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须臾(双性)(H) 作者:咩了个喵

      《须臾(双性、总攻np)》作者:咩了个喵

    文案:

    原创  男男  古代  高h  正剧  腹黑攻  美人受

    时谨有一个温柔勾人的爹爹,有一个乖巧体贴的小情人,本来只想好好努力把自己的小情人娶回家三个人恩恩爱爱,谁知道小情人的小叔和小弟纷纷都不让他如愿,嗯,不乖的人拖上床操一顿就好了,如果还不乖,那就继续操……

    第1章 小情人主动求插

    洛城初冬的寒潮来得突然,不过一夜之间整个洛城就被白雪覆盖,人人都裹上了棉服,个个都缩手缩脚的冻得瑟瑟发抖。

    时谨拢了拢身上的棉衣,身上的冬衣穿了蛮长时间了,材质也不是很好,保暖效果虽然一般,但他身体好也不怕冷,这样的天儿身体也是暖烘烘的。

    他现在在洛城最负盛名洛云书院读书,过了乡试之后,书院的院士见他勤恳好学,给他免了学费让他在书院读书,虽然一些杂费和学习用的东西都得自己买,但已经是给他剩下了一大笔银钱了。时谨并不是洛城人士,因为儿时家乡遭了瘟疫,一大家子人只有时谨和他阿爹幸免于难,时爹爹无奈之下带着小时谨投奔了洛城沈家。

    沈家人也算仁义,借了空置的农家小院给他们父子二人住,还给时爹爹介绍了活计赚些银钱,时谨才安安稳稳长到这么大。

    说是读书,其实每天先生授课的时间不过两个时辰,剩下的时间都是学生自己安排。时谨今天因为有些事,下午的时候先生讲完课就直接离开书院了。

    他家住得比较偏僻,附近有棵很大的老槐树,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有人等在那里了,时谨快步走到那人跟前,见他冻得通红的鼻尖忙心疼的把人抱进怀里,“等很久了吗?天这么冷,你就不要出门了,让人来通知我一声改日再见面就好了!”

    被他抱在怀里的沈浅笙开心的倚进时谨怀里,眉眼弯弯的样子漂亮得紧,他抬头,眷恋的目光流连在时谨脸上,:“我才不呢,好不容易等到今天的,我给你做了双鞋,你快试试合不合脚!”

    时谨被他催促了几声,只得拉着人转到树的另一边,这棵古树至少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有一根树杈长得特别低,轻易就能坐上。时谨坐好了,又让沈浅笙坐到他腿上。沈浅笙是富贵人家娇生惯养长大的小公子,有些娇气的小毛病实属正常。时谨让他靠坐在怀里,抬起另一条腿,姿势别扭的脱了鞋子试穿他做的鞋子。

    沈浅笙弯下腰帮他穿好,端着时谨的脚前后捏了捏,皱着眉头紧张兮兮的问:“怎么样?”

    时谨动了几下脚,转头对沈浅笙点点头,换回自己的鞋子后把外衣解开,让沈浅笙靠进去,才抵着他的额头跟他腻乎,“嗯,很合脚很暖和,笙儿真贤惠!”

    说完在他额头上亲了口。

    沈浅笙被他夸得小脸红扑扑的,看着时谨的眼神满是痴恋,终于忍不住上前贴着时谨的唇,毫无章法的在他唇上啃咬。

    被他小动物啃食一般的亲吻逗得笑出声来,在沈浅笙恼羞成怒之前化被动为主动,一手托着他的后脑,把他冻得冰凉的嘴唇舔得热乎乎的,又勾着他的舌头缠绵了一会,直吻得沈浅笙嘴巴发酸直哼哼才松开。

    两人抱坐着靠在树上低喘,沈浅笙心里甜甜蜜蜜的,突然动动屁股,感觉到底下抵着他的硬硬的东西,眼睛都变得水润起来,他抿了下唇,藏在时谨衣服里的手攀上了他的脖子,直直的盯着时谨的眼睛,声音软软的带着寒意,“谨郎,你要了我吧。”

    时谨被他大胆的话吓了一跳,这片大陆被先祖们称为遗忘之地,意思是被神遗忘的地方,因为这几百年来,大陆上的双人和女人突然变得极难受孕,男性新生儿的数量更是骤减,随后朝廷为了鼓励生育和交配采取了很多措施,每个人从十四五岁开始就要了解床笫之事,对屋里私密的事也开放得多,但无媒苟合还是为人所不齿的。

    时谨拉下他的手亲了亲,又给他塞进自己的衣服里,柔声安抚着他:“笨蛋笙儿,我们不是说好了等我过了明天春的乡试,我就去沈家提亲的吗?我希望能在我们新婚夜的时候堂堂正正的跟你洞房,你明白吗?”

    沈浅笙知道时谨是为他好,若是让人发现他在成亲之前就被破了身,就算他们顺利成亲了,也会被人诟病。他还是有些不甘,咬着唇委委屈屈的跟时谨撒娇:“可是谨郎,我真的好喜欢你,好想跟你合为一体,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你那天亲了我之后,我夜里老是做梦,早上醒来裤子都脏脏的,身体也变得不对劲了,我好难受!我看书上说,这就是要,要……”

    他扭扭捏捏的说不出来那种羞人的话,低下头把脸贴着时谨的胸口翘着嘴不愿意说了。

    时谨瞧着他气鼓鼓的脸觉得有趣,把人往怀里紧了紧,坏心眼的逗他:“书上说要怎么样?是不是要把我这根东西插到你难受的小洞里去啊?”

    光说还不行,还色情的挺了挺腰,用已经竖起来了的性器撞击沈浅笙肉乎乎的屁股。

    沈浅笙被他弄得羞怒交加,虽然大着胆子说了那种话,到说到底他还是个没出世的少年,慌忙用手捂住时谨的嘴不让他说了,瞪着水水润润的眼睛骂他: “你、你坏蛋,欺负我,我不跟你好了!”

    见他羞得脸都要烧起来了,时谨见好就收,探手去摸沈浅笙下腹的性器,那处也是鼓鼓囊囊的,稍下处的地方还温温湿湿的,心底透亮的,问他:“是不是这里面痒?”

    沈浅笙也不躲,一动不动的让他摸到私处,听他问起又羞涩的点点头。

    “怪我。”前几天见面的时候时谨亲了他,谁知道沈浅笙回去就做春梦了。他亲昵的蹭着沈浅笙的脸颊,轻声道:“我先帮你止止痒,不破你的身可好?”

    等沈浅笙同意了,他就牵着他回家去了,这个地方虽然隐秘,但这天太冷了,显然不是做坏事的好地方。

    第2章 发春的小淫猫

    时谨家就在离古树不远的地方,是沈家借给他们父子二人住的,时谨时时刻刻都记着。长大后给人画画抄书,想着法子挣钱,终于凑足了钱,还了沈家这十几年来的租金,还把房子的地契买了下来,把剩下的钱和地契一股脑全都给了他阿爹。

    他阿爹白天在绣坊里上工,是沈家给他介绍的活计,时爹爹以前家里是开绣庄的,所以他的绣工很好,父子俩就靠着他的工钱过活。等时谨长大些能想法子挣钱了,家里要好得多,把院子重新修葺了一番,家具也慢慢的重新购置。时爹爹怕冷,时谨还把两人的屋子改建了热炕,天一冷就买了好多碳火回来给时爹爹暖被窝。

    到家之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