一句话就让沈慕一团乱的脑子冷静下来,他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这是他第一个孩子,也有可能是最后一个,他对时谨的情感很复杂,这个男人霸道的强占了他的身体,却又给了他从未有过的快乐和依赖感,上次他就默认了两人荒唐的关系,突然又有了这个宝宝……

    “你若是待我和宝宝不好,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在他陷入深思的时候,时谨默默守在一旁等他做出选择,他这番狠话一出,很快便明了其中的深意,时谨坐到床边搂着沈慕的肩,让他靠着自己,一手拉起他的手贴在唇边,柔声道:“先生放心,这一世我必定会好好爱你和我们的宝宝。”

    沈慕软软靠着时谨的颈窝,嘴角绽放了一抹柔和的笑,此刻的他不再是那个铁血的沈家东家,只是跟每个怀了宝宝的哥儿一样,心里又忐忑又期待。

    由于沈慕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名不正言不顺的出生,往后落了个野种的名声,便决定时谨早日完婚,与沈浅笙一同嫁与时谨。

    两人的事就算定下了,因为沈慕在沈家不可动摇的地位,宣布婚事的时候,在场没有一个人反对的,沈家的一些族亲早就盼着他嫁人,就算嫁的是沈星河的夫婿,最多也就被人说两句。要知道沈慕已经是个三十多岁的哥儿了,洛城背地里说他闲话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什么难听的话没有的。而沈浅笙两兄弟因为沈慕在他们心中不可动摇的地位,加上时谨的身体力行下,认为有个人能帮忙分担夫君的索求也不是件坏事,这个人如果是他们一直孤身一人的小叔,那就更好了。

    时隔不过两个月,沈府又忙忙碌碌起来,随处可见大红色喜字,因为婚前不能见面的习俗,三位新人早早就被分开来。当然时谨晚上偷偷摸摸的摸到两人房中做坏事那是没人知道的。因为沈慕有孕在身,所以时谨这一个月里晚上在他那里歇得多,孕夫一般都比较敏感脆弱,有最亲密的人 陪着心情也开朗爽快些。

    第17章 再新婚洞房夜

    这次大婚,沈慕这个一家之主都坐上了花轿,主事的事当然就落到了沈星河头上,他在家里脚不沾地的忙着给自己的夫君娶亲,一娶还娶俩,心里别扭得很,但想到昨儿夜里时谨的事物埋在他体内,强有力的占有着他最私密的地方,性器甚至还插进了身后的菊穴,下半身的两张小嘴到现在还是红肿发热的,总感觉有什么又粗又硬的东西插在里头。沈星河又舒了口气,还是让夫君多娶几个的好,虽然他也想独占时谨,但无奈战斗力太弱,根本吃不消啊。

    婚礼的流程几乎跟上次差不多,就是来的宾客对时谨的态度多了几分热情,还有些男客人话里话外都暗示着时谨向他讨教是怎么把到沈家这三个出了名难搞的哥儿的,弄得时谨哭笑不得。其实哪有什么难搞的呢,还不过是因为没感觉,时谨对沈家三个哥儿来说都是特别的那个,所以格外的好追。

    晚上时谨先去的沈慕那儿,走完流程一干人等都出去后,时谨先是安安静静的亲了人一顿,许是气氛太好,沈慕今晚异常的柔顺,乖乖抓着时谨胸前的衣物任时谨入侵到他嘴里。

    怀孕初期不能行房,时谨也没敢做什么,就把人脱光了抱怀里亲亲摸摸的,沈慕白嫩嫩的大腿和屁股被他啜了好多斑斑点点的草莓印子,直把小小慕和柔软的嫩穴欺负得哭出来才罢休。

    累了一天又泄了一次身的沈慕很快就睡着了,时谨给他掩好被子,亲了亲他最近被养出了点肉的脸颊,便去了另一个洞房,刚刚沈慕是爽了出来,他可是只能看不能吃的憋着的,就等着待会展现一下男人风范呢。

    这边的沈浅笙也在紧张的等着,虽说他和时谨该做的不该做的全都做了好多遍,时谨的那根东西甚至在前段时间跟他亲热的时候忍不住肏进了他的后穴里,但对他们哥儿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前边小穴里的那层禁忌的薄膜,而时谨始终克制着没有进入到他的前穴里头。

    现在他如愿以偿的嫁给了时谨,今晚上终于能让时谨进入他身体最为隐秘的地方,彻彻底底成为时谨的人,他心里的期待完全大过害怕,因为他已经体会过水乳交融的愉快感觉了,现在能彻底被情郎占有,哪里还会退缩。

    等二人喝过合欢酒,婚房里的人退得干净,两人视线相撞,便自然而然的亲到了一起。沈浅笙的双手挂在时谨脖子上,配合着他压下来的姿势倒在床上,等两人气喘吁吁的分开时,唇与唇之间还连着色情的银丝。

    时谨的手正解着沈浅笙礼服的腰带往里伸,就被他按住了手,他诧异的看下底下的人,而沈浅笙责通红着耳根,目光软软的垂下,几乎是用气音说:“我、我想自己来。”

    没料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时谨消化后就如善从流的收回手翻身躺在床上,昏暗的光晕照着他的双眼温柔又深情,让还有些踌躇沈浅笙一下就忘了羞涩,只想把自己全部都献祭给眼前的男人。

    他直起身来,两腿分开跪在时谨腰腹两侧,面对着时谨宽衣解带,有意的去撩拨他,动作虽然生疏,却带着别样青涩的诱惑。沈浅笙之前在街上碰到了一个相识的哥儿,那人是给人做小妾的,听人说他因为床上功夫特别好所以在府中颇受宠爱,沈浅笙一个大家公子硬是丢下矜持跟人讨教。那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