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快穿]女配的NPC 作者:阿亏

      直至雨微疑惑问:“怎么了?”

    水月视线移动,却还是看不出眼中的感情是什么。她回问:“你所指的夏泽吟,是当今妖界之主,没有其他的谁?”

    雨微承认,“有问题吗?”

    水月摇头,只说:“我想直说一句,他会连累你终生。”

    她用了‘我’,不再用敬语,语气直截了当,眼神同样冰冷,你看着她会知道,她并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因为她和当初迎客入门时是一般的神色。

    雨微一惊:“你确定?”

    “是,”水月视线移回水镜上,“你愿听我讲我所见到的一切么。”

    我感叹,女配就是女配,一样的至情至性,做了就不愿改,她会承认那是错的,但绝不会收回说过的话或者做过的事。与其说女配都恶毒,不如说她们性子都傲,所以恨得简单,直接。

    这到底直白到了什么程度——如果坐在这里的是旁人,只怕明天我就要进牢狱才能见女配了。

    雨微显然不是脑补帝,她也没有那么相信女配讲的话。她只是沉静地回应:“好……你说。”

    水月伸手去抹梨花镜,细腕胜雪贴在那昏黄铜镜面上,顿时她半只手仿佛与镜面彼端融合在一起,透明得仿若虚影。

    女配的预言,消耗法力,会令镜妖更加虚弱,全文只出现过一次,那是在子琦身上发生的未来——

    “我看到了。”

    水月这样说。她没有看着我们,她全神贯注所注视的,是镜中的世界。她的声音那么冷,音调又似乎稍稍抽离,类于空谷回音。她就坐在这里,却像远在千里之外。

    镜子里的世界渐渐呈现在我们眼前,像是现代的投影屏一样。

    “如果过程依然悲伤,妖界从此泛滥无安宁之日,雨水将全然掩没你生命中仅余的阳光;”

    大雨倾盆如下,雨水一泻千里。

    妖魔大战,山河破落,最后一切归于宁静。

    “如果他不改初衷,人界将迎来前所未有的辉煌,妖魔均不复现时境况;”

    他是指夏泽吟。他掌有全妖界谷陵与湖海令牌,最后的结局如何,也由他决定。如果妖魔覆灭,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那接下来就到人界,华夏由春秋及战国,秦汉至魏晋;

    “最重要的是……言行举止不能掩盖他背后的意图,他的真心只是面对你的伪装,你们之中,总有一个会因命格而亡于他手——”

    镜上画面一换,它不停闪动,在男女主两人之间切换,但两人均脸色苍白,妖气萦绕其上,那是妖快要死亡的特征。

    命格……?

    前两个我都能接受,毕竟是原文的发展,我无意制止夏泽吟作死,我只能帮我喜欢的人。但是最后一句,水月从来没有对谁讲过!

    我心中一惊,抬头去看雨微,只见她惊惶地睁大双目,嘴唇微微张开:“你……”她手抖,几番控制才将茶杯放回桌上。水月置回梨花镜,双手交叠与膝上,望着她对面的姑娘。

    不,我开始思考,这并非不可能发生的事。

    男主只是在利用女主,还有她背后所代表的资源,如果他在妖魔大战中落败,在结局后杀了女主也并不算出奇。原文有没有讲过已经不重要了,那玩意只是用来参考的,必须见机行事。

    “……你说的是真的?”

    水月冷笑一声,那是傲到极点的笑,像易碎的琉璃。“镜妖所言,怎会有假。”

    那意思是,她还不屑于说谎。她的笑容衬得那红色都艳丽到了极致,让人觉得,只有她那样的女子,才穿得起红。俗气的颜色要穿得好那也并不容易啊。

    雨微低声说了一句:“难怪他不信……”但她抬头:“可有方法证明?”

    ☆、30

    听到这话,我止了阻止的心,甚至还有点激动。

    如果这里穿来了一个老乡,她在知道离情轩之后的第一反应一定是:骗人的!

    现代那已经是无神论了,没人会真的指着神给自己开挂,占卜……玩玩可以,路边要是有人拦着说你印堂发黑,你肯定掉头就走,因为最后的台词一定是要钱。不过这里不太一样,就算妖界是类人界的吧,那边现在还没到春秋战国,人还是很信任鬼神存在的。

    更别说这里是妖界——什么玄幻的设定在这里都找得到,唯物主义和科学是现实世界的事情。所以离情轩就某种角度上说非常符合逻辑,而且镜子能看见未来的设定,听起来还不算是脱线的。

    所以嗯,没有谁会觉得这是骗人的(尽管也没人可骗),现在看见雨微求证明,我突然有种我找到了正常人的感觉。虽然雨微不是人。

    说起来,我也确实没找过证明的方法,因为我的目的从来不是占卜,而是勾搭女配(住口),真实性根本不重要。

    我仔细想了一下原文,当时夏泽吟也没有向水月求证明。

    会是什么呢?

    咏雪往水月的茶杯里添茶,茶水的颜色更深了一些。水月道了一句“稍等”然后喝茶,放下茶杯,方才开口。雨微脸色有些苍白,我盯着她看,她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转过头来,以点头回应我的询问,温和地微笑,笑容有些虚弱却反而显出了一种坚强的感觉。那意思是,她没事。

    女……女主果然是女主,虽然傻白甜,但是就是耐扛,刚刚水月才刚给她预言了国破家亡的未来,雨微还能撑着。知书识礼,蕙质兰心——我想起原文的描述了。

    水月咽下那最后一口茶,握着杯子盯着它眨眨眼仿佛在凝聚注意力,她将咏雪唤来,附耳叮嘱几句,咏雪离开。她站起身,一边袖子垂下,另外那只手按在腰前微微欠身,说:“请随我来。”

    说着她也不看我们,就这样往门外走。

    雨微跟了过去,我在后头。离情轩中的门并不是单向的,这时候水月带着我们走向一条陌生的长廊,与来时的唯一区别,是墙上挂着一幅画,画的是薄命林。我不清楚笔法,但认得签名,画者是止越宫宫主。

    除未闲城,东浣花,西鬼谷,北薄命,南止越。薄命林自不用提,浣花陵是花妖聚集地,植物变成的妖都在那里,总而言之,就是一群妖孽,妖都美,但数它们为最。不过有个特点,就是笨。脑子不大好使,我和子琦足以将他们骗的团团转了。

    鬼谷呢,阴森,但适合生物修炼。所以动物多,而且因为是比较古老的设定,经常能看到一些现代听都没听过的生物。而且常年云雾缭绕,一代的时候出现过各种天气化成的妖,比如雨女一族。但传到了现在,其他的都不知散到什么地方去了。

    止越宫,顾名思义,是座迷宫,各种杂物堆砌而成的迷宫。不是未闲城里那座!别乱想!那边的妖都是物件变的,未闲城的城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