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须臾(双性)(H) 作者:咩了个喵

      了一会,等花穴激动的吐出更多的淫液,立马插进了两根手指,小心的在里头扩张。

    “啊……”突然入侵到身体里的东西让林意瞪大了眼睛,穴口紧缩,紧紧攀着时谨的身体,“啊哈……慢、慢点,啊……好奇怪……”

    时谨只是匆匆给他扩张了下,手指在温热的穴道里又湿又软,里头的甬道还紧紧夹着手指不放,美好的感觉让他的肉棒跳了跳,迫不及待的想插进花穴里。

    他扶着肉棒抵在穴口,亲着林意的下巴说:“爹爹,我要进去了。”

    林意还是害怕,又热又硬的肉棍子抵在他的穴口,马上就会破开他的花穴进到他身体里面,紧迫的气氛让他不由得屏住呼吸,心里暗暗的期待着,“谨儿,你、你轻点,听说第一次疼得很,爹爹没经历过,你温柔些。”

    他声音很小,时谨却准确的捕捉到了重点,他正准备冲进去的动作停了下来,“没经历过?爹爹你不是成亲了吗?”

    他语气里满满是疑惑,显然是不敢相信,他从没想过林意还是处子之身。

    林意老脸一红,三十几岁的人了,被问到这种事还是很青涩的少年人一样?“是、是成亲了,但洞房那晚你小叔喝醉了,然后第二天就出远门办事去了,一直都没有回来,听你阿父说好像出了意外……”

    “爹爹,你可真是个大宝贝!”时谨没想到还有这等意外之喜,激动的亲亲林意的脸蛋,又提着腰准备插进他的花穴里,只是这次动作里多了几分小心,“爹爹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我会很温柔的。”

    说着便持着肉棒一点点破开他的花穴,因为花穴分泌了许多的汁水,穴道里头又湿又软,肉棒进入得很顺利,等肉棒的顶端碰到阻碍无法继续了,时谨看着林意皱起的眉头,咬咬牙狠下心来,提劲狠狠一撞,粗长的肉棒整根没入花穴里头。

    “嗯啊……”林意的叫声中多了几分凄厉,脸上的血色褪去瞬间变得惨白,他紧紧攀附在时谨身上,穴口缩紧咬得时谨都有些疼了。

    见他疼得厉害,时谨埋在花穴里的肉棒虽然舒爽得很,却不敢乱动,一边隐忍喘息一边抚摸着林意的腰侧,等感觉咬着自己器物的小穴不那么紧绷了,才浅浅的抽出性器,又重重的撞进去。

    “啊……别、别动,谨儿,爹爹好疼,那儿坏了,花穴被谨儿插坏了,好疼!”

    林意哭喊着,眼泪这才滚滚落下,抱着时谨的脖子委屈的喊疼。

    时谨动作没停,依旧浅浅的在穴里抽插顶弄,林意虽然嘴上喊着疼,顶着时谨小腹的小阳根和穴里的争相蠕动的软肉可都在诉说着爽快。

    他的动作愈发的大了,从穴里抽身出来,又凶狠的撞回去,一次又一次撞开柔软的甬道,撞到花穴深处。

    林意被他撞得穴里酸软不已,一双长腿都勾不住时谨的腰,掉落在两边,大敞着腿任由时谨挥动着粗长的性器侵犯他狭窄的穴道。

    第6章 被肏爽了的爹爹,花穴被肉棒插得爽上天

    “舒服吗,爹爹?”时谨发了狠的冲撞水淋淋的花穴,深色的肉棒快速的在穴里进出,带出大量的淫水和掺杂在里头的红色血丝。

    他的小穴里头真是太舒服了,软绵的甬道像是有意识一般的蠕动收缩着,在他抽出时拼命的吮吸挽留,插进去时又热烈的抽动欢迎。

    林意被插得意识都不清醒了,脑子里只剩下那根在自己身体里进进出出的火热凶器。粗大的肉棒把他小小的花穴插得满满当当的,空虚了许久的身体被填满,体内积压多年的欲望全都涌上来,让他只想放声尖叫,让那肉棒撞得再用力一点,插得再深一点。

    “啊……舒服,谨儿插得爹爹好舒服,好深……”他失神的叫着,双腿分得更开,让时谨更加方便在他体内冲撞,摇摆着腰肢配合他的抽插,好让肉棒撞到让他爽快的地方,“那里,啊……好谨儿,再深一点,嗯啊……爹爹要死了,要被谨儿插死了……”

    林意被肏得发骚了,时谨的动作也越来越快,结实的下腹一下下的撞击着林意白嫩的屁股,啪啪啪的撞击声在这间小房子里环绕着。他穴里的水也越积越多,时谨摆臀撞进去的时候,肉棒挤开淫水的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传进两人的耳朵里。

    “爹爹的花穴可真骚,第一次被插就出了这么多水。”时谨伸手摸了把他被撞得艳红的花穴,摸了满手的淫水给他抹到那双嫩乳上,“爹爹听听,你下边这张小嘴可是饿狠了,儿子要是早知道爹爹的小花这般馋得紧,早就喂它吃上儿子的肉棒几百回了,你说你该不该罚?”

    花穴肆意的流着汁水,林意脚趾都蜷缩起来,两人结合的地方湿得一塌糊涂,肉棒的顶端直直的往花心撞,巨大的快感袭来,让他混乱的脑子更是一片空白,嘴里胡乱说些淫乱的话:“该罚,爹爹该罚,啊……谨儿别生气,就罚爹爹的骚穴给谨儿插,把爹爹插坏了也没关系,啊哈……”

    林意的花穴本就窄小,穴道吃着时谨的性器兴奋的痉挛着,时谨抽插的动作又快又急,没几下他的花穴就抽搐着潮喷了,前头的性器跟着吐了几股精液出来。

    时谨本就快要射精了,被他高潮时的花穴紧紧一绞,一挺腰就在他爹爹的处子穴射出了他的处男精。这次射精持续了许久,量足得很,等他皱着俊眉射完,林意竟然被他射得花穴又潮吹了一次,精液和汁水混杂着挤出来,更多的则被堵在花穴里头,把他的小腹撑得隆起一小块。

    两人抱在一起休息,没多久回过劲来,时谨又插进林意的花腔里了,扣着他的腰猛烈的冲撞。

    林意则乖乖的抱着自己的腿弯,摆了让时谨肏得更尽兴的姿势让他侵犯。

    那天两人胡闹了半宿,第二天林意没能去上工,他的两瓣花瓣被插得肿痛不已,双腿也因为敞开的姿势保持太久而合不拢,更别提根本就没有力气下床了。

    正在林意的穴里插得兴起,见他皱眉喘息着似乎在想些什么,时谨掰着他的腿,沉下腰对准了花穴里熟悉的地方狠狠撞去,不满的咬了口林意的乳头,“爹爹竟然还有空想别的,看来是谨儿不够努力啊。”

    时谨这一下可是一点都没留情,粗长的性器撞到了花腔里的宫口,亀头差点整个挤进那窄小的内腔里头。

    这一下撞得林意又疼又爽,攀着时谨的肩连连告饶,“啊……谨儿的肉棒是不是又大了,爹爹的花穴都吃不下了,啊唔……要把爹爹撑坏了……”

    这倒不是他有心哄时谨开心,时谨第一次破他身的时候年纪小,物件却不小,这几年还不间断的长大,所以近段时间来林意总是忧虑时谨的欲根那般大了,还总是日日都要插他的穴,会不会把穴插松了,没以前那般紧致。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