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4

[快穿]女配的NPC 作者:阿亏

      场游戏有什么存在价值吗?可离一个人就可以干掉全场了啊!

    不,如果这样,那肯定不会有秒杀之类场景的,可离一开始就是这场游戏的最大赢家了。除了她是女配之外……

    “不,不对。”

    就在祁书乐试图解释的时候,一直站旁边看戏的源若瞳开口了。她左手举起手中的书本,右手里还夹杂着一张纸。

    她的声音很普通,但当她大声地讲话时,娃娃音的特质马上就暴露出来了。

    “这本书里……有一段乐谱。”

    她手中举着蜡烛,书的内容也越来越清晰。

    楼上的吊灯垂挂下来,水晶好像能折射她手里的烛光。她的脸是晶莹的,烛火能映照出脸的轮廓。

    光线越发的暗了,仿佛下一刻就要消失,让我们回归黑暗。长期呆在漆黑里对人类的视力是不好的,而且大多数人什么都看不清。

    源若瞳将书拎起,书页内容向着我们:“我记得它,它是远古时代人们将祭品送给神明时会用的乐曲,发展到后来有诅咒的作用。”

    祁书乐眼中亮起了一丝希望:“也就是说,并不是直接杀人?”

    “不是杀人,”可离突然开口,“是停止时间。”

    从到这里开始,她只说了不到十个字。但在她说完以后,在场的其他人却似乎听不懂,源若瞳只是顺着继续说:“所以,牺牲者,多半是要自愿的。”

    蜡烛开始闪动,仿佛有风在吹它。烛台被源若瞳摆在桌上,那滑下的红色烛泪轻轻颤动,几乎烫到她的手。

    黑暗渐渐要吞没这座宅邸。

    在三天内停止其中一人的时间,还是在三天内劝服其中一人自己走会比较简单?

    倪奕按了按耳机。

    这是他的招牌动作之一。耳机下自然是没连接手机的,手机早已报废,而他的耳机,能够倾听来自未来的声音。当他听见什么的时候,就会按住它,这样会听得更清楚。

    比方说,倪奕现在站在这里,他的耳机中传来的可能是未来某个时刻,比如游戏结束时的声音。换句话说,他无时无刻都在被剧透。

    “差不多,”他微笑,显然听到了很有趣的东西:“不过……我们这里,每个人的能力都不简单。比方说,刚才我听见了你说——”

    他注视着可离,可离抬眼回望,他们的视线交错,我感觉周围的温度瞬间下跌。

    “你说,你知道这场游戏的玩法。”

    等等!一下子就将可离推到了漩涡中心!

    可离没有反应:“就算是,”她慢慢地说,“那又怎样?”

    情况相当的诡异,倪奕用自未来听到的话来问可离,然后可离因为这句话而承认了事实。谁也判断不了先后,只能看到现实的结果。

    祁书乐睁大眼,“对,我们到的时候,她已经在了。所以你知道要做什么,你捡到了说明书?”

    质问,所有人都不擅长应对的情况。

    可离一瞬间眼里出现了迷茫。她皱眉,似乎判断不出,到底该不该往下详细说。

    我深吸一口气:“可离,别开口……如果你相信我的话。”

    “没信过,但是为什么?”

    前半句让人绝望,虽然这态度才是对的。

    我解释:“因为你不说的话,只会让人觉得自己错了,但如果你承认——就很难再糊弄过去了。”

    刚刚可离只是反问,虽然她可能是在挑刺。

    综合一下情况,我觉得躲在背后才是好的,这样要反杀至少也容易一点;而且一旦说白了,那可离肯定要成为标靶。

    情况会变成:

    “这个妹子能直接停止时间!快杀了她!”

    “你要不要和我做交易?”其实是在利用她把可离当枪使……

    “说谎?”——可离的反应和店长一模一样。

    “不对,这是敷衍。”

    空气仿佛在逐步降温。可离退后一步,踏上台阶,当她开口时,已经是迫问:“你不可能知道。”

    倪奕挑眉:“道具。”他指着那副能听见未来的耳机。

    视线瞬间转移。

    可离冷笑:“你确定你的道具是真的?”

    她步步走近,手中握着回力镖,黑色的合金上是紫色直线,它沾上的血早已干了。她在靠近桌上的蜡烛,因此烛光照在她的大腿上,能隐约看见旁边的合金回力镖,那紫色的线是不完全的,有部分被血迹掩盖了。

    和原文不一样的轨迹。为什么这篇文叫《虚伪时间》?

    因为可离一直在骗凌音,在最后一局里,甚至不肯告诉她真相。

    因为可离一直觉得,其他人都在骗她。她读不懂的语气和暗示,她都认为是谎言。

    而现在,女配学会了挑拨离间。

    如果学会这个,可离要赢,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虽然三观不正,但这就是我要帮助的女配。所以,就按着这个节奏继续往下走吧……那才是店长要的不是吗?

    ——如果这是你要我看到的,那我就试着去读懂她。

    倪奕不语,很久才道:“每个人都有道具。”

    可离无动于衷。

    “你的回力镖可以杀人,我的耳机能听到未来,源若瞳的笔是未知,祁书乐可以穿越,而上官夜……你的能力和她相对。”说到最后一句时,倪奕的视线落点是那个举着书本的女孩子。

    可离继续针锋相对:“那么,”语气简直刻薄到了极点:“你确定你听到的未来是对的?”

    声音调子冷得能结冰:“如果那是假的,你会死无全尸。”

    仅仅十二个字,却是最恶毒的诅咒。失去一切的恐惧,担心身边的所有东西都是假的,觉得自己可能被骗了,所有东西都可以归结成四个字:不安全感。

    当落入这场游戏的一刻,审判者就剥夺了参与者的所有安全感,而在这个时候,只有一直活在不安全感之中的人,才能立刻习惯,然后适应。

    而可离,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除了她的回力镖。

    倪奕打一个响指:“好,既然没有人知道,那你们认为这场游戏的规则是什么?”

    可离回到原位,在台阶上坐下,随后一言不发。上官夜开口:“这里。”

    大小姐的头发绑得好好的,小提琴扛在背后,黑色的袋子上挂着一条水晶手链。她找到椅子坐下,椅子就在源若瞳刚刚拉开的书柜旁边。

    上官夜的声音慵懒得像一只猫:“他们选择了这里,一定是有理由的。说不定和这场游戏有关。”

    源若瞳看了自己手里的书一眼,好像因为上官夜,瞬间讨厌起了这本书。她将书往沙发上一丢,接着问:“随机的可能性更高。”

    如果没猜错,她的意思是,没人知道这场游戏该怎么玩。

    “是吗?”她挑眉。

    源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