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鼎盛时期的华山派

逐道在诸天 作者:新海月1

      华山自古就有“奇险天下第一山”的说法,从练武场出来,顺着一条曲折的石板小道,走了十几里路后眼前出现了一座小院。
    小院依山而建,以大自然为皈依,融入了道教文化,含隐蓄秀,奥僻典雅而错落有致。
    步入小院,入目便是两名中年男子在棋盘上厮杀,配上旁边茶水冒出的青烟,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下棋的两人赫然是李牧的师父周清云、师叔余清风。两人也算是华山派的另类,丝毫没有江湖中人的锋芒,反倒像两个看破红尘的道士。
    正当李牧犹豫是否要上前时,同行的刘不凡宛如一个铁憨憨,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向左边的青衣男子行了一个长揖礼,说道:“师父,李师弟带过来了。”
    除了感叹江湖儿女的直率外,李牧也只能跟着行礼:“弟子李不牧,见过师父、师叔!”
    “嗯”的一声过后,两人继续下棋,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和他们没有关系。
    见此,刘不凡拉着李牧后退了几步,低声说道:“李师弟,先到后面歇会儿吧!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师父和余师叔最近迷上了棋道,不下完是不会罢休的,就连门中事务都不怎么理会了。”
    李牧微微一愣,这他还真不知道。虽然同在一个师父门下,可同样有着亲疏远近。和一手带大的刘师兄相比,其他门人弟子明显远了一筹。
    没什么好羡慕的,这份待遇可是刘不凡的父母用命换来的。
    江湖儿女难免不发生意外,尤其是华山派这种抗击魔教的急先锋,门人弟子的伤亡率更是居高不下。
    刘不凡的父母就在一次任务中殉职了。作为门中遗孤,自然是有优待的。只要资质过得去,都会进行重点培养。
    一般来说,这些弟子对宗门的忠诚度,往往也是最高的。
    “哦!可是因为门中争斗的事?”
    不同于心思单纯的刘不凡,两世为人李牧想到还要更多。华山派这么多人,有几个不想掺合门内争斗的,再正常不过了。
    剑气两大阵营早就已经确立,不管愿不愿意都会被动卷入。避不开又改变不了,那就只能想办法逃避了。
    刘不凡愤怒满脸的回答道:“都是气宗那帮混蛋,没有一丝英雄气度,约斗输了不认账,居然……”
    搞清楚了来龙去脉,李牧没有半点儿同仇敌忾的心思,有的只是满脸的无奈。
    华山派源于全真,虽然经过了数百年的演变,可是道门内功中正平和、修炼慢的特点,还是继承了下来。
    在这种背景下,更加注重剑法的剑宗弟子在前期自然碾压了气宗。等气宗弟子爆发翻身,往往都是三四十岁后的事情了。
    也就是年轻气盛,受不了刺激,但凡是理性一点儿,气宗弟子就不会接受这种注定被虐的“约斗”。
    在李牧看来,还真不一定是气宗弟子比武输了,跑去叫家长。
    年轻人都好面子,除非迫不得已,一般情况下大家是不会将自己黑历史大肆宣扬的,更不用说告诉长辈。
    既然是械斗,就免不了发生意外。尤其是在双方都学艺不精的情况下,发生意外的概率就更大了。
    一不留神,伤员就出现了,想瞒也瞒不过去。为了减轻自己的责任,免不了要添油加醋,将责任推给对方。
    恰好剑气两宗高层斗得厉害,拿了借口就上,根本就没有深入调查事件真相。
    本来就矛盾重重,再这么闹腾下去,早晚都会酿出大祸。
    这个世界从不缺乏聪明人,李牧都能够看出问题,混迹江湖数数十载的门中高层自然也会发现。
    或许是太过自信,又或许是被利益蒙蔽了双眼,大家默契的选择装糊涂。
    毕竟谁也想不到,剑气两宗会因为这些堆砌起来的矛盾,最后爆发一场近乎同归于尽的大战。
    ……
    到底是江湖中人,无法真正做到闲云野鹤。这盘棋结束的比李牧预料中,还是快了很多。
    送走了余师叔,周清云的注意力这才集中到了李牧身上。只见他一只手扣在后背,一手摸着胡须,眼神不断朝李牧身上打量。
    “气息浑厚、扎实,看样子你最近确实下了功夫。”
    即便是已经尽力掩饰了,但眉宇间的表情还是出卖了他内心的喜悦。
    华山派的弟子众多,自然不差一名二流境界的门人,但是能够在李牧这个年龄就突破二流境界的,那就没几个了。
    天才总是容易吸引注意力,别的时候也就罢了,现在李牧是万万不愿意出这个风头。
    只是没有办法,自己刚刚突破境界不久,无法完美收敛气息,根本就瞒不过周清云的眼睛。
    “都是师父教导有方,弟子只是侥幸……”
    不待李牧把话说完,周清云就打断道:“不要说这些废话,真要都是我教导的功劳,为什么突破的是你,而不是别人?”
    说话间,还扫了刘不凡一眼。那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简直就是溢于言表。
    最多也只能如此了,武学瓶颈谁都不想遇到,偏偏又无法避免。
    一旦遇上了,要么用天材地宝辅助突破,要么就只能靠时间慢慢磨,以期“厚积薄发”。
    一般来说,资质越好的人,越容易破境。若不是有玉蝶相助,李牧恐怕也会在三流巅峰磨上好几年。
    或许是意识到了失态,周清云摆了摆手:“好了,既然你已经突破了,那么这次门中大比,也应该有你的一席之地。
    剑宗中你只需要注意王不定、成不忧,气宗那边需要注意岳不群、宁不周、张不成,剩下的都不值一提。”
    巅峰时期的华山派门人弟子上千,自然不可能只有这几个好苗子。为了保证门派的传承发展,华山派每三年开一次山门。
    哪怕是同一代弟子,入门最早的弟子和最晚的弟子,中间的时间跨度也有可能相差十几二十年,强行拉到一起比武明显没有意义。所以门内大比,往往都只在同一批入门的弟子中进行。
    见一叶而知秋,光和李牧同一批次弟子入门的弟子中,就有这么多好苗子,足以可见巅峰时期华山派的鼎盛。

- h小说 https://www.win10creators.com