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须臾(双性)(H) 作者:咩了个喵

      结果追着追着就觉得不对劲了,见时谨进了他哥哥的卧房,哥哥的小侍还守在门外,沈星河咬着发白的唇,一转身从另外一边翻了进去。

    沈浅笙卧房的另外一边是一片小树林,很少会有人涉足这里。倒是他们兄弟俩小时候常常躲到这里来玩儿。

    他偷摸的把窗户稍稍拉开一点往里看去,就见他哥哥坐在时谨腿上,两人正抱在一起亲得难分难舍,然后他哥哥低声说了句什么,然后解了腰带,拉着时谨的手伸进裤子里面……

    被时谨按着头亲了一会,沈浅笙哪里还记得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只知道身体里火烧火燎的,身下那个地方也变得湿湿的,整个人都不对劲起来。

    那次抚慰之后时谨又给他弄了两次,让他对那畅快的感觉食之味髓,这会子花穴泛滥了,只想时谨再帮他止止水,“谨郎,我下边儿又出水了,你给我弄弄吧!”

    时谨瞅瞅他胯下顶起的一小块,颠了颠腿,“笙儿还真是只小淫猫啊,花穴都还没被肏破呢你就春水泛滥了,要是真的给你破了身,我还不得死在你身上啊!”

    沈浅笙穴里痒得厉害,没心思回应时谨的调笑,他解开腰带散了衣服,抓着时谨的手就往裤子里送,急得声音都带上了哭腔:“你快帮我弄弄,里头痒得厉害,快插插我的穴……”

    指尖刚触到水嫩的花瓣,就被饥渴的收缩翕动的穴口给吸进去了,时谨却并不进去,手指在花穴外头按压几下,夹着沏着水光的花核揉捏。

    沈浅笙两股颤颤,温热的汁水喷涌而出,他扒着时谨的肩头,仰着头失声尖叫:“啊哈……好舒服,谨郎的手指,唔……揉得花穴好舒服……”

    松开被揉得肿起来花蒂,时谨翻转手掌整个盖住湿淋淋的花穴揉搓,他的掌心长着几个茧子,粗砺的茧子磨过水嫩的花唇和阴蒂,摩擦过的地方都阵阵发热发胀。

    “啊……我、我是不是尿了,谨郎,好多水,花穴被揉出了好多水,谨郎,再摸摸,嗯啊……”

    屋内气氛正热烈得很,窗边的沈星河想被定住了一般,看着他的哥哥扭腰让人摸他的花穴,嘴里喊着荒唐放荡的话,哪里还有平日里的半分矜持和冷淡。

    明明是那般淫乱的画面,沈星河明明应该去制止他哥哥,或者默不作声的离开这里,可他的腿就是迈不开,视线也一错不错的定在时谨隐没在沈浅笙裤子里的手上。他看着他手在裤子里来回的动,他的哥哥便随着那动作叫着不堪的荒唐话,脸上浸染着情欲的红,腿间的花穴也不由的缩紧,里头的甬道阵阵发热。

    柔嫩的蜜穴被手指揉得泥泞不堪,穴里更是像发了洪灾一般汁水澎湃。时谨干脆脱了沈浅笙的裤子,双腿稍稍分开让他的悬空,免得沈浅笙的汁水滴到衣服上,“笙儿的穴可真是骚透了,看这水多的,要是弄湿了我的衣衫,走出去还不知道有多少野男人闻着骚味儿找来喝你的骚水呢!”

    沈浅笙紧紧抱着时谨的脖子,扭着屁股去蹭时谨的手,混沌脑子根本分辨不出时谨的意思,只想让他好好疼爱自己的瘙痒的穴,“啊……不要别人,不流水了,骚穴不要流水了,谨郎帮帮我,嗯啊……帮我堵住骚穴,不让骚穴流水了……帮帮我……”

    “这就帮你堵上,乖宝贝,把胸挺起来些,我想尝尝你的奶头。”三根手指哧的送进湿软的蜜穴,时谨转头又打上了沈浅笙那对酥乳的主意。

    沈浅笙挺着单薄的胸膛把乳尖送到他嘴边,时谨张着嘴,把他浅浅的乳晕连同奶头整个的吸进嘴里狠狠吮吸,一手继续插弄花穴,一手摸上来拉扯着另一边的奶头,又急又快的搓揉。

    一对嫩乳被他这样粗暴的对待,很快就变得红肿一片,两颗红樱胀得发疼,胸前的疼痛和花穴的欢愉一同涌上来,沈浅笙还插着手指的穴道痉挛着到达了高潮,淫荡的汁液淅淅沥沥的喷了一地。

    等他喷完春水,时谨压着人在榻上玩了一会儿奶子,才给沈浅笙清理了一下,帮他换了新的内衫。

    沈浅笙乖乖坐着让时谨给他套衣衫,忍不住伸手包住时谨下腹顶起的地方,羞答答的问他:“谨哥哥,我也帮你弄一下吧!”

    时谨忙捉住他的手拉开,脸上满是隐忍无奈,“宝贝你可别招我了,我得回去了,再待下去我怕是都不想走了。”

    两人依依惜别,外面的沈星河却潮红着脸,他把屋里两人亲热的事从头看到尾。时谨脱了他哥哥的裤子把手指插进那个地方,还把哥哥的乳头吃进嘴里,太过淫荡的画面冲击着他纯洁的心灵。

    羞耻至极的他却不由自主的带入到他哥哥身上,把骑在时谨腿上,被他插穴吃奶的人想象成自己,青涩的身体变得滚烫,身下的花穴极速的收缩蠕动,竟然在他哥哥潮喷的时候跟着一起喷湿了裤子!

    沈星河又惊又惧又羞,痴痴得看了眼在跟他哥哥亲昵的时谨,悄悄离开了这里。

    第9章 坐享齐人之福

    新年过后,时谨生活回归平静,因为州试在即,他没有再去学院,而是在家温书。林意也没再去上工,而是小了点小手工活在家里做,所以时谨倒是过上了仙人般的日子,整日整日的把肉棒插在林意的水穴里让他吃着,他自己抱着书看,看累了就插插他爹爹的嫩穴解解乏,惬意得很。

    这日,沈慕突然派人来请他,时谨很是疑惑,但还是换了衣衫前去。

    被人带到沈慕的书房,沈慕正在给一幅画题字,时谨没扰他,安静的等着。

    “你觉得我这字提得如何?”没多大一会儿沈慕放下笔,头也不抬的问到。

    书房里没别人,这话自然是问时谨的。时谨上前一步细细打量沈慕的题字,字体娟秀中带着果断,很是漂亮,衷心赞叹到:“握笔游龙,一气呵成,先生的字愈发的精进了!”

    时谨又夸了他好一番,见沈慕似在出神,便又叫了他一声:“先生?”

    沈慕看向他突然说:“星河说他喜欢你,你可知道?”

    “星河喜欢我?”时谨错愕,下意识的重复沈慕的话。

    沈慕没再多说,直接切入正题:“我知道你跟笙儿情投意合,之前我想如果你来提亲的话,我会同意让笙儿嫁给你的。但如今星河说他也喜欢你,你要知道,星河是沈家的继承人,我原本是打算替他招个夫婿入赘的。”

    听他说到这里,时谨忙正色到:“我知自己身份低微配不上星河公子,星河公子年纪还小,只是一时糊涂,若是认识了更多的洛城才俊,定会找到良配的。”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所以准备了洛城合适的男子画像想给他看,他全都给烧了,现在还闹脾气在屋里不肯吃饭。”

    时谨正想着怎么回答才不唐突,沈慕便接着道:“找你来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