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姬【十九】索取(h)(还是比较丰满的第二

快穿之【百鬼志事】(甜文,肉,繁) 作者:青亘

      快穿之【百鬼志事】(甜文,肉,繁) 作者:青亘

    桥姬【十九】索取(h)(还是比较丰满的第二更)

    闵怜在反应过来後迅速的挣脱了良珩,她一个旋身落在他右侧,双眉紧蹙起来:

    「清醒一些!」

    良珩也不在意,径自伸手又去拉她。闵怜退了几回,终是忍不住他这行屍走肉的样子,狠狠地扇了他一耳光。

    「你知道你现在在做甚吗?!」

    良珩被打的偏过头去,闻言,只是冷笑:

    「我如何不知,你要精气,我便给你。」

    闵怜这回更恼了:

    「你可知你会把命赔上?!」

    良珩摸了摸颊边,立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楚。他坐回床沿,嗓音渐渐低沈下去:

    「我知道,那又如何,成全了你,也成全了我。」

    他也不知自己缘何这般。他忍了二十余年,几乎从出生时就被厌恶至今。明明已经熬过了最苦的日子,如今尽可以耻笑他们,却怎麽也越不过心里那道坎。

    这个家,就是他的心魔。

    「谁叫你成全我了,」闵怜一双美眸瞠大,咬牙切齿道,

    「世上又不只你一个男人!」

    她单想着刺激刺激他,兴许他发泄出来也就差不多了,睡一觉便忘了这事儿。可她不知良珩恰好被这话戳中了心思。

    曾经他想着出人头地,让良家人好看。事到如今他坐到了,阮秋芸还是於他一般无二,甚至变本加厉。

    他迷惑了。

    迷惑的後果便是这样,良珩自小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内心自然有阴暗的一面。以前他可以杀敌练功,现在,他只能任由阴暗的情绪疯狂滋长。

    「你说的对。」

    他的发垂了下来,遮住他半边面颊,将之笼罩在阴影里。

    闵怜猜不透他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便试探着靠近他一些。见他没有异动,她就蹲下身子,仰头看他。

    「无事罢?」

    良珩的视线从她头顶,落在她眼中,浓黑一片。

    「对不住了。」

    他喃喃道。

    闵怜一听就知要糟,刚想退出,良珩就紧紧握住了她的双手。力道既不会伤着她,也不能让她逃脱。

    闵怜就这样被压在了床榻上,身上的红衫被良珩粗暴的撕裂,碎片落在一旁,就化为轻烟消散。

    其实她还可以逃脱,毕竟她是个鬼魂,不受人类躯体的限制。

    然而看着良珩痛苦的眼神,她就放弃了那个法子。

    似羊脂玉膏一般细腻的肤,泛着淡色的光泽。因着灯光暖黄,那过於苍白的颜色也被修饰了许多。

    妖娆柔媚的女体在他的撕扯下渐渐暴露出来,两团颤巍巍的雪乳形状极美,彷佛饱满的蜜桃,咬一口就会流下甜美的汁液。

    良珩眼中掠过一丝挣扎,转瞬即逝。

    平坦柔软的小腹往下,一双白嫩的腿儿微微并拢,当中那一抹缝隙极为诱人,若隐若现之间,还能瞧到鼓胀的嫩肉。

    良珩将她的手固定在她头的上方,分开她的双腿,将疼的胀痛的玉柱毫不留情的刺了进去。

    甫一进入,就陷入了那销魂紧致的极乐之地,可闵怜这身子还是初次,且根本没有前戏,便疼的痛呼了一声。

    这一下,才将良珩的理智拉了回来。

    闵怜并没有哭,也不曾恼怒,只是静静的瞧着他,眼中都是怜惜之色。

    她不是矫情的女人,反正早晚都要给他破身,如今不过是提前罢了。她没甚被强暴的耻辱,因为她看得出良珩只是一时被心魔蒙蔽了而已。

    结合处有几缕鲜艳的血色,良珩的手一松,几乎是机械的从她身体里抽了出来。

    然後,他紧紧的抱住了闵怜,口中不停的重复着。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某亘:恩,这个早晚都要发泄出来哒~所以女主不肥生气~

    乃们会生将军的气吗?(忐忑中……)

    桥姬【十九】索取(h)(还是比较丰满的第二更)

    -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